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并州铁甲

第六十九章 铁锅生意的压力

并州铁甲 青山孤舟 7144 2019-11-07 16:51

  火把一闪,一人从院中闪出来,正是太守府的王贵。

  王贵看着车上的大铁锅,竟是这等大,里面简直快可以放下一人了。王贵顿时神色有些慌张道:“小六,这就是新出的铁镬吗?”

  “正是,从明天开始,盐场就要用这新铁镬熬制精盐。”小六赶紧回答道。

  王贵仔细看过,又用手摸了几遍,然后扭头冲里面高声道:“快,将这铁镬抬下来,去先去熬些土盐看看,看看这铁镬如何?”

  “是!”

  夜色中,4个彪形大汉走过来,将这铁锅从车上抬下。

  铁锅抬走,在这小院的一个角落里,早就有垒好的大灶在等着,将铁锅放上去,有人生起火,有人往里面挑着土盐。

  王贵看了一会,扭头冲王小六道:“小六,你跟我进来。”

  小六随着王贵进了一个小屋。

  小屋不大,弥漫着一股药草的味道。

  灯火不算很亮,里面人也勉强看的清。

  只见,一个中年人,坐在书案之后,面无表情的冷冷看一眼王小六。

  小六感觉特别的难受,浑身只感到一阵阵冷意。

  只听王贵言道:“小六,这是马邑县的名医孟和孟神医。以后,我不在,你有什么是,就可以来通传给他。”

  孟神医堂堂大名,王小六怎么会不知道,只是没想到,他和自己一样,也有另一种身份,间谍。

  王小六是陈原盐场新开之际,就被王贵专门挑出,让他去陈原的盐场去潜伏起来,随时通报消息。

  最好能够刺探出那精盐到底是如何熬制的,到底有什么秘方。

  王小六一直就在这方面花费心机,后来才知道,这都是枉然,这些熬盐的最高机密,都在老古那里。

  他到盐场,却是别人知道什么,他就知道什么。除了每天熬多少盐之外,其余的事真的刺探也毫无作用。

  王贵对他失望之余,陈原回来了,一回来,就立即着手做铁锅的泥模。

  王贵不知道陈原为什么叫铁镬为铁锅,只是不管他叫什么,就第一时间要求王小六,将此事尽快打探清楚。

  如今,王小六果然不负众望,不仅打探不少情况,更重要将一口铁镬直接带回来。

  王贵十分满意,进来之后,扭头冲王小六道:“小六,你将这铁锅之事,还有其他之事都说一下。”

  “是!”王小六毕恭毕敬的说道。

  “孟神医,王先生,今日农都尉召集我们开会。不光讲了以后用这铁锅之事,还讲以后,我们盐场也好,铁场也好,都要实施装柜负责制。”

  “掌柜负责制?”孟和和王贵都有些吃惊,同时问道。

  “是。农都尉说,就是什么事都找掌柜的管。老古是整个大掌柜,盐场的掌柜是张乔,另外铁场3个掌柜,分别是老彭,老林和老石。”

  “那掌柜都管些什么事?”王贵接着问道。

  “我们盐场来说,进土盐也好,出精盐也好,还是里面熬盐,晒盐,都是由张乔整个掌柜管。哪里出了纰漏,都是由他负责。”

  “意思是又多一头目?”孟和皱着眉问道。

  “是,也不全是?”

  “那是何意?”

  “农都尉之意,更在由掌柜的将事情管起来,但是管法不同。比如熬盐来说,每一灶都有一人,专门负责,就像个小掌柜一般。他这里说了算,熬的盐越多,他得钱就多。熬盐如此,晒盐也是如此。如果我们整个盐场出盐多,那张乔掌柜也是一样,得钱就多。每人只要干活干的好,都会比以前多好多钱。可是做的不好的话,听说,也要赶人走呢。”

  “小六,像你熬盐的话,若是现在这铁镬,一石盐20钱,你一月可挣多少?”孟和又问道。

  “至少1000钱吧。”

  王小六平静的答道。

  孟和和王贵都是一惊,1000钱可不是小数,一般的中级军官一月也才500钱。

  王小六这样的小工,至少1000钱,以前小六这样的学徒也才300钱,这才几天时间,陈原竟如此给人工钱。

  这不像王小六自己能挣钱,倒像是陈原送钱一样。

  王贵道:“小六,辛苦你了。”

  王小六十分精明,看出王贵与孟和有话要说,立马躬身施礼道:“好的,若有其他事情,我一定尽快回报。”

  送走王小六,王贵又返回到这小屋内,凝起眉头,一脸的惆怅。

  孟和担忧地看一眼王贵道:“王先生,可是有何心事吗?陈原此举,虽出人意外,但也是为了他们盐场之事。你又何必徒增烦恼呢?

  陈原在怎么折腾,不还是得听王太守的命令。到时候,王太守一句话,叫陈原如何,他还不得乖乖的照办。”

  孟和这话说的气定神闲,仿佛陈原也和其他人一样。

  而王贵苦笑一声道:“若王太守如此信任陈原,还会让我在你这别院里住着,随时监视他吗?”

