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黑夜将至

第六章 我就是大局

黑夜将至 温言对酒 4476 2019-11-07 16:51

  祝达介绍完汪乾明的身份,汪乾明却没能察觉到他的真实用意,还高傲地昂起下巴,等着看到这位杨会长惊讶的表情转变,但他失望了。

  杨小千依旧看着池水里的鱼儿游来游去,点头说道:“嗯,我知道,汪百宁的儿子。”

  汪乾明藏在金丝框眼镜后面的一双细长眼睛眯了起来,杨小千两次直呼他父亲的名字,这是极大的不尊重,让汪乾明怒火中烧。

  到底是一出生就顺风顺水没受过挫折的年轻人,汪乾明没有祝达那么深的城府和老练圆滑的心机,冷笑一声说道:“杨先生,远江受灾后国家如何对待你们是有目共睹的。做人要饮水思源,不能忘本,不能仗着自己过去的一些成就,就无理取闹!改造大星棚户区用于安置远江民众,这件事对南都市对你们远江人都是有百利无一害,我们立帆集团势在必行!”

  “还有,我要强调一点,幸存的远江民众都是华夏公民,在国家需要他们奉献的时候,他们有义务牺牲自身利益,顾全大局!”

  “哦。”杨小千终于看向了汪乾明,“你代表了国家,还是代表了大局?”

  汪乾明鼓足了高干子弟的气势,想与杨小千对视,但当看到那双山岳般沉重宇宙般深邃的眸子时,汪乾明感觉自己好像没带护目镜看到了两个太阳,强光刺的他撑不开眼皮,不得不低头避开。

  杨小千没有再问话,汪乾明也没有答话,场面陷入令人窒息的沉默。

  “杨会长您别误会,汪总不是那个意思。”祝达赔着笑脸打破僵局,对汪乾明狂打眼色,可汪乾明看都不看他一眼。

  “噢对了,说起来汪书记以前还跟刘谐刘市长搭过班子呢,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之前刘市长的追悼会……”祝达企图岔开话题,话没说完,变故突生。

  尖厉的警笛声呜哇呜哇地响起来,一队身穿警服的警察冲进门来,目光扫向房间内各处,随后指向同一个中心点:坐在石椅的杨小千。

  “你是杨小千?”一个看年纪三十多岁的警官大跨步走过来,趾高气昂地说道,“你涉嫌包庇私藏重大刑事案件的疑犯,跟我们走一趟吧。”

  低着头的汪乾明一下把头抬了起来,没来由露出一个笑容。这队警官来的实在是太及时了,在他处于气势交锋弱势时突然闯进来,要把这个可恶的杨小千拘捕,拯救了他汪乾明的脸面,狠狠杀了这杨小千的威风,真是人民的好警官!

  你再牛,总不能跟武警对抗吧?你就是战争英雄,也得服从法治吧?你不是很强势么,继续强势啊。汪乾明大感快意,含着矜持的笑容,再次昂起下巴,打量着杨小千,想从对方脸上看到慌乱失措的表情。

  但是汪乾明又失望了,杨小千还是那么风轻云淡,一如既然的平静,就像无视他一样无视了这些忽然闯进来的警察,仿佛他们是一群拿着玩具枪玩过家家的小孩。

  “搞什么!干什么!”祝达像屁股着了火的猴子,一下从椅子上窜起来,大喊道,“谁让你来的,你有什么权利……你有逮捕证吗!你怎么敢这么胡来,你是不是不要命了,你疯了!”

