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花开此生

第六十一章

花开此生 初话 3768 2019-11-07 16:55

  不一会儿,宋母下身的石砖已经被染的猩红。红色的血液慢慢蔓延到周边,染红了凳子,石桌,一地的瓜子皮,慢慢的来到了宋父的脚下。

  宋父表情呆滞,已经不似方才那般害怕,他直勾勾的盯着猩红的血液哗哗的从宋母胸口流出,速度很快,家里的水龙头就这个速度。宋母翻着白眼,挣扎了几下,想说话,一张嘴却喷出了一大口血。血不偏不倚的溅在了前田英的脚上,前田英捂着鼻子,轻轻皱了皱眉。

  佳文的手不再抖,她感到快乐。许久都没有过的感觉,这感觉好熟悉。对,上次在码头,她亲手烧死那两个畜生,也是这样的快感。这把枪简直是为她定制的,就像女王的权杖一般。

  宋母还在挣扎,像一只可怜的虫子,佳文冷笑一声,看来老师说的没错,越是低等生物,生命力反倒越是顽强。她挣扎的样子真好笑,血被弄的到处都是,她在想什么?想爬起来?她的左胳膊撑着地,没起来,又发着呜呜呜的声音,换了右胳膊,还是没起来。

  “丽子,她还没有死。”前田英还是带着一贯温柔的语调,仿佛在提醒她亲爱的孩子,该去吃饭了。

  “母亲,我知道。可是,我想多看一会儿。”佳文脸上带着笑容,前田英头一次见女儿这么开心,笑的这么幸福。

  “好孩子,我一会儿还有事情。不要贪玩。”

  佳文总算不情愿的点点头,再次举起枪,打中了宋母。这回宋母彻彻底底的不动了,双眼大睁。

  前田英冲着佳文使了眼色,宋父还在一旁站着。

  突然宋父笑嘻嘻的蹲下了下来,摇晃着宋母,嘴里念叨着“杀猪了,杀猪了,杀猪吃肉。”宋父浑身沾满了血,跑到了灶台边添柴点火。他偶尔抬起头看着佳文和前田英,也是笑嘻嘻的说“吃肉,吃肉。”一边说着一边还流出了口水。

  佳文总算意识到了,这个平时对她动辄打骂出气的男人,居然被她吓疯了。

  “丽子,我们没多少时间了呦。”前田英提醒到。

  “没意思。”佳文把手里的枪收了起来,“他现在疯了,我不想杀他了。他不会害怕,不会挣扎,没意思。”

  前田英点点头,她非常“尊重”女儿的选择。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院子。

  佳文突然觉得世界不一样了,那个灰蒙蒙的世界不存在了,迎接她的是五彩斑斓的世界,就像身上这个和服一般。

  “以后我不叫佳文了。我叫前田丽子。”两人上了车,她突然抱住了前田英,样子活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扑到了妈妈的怀里。

  “丽子,我的丽子。”前田英抚摸这佳文的头发,怜惜的说道。

  宋父忙着烧火,烧水。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准备的妥妥当当。他把宋母拖到了锅边,一边磨刀一边念叨着“杀猪吃肉,杀猪吃肉。”接着一刀一刀的剁了下去。。。。。。

  分割线

  许剑华难以形容现在的心情。

  佳文找到了亲生父母,以后有了着落,按理说他可以放心了。但是佳文的样子神态却着实让人担心,如今他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左右为难。

  剑华思绪缥缈,倒水的时候,水早已漫出了杯子,都没有发现。

  “许先生?许先生?”熟悉的声音将他的思维拉了回来。这一看不要紧,桌子上都是水,文件马上要遭殃了。

  剑华手忙脚乱的抢救着文件,没顾上抬头。

  不一会儿,一塔被擦干的文件递到了剑华手上。

  剑华一边忙不迭的说着谢谢,一边抬头。来人原来是顾乔。

  “萧太太?您怎么今天到了?”剑华有些迷糊,离她交稿的日子还早。

  “我的这份差事多亏许先生提携,我猜你和宋小姐马上就要结为秦晋之好,不论如何也要表达我的一点心意。”顾乔说完,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放在了剑华桌子上。

  剑华挠了挠头,苦笑道“恐怕您是白跑了一趟。”接着剑华便将跟佳文的事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顾乔。

  “整个事情现在已经出乎了我的预料。原本我想先带着佳文在外住一段时间,让我父母慢慢接受。可是没想到,我的父母会如此抗拒佳文,直接将她逼走。更没想到这个当口,她的亲生父母找上了门。”

  “既然她开始了新的生活,那你也不用背负太多的压力。”顾乔劝慰道。

  “说句实话,她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我应该替她开心。但是,她的状态,让我没法放心。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冷酷,绝情。”

  “她的经历和遭遇,我很同情。不过好在她现在开始了新的人生,总要适应适应。有时候女人,要比外表更坚强。”剑华知道,这句话可能在说佳文,也是顾乔在说自己。

  剑华不知不觉的跟顾乔说了很多,突然意识到,二人现在只能勉强算是朋友“对不起,耽误了您的时间,我跟您说这些干什么。”剑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顾乔笑了,此时的她,不同于平时的骄傲冰冷,看上去亲切可人,竟然可爱的像个少女。“毕竟我长你几岁,比你多吃了几年的盐。你我二人聊得算是投机。想必这些心中的困惑,你也无处发泄。在我这里发泄发泄,有时候我也能给你提些意见,总比一直闷在心里好。”

  剑华点了点头。果然说出来说服多了。

  这时有人破门而入,“主编,主编。我刚收到一条传真,一所民宅内发生了了一起碎尸杀人案!”

  说罢,那人将手中的传真拿给了剑华。

  剑华匆匆瞄了一眼,这是一等一的大新闻,每家报社都在抢时间。

  等等,为何这个地址如此眼熟。

  剑华仔细想了想,想起来了,这是佳文的家,剑华顿时慌了神。

  “伤亡情况?”剑华问道。

  “只知道现场有一具碎了的女尸,其他的一概不知。”

  来不及同顾乔解释,剑华拿起外衣,慌慌张张的赶往事发地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