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黑夜将至

第一百四十二章 白光

黑夜将至 温言对酒 4370 2019-11-07 16:51

  没有神智的行尸走肉,按理说绝大部分身体机能都与人类相同。但正因为没有神智,他们能听到一些人类听不到的声音――或者说,这个快达到人类听力频率底线的声音很容易被人类忽视,因为他们的脑子总是被其他事情占据,反倒是没有智力不会思考的丧尸能听见声音。

  咔咔不仅能发出这种声音,还能使这种声音对丧尸具有极强的吸引力。

  因为大脑变异产生了种种特异,白当然也听到了咔咔的声音,于是松了一口气,安心等待着与林万羽的见面――即使算计再多,也不能排除临时变数,万一咔咔脑子抽了不遵循之前的安排呢?只有此时确定无疑,白才重新找回一切尚在掌控之中的自信。

  很快,两个枯瘦畸形猴子似的圣族将白拖进智成大厦二楼天一角餐厅。

  接着,他们像扔垃圾袋般将白甩在地板上。

  当白看到林万羽身边站着的人时,一切疑问都得到解答。

  在身披长袍的林万羽旁边,还站着两个人类,与那些神情狂热的信徒不同,他们的表情很平静,显然不是被林万羽洗脑控制的傀儡,而是他的同谋。

  一人留着长发,手持长弓神情孤傲,另一人五官普通但脸却很有亲和力。这两个人类都曾出现在国贸大厦里,他们都曾出席所谓的觉醒者议会。

  只看一眼,白便猜出他们的身份。飞箭传书想必出自那位长发青年,而另一位多半是这场大局的主谋。

  “你好,白,对吗?久仰久仰,今天终于得见真容了。”他俯视着白,笑着朝白挥手致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

  “杨越臣。”白先一步说出了对方的名字,与其他圣族糟糕的记忆力不同,自从脑部发生变异,白便有了过目不忘的能力。虽说杨越臣之前在258旅不算什么重要角色,但白同样记得他的相关资料。

  “哦?”杨越臣显得很吃惊,“我还以为我这样的小角色不会引起关注呢。”

  接着杨越臣得意地笑了笑,继续说:“惊讶吗?”

  杨越臣最喜欢看自己掀开底牌时对手的震惊表情,可惜这次他失望了。白只是平淡的说了一句“有一点”,淡的像杯白开水。

  确实出乎意料,但又合情合理。

  圣奈尔教堂一战后,林万羽消失的那段时间究竟去了哪里?

  在离开圣奈尔教堂之前,林万羽抵触圣族拒绝合作,为什么在再次被圣族找到时林万羽却主动提出合作,痛快得没有一丁点迟疑,没有一丁点担忧?

  为什么林万羽明知圣族只是在利用他早晚有一天会除掉他,还依旧在南郊尽心尽力建设神国?

  南郊那么大,为什么暗中算计自己人的人类觉醒者能准确获知林万羽所在的位置,将信使和消息准确无误地传达过来?他们又为什么那么肆无忌惮,敢如此嚣张地引起战火?

  林万羽为什么敢临阵反叛?

  这一切问题都得到解答。

  林万羽在离开圣奈尔教堂后,遇见了杨越臣等人,宗教狂人与冷血阴谋家一拍即合,与其他几个有野心想要攀上高位的觉醒者勾结联合,谋划着掀起258旅、天堂岛与圣族的大战,制造混乱,然后趁乱上位。

  难怪林万羽会同意与圣族合作,因为他们需要在每一方内部安插棋子,杨越臣在前指,曹明在远救会,何志奇混入其余觉醒者势力,林万羽则是安插在圣族内部那颗暗钉。

  难怪他们肆无忌惮,因为他们可以第一时间获悉各方反应,并依此谋算,想要将各方势力当成棋子玩弄于鼓掌之间。

  这一切都如此明显,只是自己没有看透。白心中叹了口气,略感失落,转而想想杨小千和刘远舟同样没有看透,心理平衡了些。

  “你好像不怎么悔恨气愤啊。”杨越臣对白的反应感到奇怪,情绪涌上来又管不住嘴开始唠唠叨叨,“你不奇怪林教宗为什么背叛你吗?”

