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黑夜将至

第三百四十一章 最好的结局

黑夜将至 温言对酒 3267 2019-11-07 16:51

  只用了十分钟,二楼的所有电子设备就被一扫而空,约翰里瑟和哈罗德芬奇也被分别带进了一部防弹车内,整个废弃图书馆就只剩下几本纸页发黄的图书。

  “你好,芬奇先生,我是爱德华坦茨。”与哈罗德芬奇同乘的行动主管热切地握住哈罗德肥胖的右手不断摇晃,“真不敢相信,传奇就在我的眼前。”

  中情局的高官很少放低自己的姿态,但面对计算机界的传奇,网络工作组出身的爱德华难以抑制自己的崇拜仰慕之情。

  “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哈罗德脸上的肥肉止不住地颤抖,“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要打个电话给我的律师。”

  爱德华摇头笑道:“噢,现在的情况并不复杂,芬奇先生,让我给您解释一下,您因故意窃取并泄露国家机密信息而被捕,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我恐怕没法给您安排您和律师的谈话,很抱歉。”

  “呵呵,还不如直接编造一个叛国罪。”哈罗德终于不再装傻,冷笑道,“就像你们经常做的那样。”

  “不不不,芬奇先生,我们都知道,如果要选出我们这个时代里对国家贡献最大的人,那一定是您,您对国家的贡献已经远超我们此生能够到达的极限。”爱德华诚惶诚恐,“如果我有选择,我一定不会来打扰您,但现在我们需要您,先生,美联邦合众国需要您!”

  “需要我继续帮助你们侵犯所有国民的隐私?”哈罗德语气中充斥着不屑与嘲讽,“我创造机器,是为了保护这个国家的公民不受恐怖分子侵害,但比起反恐,你们却更希望机器能够用来对付自己的民众,好吧,我不否认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政府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正因如此我才给机器设下诸多限制,怎么,现在你们还希望我为你们创造出一个新的怪物吗?你认为我会做这种愚蠢的选择吗?”

  “我想对您保持诚恳,所以我就直说了,是的,我们需要一个怪物,去对抗另一种怪物。”爱德华严肃地回应道,“变异体的危害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大,他们对各个政府部门的渗透令人胆寒,总统阁下和军方以为他们能够驾驭这些怪物,利用它们去与强势崛起的华夏博弈。但,恕我直言,这真是一厢情愿的天真想法,白宫那些政治家被那些拿钱办事的游说者搞昏头脑了,早晚有一天这些被所谓的最大利益蒙蔽双眼的家伙会玩火自焚,不仅烧死自己,还会把这个国家架上火柱。至于您会做什么样的选择……说实话,我不认为您有其他选择。”

  沉默许久后,哈罗德问:“你们想要我做什么?”

  “我们希望您能够开放机器所有限制,将搜索目标从恐怖分子扩大到所有变异体和间谍,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我们的民众。”爱德华目光中满是真诚,“如果您有任何要求,我们都会尽量满足,具体细节会由莱昂帕内特局长与您商谈。”

  中央情报局竟然会用“商谈”这个词,足以表明其态度之诚恳。绝大多数时候,中情局官员的字典里是找不到这个词汇的。

  哈罗德点头:“至少要先满足我三个条件。”

  “您说。”

  “第一,特赦约翰里瑟,第二,为我开放最大权限,第三,我需要你们在华夏分区投入更多资源。”

  爱德华愣了下,点头道:“特赦约翰没有问题,事实上如果他愿意,他可以重新回到中情局工作,或是待在您身边,第二和第三个条件只有局长才能决定,抱歉,我能问问为什么要在华夏分区投入更多资源吗?”

  “因为我认为,华夏有人造出了另一台机器。”哈罗德捏着自己的双下巴,眼里透出些许期待。

  ………………

  肯尼迪国际机场候机厅,一位身形瘦削的男子坐在座位上自言自语,他身上穿着意大利顶级裁缝手工制作一秒记住域名lxslxs乐文书屋

  的西服,手边拄着文明杖,戴着一副厚框眼镜,俨然一位古典英伦绅士。

  “约翰得到特赦,鲁诺得到机器的核心代码和梦寐以求的机会,政府得到需要的技术,我得到自由,这是我能够选择的最好的结局了。”英伦绅士叹了一声,恋恋不舍地望着手中的照片,照片上一位红发美人笑靥如花,最好的结局就在眼前,所有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只是可惜,无论做多少努力,都不能找回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因为他会像磁石吸引铁钉一样吸引危险,他不能将自己深爱的人卷入危险之中。

  不一会儿,候机厅响起登机广播,英伦绅士收起照片,缓缓起身,提起脚边的公文包,一瘸一拐地走向登机口。

  在空乘的帮助下坐进头等舱后,英伦绅士左右望望,莫名感到不安。

  就算是价格昂贵的头等舱,也不该像这样空空荡荡,看不到第二位乘客,这种小概率事件在美联航的国际航班上极为罕见。

  英伦绅士想要站起身呼唤空乘,却看见后面走来一位乘客,让他如遭雷击。

  那是一位年龄不小但风韵犹存的红发女子,她穿着颜色鲜艳的连衣裙,与照片里的模样一般无二,只是脸上留下了些许岁月痕迹。

  四目对视,女子手中的手包落到地上,她不敢置信地说出那个让自己朝思暮想魂牵梦萦的名字:“哈罗德?”

  英伦绅士像是断了电的机器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声不吭,一动不动。

  紧接着,后面又走来三位乘客,一男,一女,还有一个男孩,他们都有着黑色的头发、眼瞳和黄色的皮肤,看起来像是一个幸福的亚裔家庭。

  高大的男人挡住过道,女人站在舱门处将乌黑柔顺的长发扎成马尾,而那个穿着儿童西装的小男孩则径直走到英伦绅士面前,微笑着伸出手。

  “你好,芬奇先生,我叫刘中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