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并州铁甲

第一一二章 莫家堡前

并州铁甲 青山孤舟 7607 2019-11-07 16:51

  五更天,有斥候回来报,说是鲜卑的军营中4更天进了一批人,进去之后,就是一阵喧闹,看样子他们有撤离的迹象。

  陈原微微一笑,这个步度根命还真大,居然还能活着跑到他们的军营。

  他理解下令,立刻热饭,准备出发。

  雪还没停,天冷的几乎天地都冻在一起。

  哪怕敌人就在眼前,陈原还是先要弟兄们,还有跟在他们一起出征的战马先饱餐战饭。

  也就不到15分钟,饱餐战饭,一切收拾停当。

  陈原和韩泰再次分工。

  陈原还是在前面冲,赶着步度根,韩泰在后面负责收拾,要将鲜卑之人全部诛杀,不留一人。

  天刚蒙蒙亮,陈原再次启动好他的货车,穿入雪雾里,直插莫家堡而去。

  莫家堡的城楼上,莫幽发现今早的鲜卑军营特别奇怪。

  他们1000多人已经围城10天,就第一天攻城一次,丢下十多具尸体后,然后就退到?水南岸的空地上,安营扎寨,牢牢监视着莫家堡的一举一动。

  后来,陈原传讯来,莫幽才醒悟过来,他们的第一目标,不是莫家堡,而是怀仁堡。

  这里,一切的核心都在怀仁堡。后来,步度根大军七八千人,直接扑向怀仁堡,让莫幽坐立难安,心神不宁。

  怀仁堡一旦有个闪失,莫家堡只怕也是唇亡齿寒。

  这几天来,一直没有怀仁堡的消息,让他更是如坐针毡。

  每天一早,他都要早早巡视,看看对面的动静。

  今天,他看到对面人喊马叫,混乱不堪,帐篷一顶顶收起,车子一辆辆装上,难道他们要走?

  一定是怀仁堡出事了。

  难道步度根七八千人打不下怀仁堡,要从这里抽军队去怀仁堡?

  他正望着雪地里胡思乱想。

  “巨兽来了!巨兽来了!”

  一旁的莫家部曲,还有各个碉楼,各个哨口,都在欢呼。

  莫幽朝东边的官道望去,只见那个熟悉的红色庞然大物远远的就看的到。

  尽管雪雾弥漫,所有人知道救星来了。

  莫幽激动不已,眼中老泪纵横,莫家堡再次得救了。

  对面,更加混乱,车子急急的往西走去,顺着官道,顺着空地,将帐篷拉个一空,急匆匆朝马邑县城而去。

  “父亲,他们要走了,我们去追杀一阵,定能将他们打的落花流水。”

  一旁的莫畏请战道。

  “农都尉前几天来信怎么说的?”

  “他让我坚守莫家堡,不可出堡作战。”

  “老老实实守住莫家堡,这些鲜卑人自有农都尉来处理。”

  莫幽教训一顿莫畏,他哪里舍得让最后一个儿子轻易冒险。

  转眼间,鲜卑逃亡的队伍已经拉开有一里路长,在官道上延绵不绝。

  运粮之车在前,后边紧跟的是有三四百骑兵。

  在原来的营地上,还有六百左右骑兵,正整着队伍,人喊马叫,不绝于耳。

  这时,那巨兽已经来到莫家堡正前的官道上,他没有拐向那整顿着队伍的600左右骑兵,而是嘟嘟嘟叫了几声,似乎像是跟莫家堡城头之人打着招呼。

  然后,那巨兽竟然朝前追去,竟不管这南边空地上的600骑兵。

  这,这是做什么?

  难道陈原也是要逃走吗?

  莫幽正狐疑间,只见风雪里,东边的官道上,红彤彤一队骑兵已经杀到,大概有300人上下。

  为首者正是莫家堡的部曲韩泰。

  这300人,在韩泰的带领下,直接带着队伍冲向已经空荡荡的营地,与那鲜卑600骑兵相对。

  这时的韩泰,威风凛凛,一挥手中马刀,向前一指,高声喊道:

  “全部诛杀,不留一人!”

  “全部诛杀,不留一人!”

  韩泰身后的骑兵,同举马刀,刀光一闪,寒气逼人。同声的口号,更是声势震天。

  骑兵排成一条长长的横队,先是慢慢的朝前跑,战马一颠一颠,先是小跑,然后则是越来越快。

  战马踏起积雪,溅起白雾一片。

  众人眼中,这里宛如一道长长的红墙,红墙前面扎上无数把明晃晃的尖刀,对着前面鲜卑人的乱军,急速的扑过去。

  韩泰这些人,顶多只有300人上下,而对面,现在至少还有600鲜卑骑兵。论人数,刚好是韩泰骑兵的两倍。

  但韩泰等人,不光没有一丝畏惧,更是犹如猎人看到猎物般兴奋,直直的向前冲来。

  对面的鲜卑人,原本的恐慌随着步度根带人走而慢慢减少,因为他们已经看清对面,还不到他们一半人。

  “踏踏踏!”

