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星际游途

第538章 永远失忆

星际游途 青之辰 4445 2019-11-07 16:53

  知道缘机失去伙伴,心情不好,大家安慰他说:“一个真神损落之时,利用全部力量只为打开一个虫洞,他肯定是有未尽心愿,选中了你那位朋友,让她帮自己实现心愿,她很有可能不会出事。”

  景曦得到玄冰甲和星源冰魄的事没有传出去,此时,缘机不想让大家知道这事,假装无可奈何,听天由命。

  “只能希望如此。”

  天空繁星点点,美不胜收,而此时的憬冰确毫无欣赏的心思,他越过那如蛛丝一般,从地下冒出来的熔浆,找到一块大的,没有被熔浆吞没的大石头坐下来。

  “就你了,兄弟,把你融化,不算是污染环境,这是我为咱们火离族做的最后一点贡献。”

  说着憬冰坐下来,等待着体内的丹火爆发。

  不再压制体内的丹火,一会儿,他的皮肤开始发红,周边升起炎炎烈火,把他坐的石头烧得开始融化,直至全部跟周边的熔浆融为一体。

  漫天大火,憬冰感觉天地除了红色还是红色,生物怕死的本能,他开始后悔,他为什么要听那些老家伙的话。

  为了天下苍生,他该来这红炎湖自绝,以免死了还污染环境,压缩大家的生存空间。

  憬冰想重新压制体内的丹火,想站起来离开,可是,已经晚了,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融化,他是真的要化为红炎湖的一份子。

  “啊!”

  向来压抑自己的感情的憬冰,终于忍不住哀嚎,不甘心自己的生命到此终结,后悔自己的决定,可是,已经无力回天,只能绝望的嚎号。

  憬冰怼天怼地,怼命运待自己不公,突然,发现天空出现一阵白光,有物体下落。

  碰的一声,发白光的物体落到红炎湖上,从物体落下的地方开始,一阵寒冰向四周散去,憬冰也被扩散开来的冰层封住,一阵凉心透,他体内的丹火控制住了。

  火离人对冰的痴迷,使他用体力挣脱冰封,下意识的向冰源地飞过去。

  来到现场,看见一个冰人躺在冰层上,她的身上还在散发寒气,源源不断的向周边输送,直到把整个红炎湖冰封。

  冰是火离人毕生追求的财富,天降冰源,憬冰怎么可能放弃这个天大的机缘,再次挣脱冰封对他的身体的控制。抬起手臂,一拳打破冰人的冰封,发现被冰包住的既然是一个女人。

  “哪来的女人?”

  憬冰自言自语,望向天空,并没有发现异常,想不通眼前的女人到底是哪来的,看见周围变成冰川的环境,明天早上这里肯定会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他得离开这里。

  想起离开,憬冰赶紧抱起躺在冰上的人,疯狂的向远处飞去。

  飞到一堆的乱石区,乱石区里,稀稀拉拉有几个住人的石洞,憬冰反应过来,他现在带着一个陌生人,不能进入村庄。

  不然,大家看见这人,联想到红炎湖的异常,肯定怀疑与她有关。

  这个女人是老天看不过去,给他的机缘,谁也不能从他身边抢走。

  憬冰抱着人,拐了一个弯,打算连夜赶路,去最近的城市。

  来到人员混杂的城市,憬冰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向记忆中的一处秘密庭院走去。

  走进院子,把怀里的人放到主屋的石床上,憬冰觉得非常累,可是,又担心自己离开,眼前人醒来后跑了,只好趴在床边休息。

  景曦醒来时,看见自己在一座全部由石头砌起来的石屋里,房顶都是由几块石头拼制而成。

  这里不仅房子是石头造的,连床、桌子、椅子等家具都是石制品。

  景曦甩了甩头,她的记忆中有很多场景,就是没有这样的布置。

  努力回想,她听到一串的人名,张芬妍、乔娜、吕苗苗、李艳等名字吵得景曦头痛,把她整懵了,她到底是谁?

  想起身坐起来,确发现不能动,她是个瘫子?

  景曦再次闭上眼回忆,可是,依然是很多人叫她不同的名字,这些叫她的人,她确怎么也想不起来。

  最后她听得最多的是景曦、首长,首长显然不是名字,那就是景曦了。

  景曦茫然的望着屋顶,她真的是景曦吗?

  也许是吧?只有这一个名字叫的人最多,是最后一直叫的,肯定不会出错。

  景曦轻轻的动了动还能活动的手,趴在床边的憬冰醒过来,吃惊的望着她。

  “你醒了?”

  景曦嗯了一声,感觉到自己的声音沙哑的不对径。

  憬冰小心的看着景曦,想从她的眼里看出点什么,可是,景曦除了对周边环境的茫然,毫无反应。

  他只好打破沉默说:“你睡了十几天,要不是你一直有呼吸,我还以为你抗不过去。”

  从眼前男人的话中,景曦知道,她不是天生的瘫子。

  “发生了什么事?”

  憬冰除了看见景曦掉入红炎湖,其它的一无所知,他哪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对方看向自己的目光除了探究,就是不解,并没有对陌生人的害怕,憬冰试探性的问:“你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只是脑袋里有一个声音,大家都叫我景曦,我确看不清他们的脸。”

  “真的都不记得了?”

  憬冰若有所思的摸了摸景曦的额头,景曦并不抗拒,猜景曦从天上掉下来,是不是脑袋出了问题。

  “只要你人没事,不记得也没有关系。”

  憬冰温柔的看着景曦,试探她的反应。

  “你是谁?发生了什么事?”

  景曦的眼神不像是发生过大事,刚刚醒来的样子,确实是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叫谨溪,失忆的人。

  确定猜想,憬冰脑中闪过算计,对景曦说:“我是你的爱人憬冰,你因为跟人打架,掉下了断石崖,所以,就成了现在这样?”

  景曦对于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深情款款的凝视,很不习惯,如果,他们真是情侣,为什么她对他的感觉很陌生。

  景曦怀疑对方的说辞,可是,又找不到理由反驳。

  万一他们真是情侣,只是因为她失忆了,才感到生疏呢?

  景曦对于情侣的说法持保留态度,疑惑的望着憬冰。

  “我们真的是情侣?”

  “是的。”憬冰斩钉截铁的回道。

  谎言一旦说出口,就没法收回,这一刻憬冰决定,他要让这个叫谨溪的女人,永远的失忆下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