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空间炮灰生存

第660章 不服从

空间炮灰生存 幽幽弱水 4023 2019-11-07 16:52

  何凝烟一愣,但没将手抽回来,一直静静地等到汉默将她的手放开。

  汉默只是压力太大了,有时压力会让她几乎承受不住,可她只有一个人,必须自己顶。很想有个人,哪怕稍微安慰几句也好。

  果然汉默放开手后,在她的手背上非常轻地拍了二下。那是感谢的肢体语言!

  司机和旁边的上等兵,一个开车,一个努力的将目光转到其他地方。可心里却是乐开了花,果然这个是真爱。

  去掉路障,还将枪支捡了。这些可怜的机器人不知道出来干什么的,就是为了告诉设定了它们程序的科学家的爹,他是安全的。除了出来时很夸张很紧张刺激,怎么到后来没啥存在感。难不成是汉默和手下练枪法的?

  车又开了起来。汉默看了看车窗外,过了好一会儿,好似决定了一件事:“停车!”

  这里是隐藏车辆的好地方,司机停下车。

  汉默下车往后走,上等兵看着她:“上尉干什么?”

  她怎么知道?何凝烟想了想,猛地一笑:“可能解个手。”说完也推开车门下了车。

  汉默走到车后,打开了门:“机器人俘虏的人类会送到哪里去!”

  何凝烟都忍不住肃然起敬,当汉默判断女儿应该是安全的,首先想到的是去救其他人。

  通信员平时一直收集各种信息,立即就做出了回答:“之前是送到发电厂机器人工厂,近二天大多数送到海边。”

  送到发电厂和工厂还情有可原,那里需要人力,多点人可以干活,机器人是用来征服世界的。但送到海边,就不知道干什么了!

  汉默想了想,转身往驾驶室走。

  “官!”一个兵喊了起来。

  汉默停下。士兵跳下了车问:“是不是我们不去基地了?”

  汉默想了想转过了身:“是的!”

  “那要去哪里?”士兵走了过来。

  而何凝烟则往前走,好似要走到队友那里,聊个天什么的。

  汉默如实地说:“是的,去海边,最近的海只有一百五十公里。”

  士兵一听立即说:“为什么不去基地?”如果是这样的,处于地下七层的基地自然比空旷的海边安全得多。

  汉默深吸了口气:“那里说不定有活着的人。”

  士兵想笑,却不自觉地嘴角微微抽筋着:“可基地里有你女儿,不是吗?再说军方早就完了,不要说这个国家完了,整个世界都完了。我们只有去了地基,才能最终结局这些机器人,不是吗?”

  其实还是有私心不想去海边。那里还活着人关他屁事,机器人只是不杀汉默,如果有个闪失,丢命的还是自己。

  “说得很在理,士兵!”汉默加重了语气:“基地我们肯定会去,反正路也不远,过去看一下,如果还有幸存的人,可以一起带回基地。”

  说完转身正要回驾驶室,就听到身后有枪拉保险栓的声音。

  汉默又重新转回了身,看到士兵举着枪对着他,紧皱眉头:“什么意思?”

  一波士兵感觉好似不大对劲,从车里跳了下来,看到这样情况,有人立即上前去拉下枪:“你干什么?”

  “滚开!”这个兵一下将对方掀翻了,随后紧张地大声说:“上尉想把我们带去海边,让我们去送死!”

  上等兵也从前面下来了,一见到此情况,立即吼:“你犯什么混,我们原来就是要去战场送死的,是上尉想办法保住我们的命。你却这样不尊重官,我命令你把枪放下来!”

  但兵不把枪放下来,依旧枪口指着汉默:“马上去基地,立即!”

  汉默淡淡地回答:“不!”

  “那对不起了!”兵刚说完,就听到“咔嚓”一声,一个冰凉的枪口顶住了他的后脑勺。

  “把枪放下!”何凝烟举着枪。

  枪是她拿的,虽然这枪杀不死机器人,但轻巧易携带,她塞在腰后了。有时人比机器还可怕,拿着防身吧,没想到真的派上用处了!

  这个国家的兵真是任意妄为,认为有一支枪就能随心所欲。怪不得在国外口碑不好,在国内也三天二头的出丑闻。

  兵一个冷笑,反过来命令:“你把枪放下,否则我打死他!”

  “打死谁,汉默上尉吗?”何凝烟和兵那硬邦邦的语气截然相反,异常的温和:“所有机器人都不会朝他开枪,如果你打死了他,就是断了你和所有人的生路。你尽管开枪,我保证你肯定死得比我早!”

  如果打死汉默,这里离基地还有一段路,怎么保证能安全抵达。就算到了,他们要凭着汉默刷脸才能进入的。否则有什么理由,这理由就难找了。难道说,这次过来是为了送汉默博士的父亲尸体?

  大兵的额头鼻翼前大滴的汗出来了,不自信地说:“不,你不会让他死的。”

  何凝烟又往前面顶了顶,口吻依旧毫无压力:“那你试试。我数到三,如果数到三你还没放下枪,我就打死你,然后和这里军衔最高的人一起接管这里。我们当然会去基地的,但你的尸体,只能留在这里。不,不,或许你的尸体会和汉默上尉的尸体一起去,你作为一个叛变打死汉默上尉的人,自然不想活着到那里,汉默脾气不好,他女儿的脾气也一定不好,所以你应该感谢我。”

  这叫什么理由,一般来说何凝烟很少废话,但目前必须多说点,因为汉默是在这人手上。她按下扳机只能打出一粒子弹,而对方的枪可以连发。

  该说的都说了,就看这个士兵怎么做了!何凝烟不温不火,不急不忙:“我开始数数了,一二。。。”

  还没到“三”,士兵将手里的枪扔了下来,对着汉默求饶:“对不起,上尉。我错了,我一时昏了头。我真的是吓坏了!”

  汉默沉默着,刚毅的脸,在夜色中,低沉的军帽底下,看不出阴晴。

  何凝烟依旧枪指着士兵,问汉默:“他以前犯过同样错吗?”

  汉默一个犹豫,何凝烟手里的枪就响了。

  所有人愣住了,看着这个兵,身体一个歪斜,倒在了地上,不再动。

  血从兵几乎炸开的后脑勺里流出,带着少量豆腐渣般的脑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