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星际游途

第645章 景仰睛醒来

星际游途 青之辰 4318 2019-11-07 16:53

  景玲和她的丈夫如往常一样守着自己的孩子,突然,景仰睛的眼皮动了动,景玲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没有当一回事。

  过了一会儿,晃仰睛的眼皮又动了动,这会,景玲的丈夫确定他看清楚了,对景玲说:“睛睛,好像要醒了,咱们打开营养仓,让医生来看一看。”

  “睛睛醒了,哪里?”景玲激动的问道。

  “你注意观察。”景玲丈夫的话刚落,营养仓警报系统嘀嘀的响起,这会不用他们叫医生,连接在这附近医院的医生听到警报系统会自动赶来。

  营养仓的门自动打开,景玲看见已经睁开眼睛的景仰睛,激动的叫道:“睛睛,你觉得哪里不舒服,跟妈妈说。”

  睁开眼睛的景仰睛听到景玲的话,好奇的望着她,没有出声。

  景玲发现景仰睛的表情不对,就像是新生婴儿对这个世界一样。

  “睛睛,我是妈妈,你不记得了吗?”

  景玲的手在景仰睛面前晃了晃,景仰睛很开心,啊啊的大叫。

  看到景玲和景仰睛的互动,她的丈夫一脸疑惑,想起景曦说的,她还是个孩子,让他跟景玲好好的教导她。

  当时,他以为景曦说的那个精神体只是年纪没有想到会像婴儿一样低智。

  怕景玲担心,景玲的丈夫说:“睛睛新诞生的精神体太弱,应该还不会交流,一会等医生来了,检查后再说。”

  “你不说我都忘了,咱们的睛睛刚刚诞生,所以,还不懂常识。”

  说着,景玲温柔的去扶躺着的景仰睛。

  景仰睛已经醒了,她不需要营养仓维持生命,等到医生赶到时,看到景玲夫妇焦急的围着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忙上忙下。

  景仰睛的情况不仅景玲夫妻关心,心虚的景曦也时刻关注着,等到机器人汇服,说她醒了,景曦赶紧去看她。

  景曦一进屋,看见医生、景玲夫妻,景轩都在,景玲端着一个碗,耐心的对景仰睛说:“来,睛睛,啊”。

  等景仰睛张开嘴,赶紧把东西喂到景仰睛嘴巴里。

  看到这样的场景,景曦心想,原主君也装得太过了吧?她没有吩咐她,让她装傻子。

  景玲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她这样,不是折腾人吗?

  景曦走上前说:“我听说睛睛醒了,她怎么样了?”

  医生替景玲夫妻回道:“可能是撞坏了脑子,她的智商严重下降。”

  “是暂时的还是长远的?”景曦问。

  “她醒来的时间不长,有可能几天就会恢复,有可能需要几年,也有可能是一辈子,这种事很难说,需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确定。”

  景曦也不知道原主君是装的,还是真的傻了,景曦说:“让我来看一看。”

  景曦用精神力扫了扫原主君的身体和脑袋,她的脑中并没有不好的东西。

  “我也没有发现问题,看来只能观察一段时间才能确定。”

  不管景曦怎么弄,原主君都没有反应,景曦在心里确定,原主君是真的变傻了,不是装的。

  确定原主君不是装的,景曦放心下来,决定就让她这样过一段时间,之后再看情况。

  实在不行,大不了她还有巫灵族带回来的启灵丹,给她吃一颗,看看能不能启灵成功。

  景曦心里有数之后,跟景玲失妇告辞。

  景轩跟着景曦出来,对她说:“睛睛已经醒了,景家的飞船不能再等了,过几天就启程。”

  “我是没有问题,看玲姐夫妻怎么安排。”

  “原本以为睛睛醒来就好了,现在看她的情况,他们恐怕不会愿意离开华曜星。”

  “他们住在这里也好,如果有什么情况,我可以帮忙看一看。”

  “既然你同意他们暂时留下来,那我明天问一问他们,看他们意见。”

  “没问题,到时候你把结果告诉我。”

  跟景轩商量好后,景曦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不久,默言来找景曦。

  “大师兄,你怎么来了。”

  “你那个堂姐的孩子醒了?”

  “是的,刚醒来。”

  “我翻过很多病例,查找与她同类型病历的情况,没有发现她那种情况可以自然醒来。”

  从看到默言到来,景曦就知道他是来找磋的,他直白说出来,景曦并不意外。

  “我也不知道情况,她已经醒来,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去查看一下。”

  听到景曦让他去查,默言也毫不避讳,说:“你离开后,我已经看过了,暂时没有发现问题。”

  “没有问题就好,玲姐非常重视她的孩子,万一孩子出了事,她恐怕会受不了。”

  准备让原主君在星主府重生那一天,景曦就料到默言这一关必须要经过。

  对于默言的打探,景曦打算装傻装到底,再加一句,你不相信可以自己去查。

  默言跟景曦同级,事情的来龙去脉,景曦很清楚,可是,景曦明明知道,确看不出任何问题,更何况默言。

  默言旁敲侧击说了许久,发现不管他怎么问,景曦都是不知道,很无辜的把自己摘出来。

  最后,他不再掩饰,直接问:“你堂姐的那个孩子,之前所有的医院都说她的精神体散了,按现在的医学来说,精神体散了,身体就是一具死尸,在星际,能让尸体醒来的,只有夺舍,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夺舍的事我了解不多,听说夺舍的精神体与肉身一开始不相融,需要慢慢磨合,我那侄女的精神体与肉身百分百融合,没有夺舍的痕迹。”

  “确实是没有,所以,我才想向师妹你打听一下,天赐贵女是不是能帮人夺舍,并且不会留下痕迹。”

  默言这话是什么意思,表示他怀疑她利用自己的实力帮人夺舍吗?

  这么毫不掩饰的问出来,明显就是想撕破脸皮的意思。

  “大师兄,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既然默言不想维持表面面子,景曦也很不客气怼回去。

  景曦现在想得很清楚,她有景家和颜家的背景,大不了她再舍弃一点利益,想办法拉拢景家和颜家的老祖对付君不笑一群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