  “这位市民,请你不要阻拦我们办公,否则以你刚才含威胁性的话语,我可以以妨害公务罪将你……啊,祝书记?”警官看清祝达的脸后,赶紧立正敬了个礼。

  “我问你话呢,有逮捕证吗,就敢到这里拿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祝达火冒三丈,声调越来越高。

  “这,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这家书店窝藏嫌犯――就是之前打伤干部领导,还在光天化日之下悍然行凶的那伙匪徒,今天早上他们还跑到金融街七号,无故将一名私企老总打成重伤。”警官知道自己捅了大篓子,嗫嗫喏喏,这趟出警别说逮捕证,连传唤证都没有。

  “群众举报?呵呵,群众举报!”祝达手都指到警官鼻子上,正要训斥,又有一队人冲了进来。

  这队人也穿着统一的制服,但既不是警服也不是军服,而是一身印有银白长剑的黑色战服,头戴钢盔,手持突击步枪或榴弹发射器,迅速形成包围圈将那队警察围在中间。

  突击步枪!榴弹发射器!

  还有出现在警官身上的几个红色斑点,它们各自代表了一个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就算省公安厅厅长也不可能有这种规模的私人武装!

  汪乾明瞪圆了眼睛,这是来打仗吗!黑衣白剑,那不是远救会的标识吗?

  等等,杨会长,远救会……仿佛一道惊雷在耳畔炸响,汪乾明回想起父亲之前对自己严肃交待的机密信息和种种暗示,当线索串联起来引向答案时,真相恐怖得让他腿软。

  无穷无尽的懊悔海水一样把汪乾明给淹没了,他感觉自己就像暴风雨中一只破破烂烂的小帆船,如此无助。

  “王八蛋,书店老板,战争英雄?老子回去就开除你,不,老子回去要整死你!”汪乾明咬牙切齿,诅咒着为自己收集材料的秘书,心中无限后悔自己来之前没有事先跟父亲通个气。

  汪乾明此行也是偶遇祝达,听闻祝达要拜访一位能帮助到大星棚户区改造项目的相关方,便来了兴致随他同行,只以为是某个从远江逃出来的远救会成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哪怕事先打个电话发个短信给父亲汪百宁,也不会陷入如此被动的情况。

  “放下武器!”

  “立刻放下武器,双手抱头!”

  冲进来的黑衣战士沉声呼喝,两句话的时间,十几个警察全都被缴了械,外边警笛声停了,却响起了直升机螺旋桨轰鸣的声音。

  此时路过小千世界的南都市民们纷纷发出惊呼,掏出手机拍个不停,竟然有武装直升机绕着满地高楼大厦开进市中心了,还悬停在离地面不到二十米高的地方!微博贴吧瞬间炸了,围观群众心知肚明自己今天目睹头条新闻了。

  书店内,领头的黑衣战士垂下枪口举起对讲机说道:“指挥中心,这里是‘利剑’,‘凤凰’安全,重复,‘凤凰’安全,请立即停止增援。”

  感情这还是第一波卫队,还有更多增援部队正在路上。祝达脸皮都发麻了,再做不出其他表情

  警官们蔫得像霜打过的茄子,乖乖放下了手里的配枪,高举双手。

  想看一场好戏的汪乾明也蔫了,垂着高贵的头颅,背后冷汗狂流。

  “汪乾明。”杨小千挥了挥手,黑衣战士们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幽灵般退开,让开道路。汪乾明低着头,像个犯错后被班主任点名的小学生,小步小步地走上前。

  “我很赞同你的观点,要以大局为重。”杨小千不急不缓地说道。

  汪乾明都已经做好了服软装孙子的心理准备,却听见这么一句话,不禁讶异地抬起头。

  “我是远救会的会长,我代表着二十八万七千六百五十五位远江人民的利益。”

  杨小千收起自己搭在小石椅上的双腿,坐直身子,这个动作让汪乾明心脏狂跳,他看到杨小千那种“风轻云淡”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威严如山”,一个小小的动作,让汪乾明恍惚间想起非洲大草原上醒来的雄狮,屹立风中,蔑视天下。

  “我就是大局!”

  杨小千站起身,汪乾明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

  “既然你懂得要顾全大局,就回去好好想一想,什么样的改造方案能让大局受益,会让大局满意。等你想好了,再来找我。”

  多么狂妄的话。

  可汪乾明却不敢再有丝毫不满,因为这话是从远救会的会长口里说出来的。

  这不是狂言,而是事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