  “其实很简单,我们人类怎么可能臣服于你们这些变异体呢?原本我们的打算先除掉刘远舟杨小千,留着你们当靶子,等到大势已成一切具备的时候,再配合林教宗灭了你们。到时整个远江都在我们手中,所有觉醒者都要依附于我们,即便穹顶消散之后国家政府介入,我们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只需要潜伏一段时间韬光养晦,不需要多久就能站上世界顶端,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说着说着,杨越臣神经质地狂笑起来,接着笑声戛然而止,转而是一声叹息。

  “哎,可惜,没想到杨小千和刘远舟早有防范,想用曹明这个蠢货钓我上钩,还让他们成功了。”杨越臣摇头喟叹,“既然都被迫亮出身份了,我们也只好走到台前。不过那位美女变异体的实力远比我预料的强,倒算是意外惊喜,现在我们只需要在这看着他们两败俱伤,再出去清场。只要不留活口,我们依旧能获得258旅赵旅长的信任,就算不能,没了远救会和进化神国,整个远江谁能与我们相抗?这盘棋,最后还是我赢了。”

  又是个疯子,人类里的疯子可真不少。白笑了笑,不答话,他已经明白杨越臣说这么多话的意图。

  哪有人会像少年漫画里的大反派一样,动手杀人之前碎碎叨叨非要把自己全盘计划讲清楚,把后果利弊分析得明明白白的?

  果然,杨越臣终于将真实目的说出来:“白,我知道你的脑子很特殊,林教宗不能控制或是催眠你。那么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现在就死。二,放弃抵抗,接受林教宗的精神锁链控制。只要你愿意安分守己给我们做一条忠心的狗,你可以不用死,你甚至可以保住其他变异体。”

  白冷笑一声,丢了一个看待垃圾的眼神给杨越臣,说:“都到这个份上了,你依旧对自己没有信心,或者说太贪心。还想着靠我收拢其他变异体为你所用,你不怕玩火自焚吗?林万羽,跟这种贪婪没有止境的蠢货合作你不担心吗?还是说,你也只是利用一下他们?噢,才想起来,你能对觉醒者进行精神控制呢。”

  “不必费心思挑拨离间,我们的合作关系远比杨小千那些虚伪家伙要稳固。”杨越臣耸了耸肩,掏出一把枪指在白的额头,突然想起爆头杀不了他,又把枪收了回去,说,“我给你的选项,看来你是选择前者,真可惜。”

  杨越臣正想着要怎么把白粉身碎骨彻底毁灭,白突然喊了声他的名字:“杨越臣。”

  “嗯?”

  “我送几句话给你。”

  “噢,临死前的遗言吗,洗耳恭听。”

  “不要产生什么错误的优越感,也不要以为你所谓的布局能改变其他人对你的评价。你只不过是一只,隐藏在暗处,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老鼠。不要以为你能算计我算计别人是因为你有本事,你只不过借了能力和信息差的优势,给你这样的条件你却把棋下成这样,第二盘棋你觉得你有任何胜算吗?”

  “可惜啊,没有第二盘棋了,你今天就要死在这。”杨越臣并不是像刘远舟那样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从他变化的表情中可以清楚看出他被白的话激怒。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比起杨小千和刘远舟,你什么都不算。杨小千都杀不了我,凭你也配?”白咧嘴一笑,“不要以为,只有你有底牌。”

  站在杨越臣身后的林万羽像是想起了什么,面色剧变,猛然伸出右手抓住何志奇,跨上前一步将左手往杨越臣身上搭。

  手还没触碰到杨越臣的肩膀,刺眼的光从四面八方迸溅。

  夏日的阳光与之相比,既少了炫目的亮度,又少了灼热的温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