  这些鲜卑骑兵也骑着马,压着步子,朝向对面的韩泰骑兵队伍过来。

  双方越来越近,中间只有不到50步远。

  雪已经下了两天,弓箭都潮湿了,已经无法用,双方都没有拿出来。

  两边都是明晃晃的刀,刀光在雪雾中,更是寒气逼人。

  “踏踏踏!”

  双方只有三十步远,韩泰等人已经弓其腰,站立在马镫上。

  对面之人,皆是一惊,不知为何。

  “杀!”

  韩泰一声高喊,扑向对面的鲜卑骑兵。

  “叮叮当当”

  一连串的刀剑撞击声,火星四射。

  这一队怀仁堡骑兵转眼已经跟对面的鲜卑人交上手。

  虽是交战,双方都没有停下战马。

  比的就是刚才两刀相碰的那一下。

  转眼间,两堆人马已经散开,韩泰率领的怀仁堡骑兵,已经到了西面,而鲜卑骑兵也跑到东边,只是人少了很多。

  再看两队中间,已经无数的尸体躺在中间的雪地上。

  这一下,所有人看的清楚,怀仁堡骑兵几乎毫发无损的跑过去,而鲜卑骑兵,一半已经躺在地上。

  正因为看的清楚,大家才是惊骇不已,怀仁堡骑兵竟是这般强吗?

  大家何曾见过这样的骑兵,简直闻所未闻。

  正迟疑间,怀仁堡骑兵已经掉头过来,这次却是三支队伍,相互隔开,前后也就一匹马的距离。

  “踏踏踏!”

  急促的马蹄声再次响起,对面的鲜卑人有些惊慌起来,他们那里想到,怀仁堡骑兵的刀竟是如此锋利,他们的铁甲,竟是他们的钝刀根本奈何不得。

  100步。

  70步。

  50步。

  40步。

  距离越来越近,有些鲜卑人掉过头来,有些却是撒开马,径直逃窜而去。

  “杀!”

  马刀雪中闪着寒光,冲破雪雾,再次杀向对面的鲜卑骑兵。

  “叮叮叮,当当当!”

  双方似乎混在一起,其实却是怀仁堡士兵不断催马朝前砍杀。

  第一队已经冲过去,第二队紧接着过来,第三队又衔接而来。

  莫家堡城头,大家都瞪大双眼。

  这次,眼前的鲜卑骑兵不再是威风八面的勇士,而是一个个如虎狼面前的羔羊般,简直任人宰割。

  只是瞬间的功夫,第三队冲过去之后,竟无一个鲜卑骑兵在,只有远远逃跑的五六个人,已经有第一队骑兵去追上去。

  不到一会,那五六个人已经被人团团包围,瞬间一阵鬼哭狼嚎的叫喊之后,顿时化作雪地的一片尸首。

  莫家堡城楼之上,莫幽莫畏父子两人,莫家部曲,无不惊骇万分。

  这还是他们所知道的骑兵吗?

  这里面的很多人还都是莫家堡出去的,短短2个月时间,竟是这等的骁勇善战。

  莫家堡前,?水前面的空地上,血已经染红雪地。看着这尸首遍地,无主战马乱跑,不断在一旁打着响鼻悲鸣的场景。

  这超出他们所有人的想象。

  莫家堡众乡亲,原来无不为怀仁堡的骑兵担心,因为这里面有很多都是从莫家堡出来的,为首的韩泰更是以前莫家堡的护院。

  韩泰虽强,面对2倍于他们的骑兵,所有人心里都担心的要死,心想这一下可完了。

  家里有亲人在做怀仁堡骑兵的刚才无不暗中抹泪,根本不敢看这一场拼杀。

  可是,转眼间,怀仁堡骑兵竟是毫发无损的将600多鲜卑骑兵杀的一个不剩。

  直到现在,堡上之人,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仿佛还飘在梦里一般。

  “莫堡主,韩泰有礼了。”

  韩泰带着50名莫家堡出去的骑兵一阵风般,已经来到莫家堡大门下。

  莫幽带着莫畏还有一些部曲,立刻打开大门,要迎接韩泰进堡。

  韩泰道:“莫堡主,农都尉给我等的命令是将这鲜卑人全部诛杀,一个不留。我等还未完成任务,暂不能回家,请莫堡主原谅。”

  莫幽兴奋的有些说不出话,好一阵才道:“韩护院,那你们尽管去杀敌,家里一切有我照顾。”

  “谢过堡主,还有这战场,请我们莫家部曲尽快清理,这里战马好的至少有500匹。”

  说完,韩泰冲莫幽笑了笑。

  500匹战马,就是莫家的啦。

  莫幽心中简直激动的有些快哽咽了,莫家堡跟陈原合作,实在是太划算了。守堡有精良的兵器,只要安心守,莫家堡就如铜墙铁壁一般。

  现在怀仁堡围一解,立马为自己解围。

  如今,他这里出去的50骑兵,又大战鲜卑骑兵,又将500匹战马白白相送。

  这叫他如何不高兴。

  “好好好。”

  莫幽翘着胡子连声笑道。

  说完,韩泰等人施礼告辞之后,上马带着队伍一溜烟般朝马邑县城而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