  “你是说,王太守已经不信陈原了?”孟和神色也有些紧张,他是早就潜伏在马邑县了,但是王贵不同,是这几日才来,说是等陈原熬制的新盐送回去再说。

  没想到,王太守竟是开始猜忌起陈原来。

  孟和想了一想,关键还是王太守的态度。随即问道:“王太守,现在又是如何看待陈原呢?”

  “哎”,王贵叹口气道,“王太守对陈原有喜有忧,喜的是他安心去开荒,已经带人去了平城,苜蓿种子也已经有了着落。若真如当初陈原所说,这今年要省下不少喂马的军粮。忧的是陈原自作主张,拿下马邑县不说,还私自和张胜讲和。现在,马邑县名义上还是张胜县令,可大街小巷,那个不知是陈原实际做主。

  即使陈原管了马邑县,王太守还是能忍了。毕竟,陈原做主总好过那张胜做主。

  可王太守心里还是对他有了芥蒂,只怕未来不知哪天,王家跟陈原终究会翻脸。”

  孟和心里何等聪明,王太守心里有了芥蒂,只怕不是因为此事,而是因为当时,王太守被野人谷的匈奴人逼的只好退回太守府,而陈原刚好用一支流民攻进城去。

  这马邑县城,可是太守和高顺他们谋划很久,最终功亏一篑,被陈原攻进城去。嘴上不说,心里必然有了芥蒂。

  再加上,莫家堡之事,野人谷围困莫家堡,太守无可奈何,只得任由野人谷之人撒野,而陈原带人出城,用他的野兽,一出手,就将野人谷杀的大败,将呼延雷撞死。

  这让太守又是何等的尴尬。

  事后,太守府这事,提都不提,只好装作没看见。

  这个心理所想,很多人都看的清楚,孟和也不例外,只是他和王贵一样,也是没办法直说。

  “王柔将军那边呢?”孟和又追问一句。

  “哎,王柔将军还有吕布将军都是听那侯成回去搬弄是非,现在对陈原一股子的火气呢。”

  虽未说的很详细,想也想的到,侯成一定将败军的理由想法推到陈原身上,最好是说他是叛徒。

  这样,无论是王柔吕布,都会对陈原心生怨恨。

  哎,只怕陈原的日子,以后也不好过了。

  孟和默默的想道。

  两人闲谈间,这是天色已是很晚,有人从外面跑来道:“王先生,那土盐熬好了,您去看一下熬的如何。”

  孟和还没见那大铁镬,跟在王贵后面,来到院子西南角,这里正围着黑压压的人群,指着那土墙后面的一口铁镬,议论纷纷。

  “这铁镬就是大啊,一口比那陶釜赶上15个陶釜了。”

  “可熬的也快啊,平日里两个时辰的事,今天一个时辰,你看,那里面都没水了。”

  ……

  众人议论声中,孟和王贵已经挤到前面,灶内已经停了明火,铁镬内只见一团新熬出的土盐,烟雾缭绕中,黑乎乎的一团堆在铁镬内。不时还咕嘟咕嘟,冒着气泡。

  “一个时辰就好了?”这时间快的王贵有些诧异。

  “回王先生,刚好一个时辰。”一个老者上前一步道。

  王贵脸色更加难看,脚步踉踉跄跄,走出人群,孟和也跟在后面。

  走到僻静处,孟和道:“王先生,可是不舒服?”

  “哎,我要尽快跟陈原买这铁镬,不然这土盐只怕都会被别人抢走。”

  “竟是这般急吗?”

  王贵苦笑道:“孟神医,你不知那煮盐事。陈原的新铁镬一出,不知道多少人又该去熬土盐了。”

  “为何?”

  “那铁镬又大,又非常薄,加热极易,熬制起来,比以前的陶釜方便不知多少。这熬土盐的门槛不知又低了多少?以后不知有多少人,看到这里面利润极大,还不削减脑袋,来进来分一杯羹。陈原收土盐300钱一石,无论是谁,都是一样的价格,就是我们太守府也是一样。

  可孟神医你知道这里面利润有多大吗?”

  “多大?”

  “200钱。”

  孟和楞在那里,怪不得王贵担心,陈原的收购价是固定的,只要他铁镬一出,无数人定当蜂拥而至去熬土盐。一石200钱,熬些盐土就能得钱,又怎么能来拦阻那些汹涌的人潮。

  王家即使也继续熬盐,可是在雁门郡这独家的生意以后再也不是独家了。

  若是有人降价的话,那王贵跟是不跟呢?

  难道就要靠着王太守吃陈原一辈子吗?做生意,毕竟不是官场,可没有永远高价的道理。

  孟和想了又想,总感觉那里不对,又跑回去重新看了一眼铁镬,回来叹口气道:“哎,以后只怕陈原不好管了。”

  “为何这番说?”

  “你只看到熬盐,我看到他这铁镬生意,只怕以后未必小过那精盐之事。”

  “哪有那么多熬盐的?”

  “只能熬盐吗?我看就是做饭只怕也不错,若是能做饭的话,你看会有多少人要?”孟和反问道。

  “只怕家家都会要。”王贵沉默半晌,终于说了出来,那这生意只怕比盐只大不小。

  这一下,两人都感觉到陈原的愈发强大,心里都有一句话,陈原农具生意是不是也是一样,天大的生意呢?

  夜色里,两人沉默着,对视着,感受着陈原不在场的压力,竟是那般不经意的将他们笼罩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