首页 女生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第809章 邬陌?

  等她和邬生结婚,唐陌越发大了,名字也跟了他这么久。

  苏梨虽然偶尔想过要不要改,不过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

  唐陌是个独立的个体,这些事他不提,苏梨也不会提。

  邬生大概也是同样的想法,所以从没提过改姓的问题。

  不过邬家对外,都是将唐陌当成长子的。

  大家心里虽然不解,虽然嘀咕,可是邬生都不在意都不说,他们也不会多嘴说什么,平白惹人厌。

  唐陌之前其实也一直没想过这个问题。

  算后来他的同学看他姓唐,邬生姓邬很怪,问过为什么他们父子不同姓,唐陌含糊回答,也没多想过。

  直到邬生离去。

  邬生的离开,让唐陌改口叫了他爸爸,越发长大成熟的他,也开始认真想这个问题。

  唐陌之前隐约有这个想法了,只是一直没好好思考过。

  直到邬琪华之前生病,看着她那样苍老下去。

  邬琪华真的老了,而妹妹还小,妈妈一个人顾不过来那么多,他要长大要撑起这个家。

  撑起邬家。

  邬琪华在睡梦,都喊她乖孙,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

  邬琪华给他的那些东西,苏梨也给他看过,邬家是真是将他当孙子。

  起唐家起唐母,不是亲孙子那般变脸,邬家的表现,唐陌不可能不动容。

  苏梨在做月子,邬琪华生病,部队里那边关于邬生的事,派人来的或者联系的不知不觉都是找的他。

  唐陌并不是每天都去学,用学的时间去过部队两三次,代表邬家,用邬生儿子的身份。

  关于葬礼关于追掉会的事,有许多唐陌都参与了。

  所以他也越发想得多。

  他要担起邬家长子的指责,做邬家的支撑,承当起他要承当的责任。

  而这些,如果他姓邬,会做得更好。

  唐陌将他这些日子想的和邬琪华苏梨说了,想听听她们的意见。

  唐陌的心里路程到底如何,邬琪华和苏梨都能猜出一二。

  “小陌,你”苏梨心真是复杂至极。

  邬琪华听了更复杂了,眼泪都差点没控制住。

  “你这孩子忽然间说这话。”

  唐陌笑了笑,“奶奶愿意吗?让我姓邬。”

  邬琪华本来死死忍住的泪水,被她这一句说得一下子忍不住了。

  “傻孩子,奶奶怎么会不愿意,奶奶巴不得呢,你跟着姓邬,你爸爸不知道多高兴呢。”

  邬琪华抱住唐陌,拍着他的背,“你这坏孩子,知道招奶奶的泪,你这坏孩子。”

  “奶奶愿意好,以后我赖在邬家了,生是邬家人,死是邬家鬼了。”

  唐陌笑嘻嘻说着,安抚拍着邬琪华,“奶奶可不能哭了,不然妈妈跟着哭,妹妹有得饿了。”

  “妹妹饿了我们家进入地狱模式了。”

  邬琪华被他逗得一下子破涕为笑。

  “你这孩子,知道疼妹妹。”

  她放开了唐陌,摸着他的头,真是爱得不行。

  人与人之间,是讲究缘分的。

  她第一眼看到苏梨,第一眼看到唐陌很喜欢,他们成了一家人。

  是他们有成为一家人的缘分。

  邬琪华很高兴,开口却道。

  “小陌啊,奶奶知道你的心意了,也理解你为什么这么做,奶奶真的很高兴很感激。”

  “可是其实不换也没什么,奶奶不在意的,你永远是邬家的大孙子啊。”

  “奶奶不在意,我在意啊。”唐陌笑眯眯接话。

  “我想过几天好好送爸爸,也不想听别人怪的话。”

  唐陌说完心呼出了一口气。

  唐家养了他五年,他记得这份恩情,唐元宵对他好,他也一直叫他爸爸,后来也没想过姓回陌。

  可谁让命运让他跟着苏梨,又跟着苏梨来到了邬家呢。

  唐家养了他五年,可如今除了唐元宵,算是没有关系了。

  陌家也没有人了,也不会在意他姓不姓陌。

  而他自己呢,心底知道他姓陌,也够了。

  改姓邬,是他深思熟虑之后做的决定,是如今情势如此,也是和邬家的情分到了。

  改姓邬后,和妹妹同一个姓,光明正大成为邬家长子,从此做邬家的支撑。

  外人再也不许说什么邬家断了后了。

  邬家没断后,邬家还有他还有妹妹,还是谁也不能欺负。

  这些话唐陌不说,可是苏梨和邬琪华却懂。

  邬琪华听他说好好送爸爸的话,眼泪再次决堤,泣不成声。

  虽然现在提倡计划生育,提倡生儿生女都一样,可是好多人还是老思想,总觉得没儿子是断了后。

  这些日子邬生去后,因为苏梨生下的是咚咚,有些不知所谓的说什么可惜,说什么丫头片子。

  说邬生死了连个摔盆的都没有多可怜。

  巴拉巴拉那些话,邬琪华不在意,却恨他们毒舌。

  她一直将这些藏在心底,没想到小陌却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改姓邬,做邬家的长子,好好送送邬生。

  有苏梨这样的妻子,有他最想要的女儿咚咚,还有天赐予的儿子唐陌,邬生真的可以瞑目了。

  邬琪华哭了好一会,唐陌哄了好一会才停了哭。

  然后两人一起看向苏梨。

  “妈,你的意见呢?”

  苏梨苏梨能有什么意见。

  她只是感动。

  唐陌都这么大了,都习惯了这个名字了,说改姓,肯定不是为了他自己。

  是为了邬生为了她为了妹妹奶奶啊。

  他为什么会这样,苏梨更明白。

  她刚才一直看着唐陌在发愣,因为她发现又在不知不觉间,小陌又一下子长大了。

  真的长成了大人了。

  算年纪还小,可是却真的是大人了。

  他所想的所做的,都是按着成年人的思考来的。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因为这些磨难,她的小陌竟然也要当家了。

  明明他五六岁的样子,还在她脑海里清晰。

  小陌这样,无非都是生活所迫,无非都是因为她。

  是她做月子,是她沉浸在悲伤,这孩子才站起来站出去要给他们遮风挡雨。

  她欣慰骄傲,又心疼。

  又怎么会反对呢。

  “妈妈尊重你的意见。”

  苏梨慎重道。

  唐陌听了笑了,“那这事这么定了,以后我是邬陌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