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鬼撒沙

220章 消失的时间 11

鬼撒沙 冷七棺材铺 8350 2019-11-07 16:56

  子时了。

  府中上了年纪的老管家细心的重新给院子里的灯笼换了蜡烛,瞧见书房里仍在摇曳的烛光,老管家叹了口气,去炉上捧了盏茶,推开门,小声说:“老爷,该歇息了!”

  汤恩厚仍旧枯坐着,书案上的书册已许久未翻动一页,在仕途上熬去了大半生,无奈不会钻营,到如今只捞了一个翰林院侍读的从五品闲散官职。

  京官难做,汤恩厚已经没了仕途上再进一步的心思,只盼着老来得子,辞官还乡,有一个安逸晚年。

  见老管家捧了茶来,汤恩厚双手接过,只啜了半口,忽的想起来什么,抬头问:“夫人怎样了?”

  老管家面有难色,把身子躬的更低了,手指头挫着麻布衣裳,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

  汤恩厚没了喝茶的心思,叹口气,便踱步进了后院。

  屋里仅有的一个丫鬟见汤恩厚来了,抹着鼻子,直掉眼泪。

  床榻上的妇人面色青黑,上翻着眼珠子,嘴里不停的说些胡话,地上的便盆已经被吐满了,混着药味和腥臭味令人作呕。

  数天前汤夫人想要一个金钗子,汤恩厚领了俸禄,便去户部说了些好话,拿俸银换了二两成色上好的金裸子出来。

  汤夫人节俭,怕匠作行的匠人打制过程中漏了斤两,便执意要看着,谁知道,老金匠拿戥子秤秤了,说,金子不足两。

  汤夫人不信,朝廷的库金,怎会不足两,便差丫鬟去附近药堂借了杆新秤过来,换了新秤,结果仍是如此。老匠人证了清白,便生了火,谁知融金子的时候,里面却突兀的发出恶臭,化开的金水里,腾起一股黑气出来,直扑老匠人脸上,连带着汤夫人也跟着遭了殃。

  丫鬟去药堂还秤回来时,见到老匠人和自家夫人都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急忙去请了郎中过来。

  看病郎中来的时候,那老匠人已经瞪大了眼,没了生气儿。

  汤夫人却只是昏倒了过去,郎中说,是风邪入体,回家将养些时日便好了。

  回到府中之后,汤夫人倒是醒过来了,可是只醒了半日,便脸色发黑,神志不清,只不停的打摆子,浑身发冷,含糊不清的又叫又闹,说些胡话。

  至于丫鬟,只呕吐了半晌,身子有些虚弱,别的倒无大碍。

  太医院的来看过,也道不清病因,只说最近许多大人家的女眷也有此症状。

  汤恩厚本想着或许是京中闹了流疫,可是后来汤恩厚却听说,那死后的老金匠尸体在家中停了几天,竟自己坐起来咬了人跑了

  就在汤恩厚乱七八糟胡思乱想的时候,外面候着的老管家忽的叫唤起来:“老爷老爷,你看,这是要闹邪了,巨门星落,这是要生邪祟啊!”

  汤恩厚匆匆忙忙的出了屋,张口指着那老管家怒骂:“你这老奴才,再说这些混账话,休怪我把你撵出去”

  话未说完,汤恩厚就听屋里有丫鬟的惨叫声,转过头,却见自己的夫人呜呜咽咽的趴在丫鬟身上,满地的血渍,

  自家夫人转过头时,汤恩厚面色惨白,被自家夫人口中那满嘴尖刺一样的獠牙惊倒在地,直到自家夫人厉叫着自墙头窜出去的时候,汤恩厚才醒过神来,哆哆嗦嗦的指着老管家:“备备轿,我要进宫面圣”

  。。。。。。。。。。。。。。。。。。。

  看到夜色黑暗中不停攒动起伏的黑影,叶永只觉得脑门上的冷汗如雨一般,心口如鼓,仿佛随时会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

  不管叶永是如何讨厌这个叫卜曦辰砂的人,叶永都不得不承认,这一刻,他之所以还能硬撑着不至于失态,所有的胆气,都来自于卜曦辰砂那平淡如水的面孔。

  当他们被密密麻麻的围住的时候,那卜曦辰砂竟然在笑。

  卜曦辰砂看了一眼头顶逐渐黯淡的星茫,只把手中那张黄纸捏碎了,黄纸上的紫芒化成无数如水一样的纹路融进身体之内,而后迈步踏起了一种极为怪异的步子。

  叶永看不懂卜曦辰砂迈这些步子的意义何在,在他看来,这与那些跳大神一般的道士没有什么区别。

  唯一不同的是,卜曦辰砂每迈动一次步子,一旁盯着的叶永头晕目眩感便会愈加严重,就像灵魂掉进了某种漩涡之中,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卜曦辰砂闭着眼,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莫看,你一常人,看多了,只会损你三魂,你要不想日后变成眼歪口斜的痴人,就乖乖的把眼珠子给我闭上!最好,耳朵也给我堵上,此言天地之根,万祖之术,你听了,精神承受不了!”

  突兀被卜曦辰砂喝醒,而如此荒唐的话,叶永此刻却没有心思去质疑,或者说,他如今根本没有去质疑的底气。

  叶永闭上了眼,却到底没有堵上耳朵,他只听见了卜曦辰砂在念些:“中元北极紫微宫,北极五星居其中”

  叶永只听了这两句,脑海中便如有金戈之声,巨大的撕裂感让他有种下一刻便会碎掉的错觉。

  叶永痛苦的捂紧脑门,耳畔只剩如鼓一样的嗡嗡声,卜曦辰砂接下来所说念的话,他竟一字也听不清了,只觉得天旋地转

  剧烈的疼痛感过去之后,叶永神志恍惚的睁开眼,只看到漫天的荧荧鬼火,密密麻麻让人毛骨悚然,而卜曦辰砂则咬破了手指,面色难看,涩声说:“都是些无辜冤死的人,章家,该是我卜曦一脉跟你讨个公道了!”

  卜曦辰砂刚要掐诀的时候,那满天鬼火,却飘飘摇摇的聚拢在一块,没入夜色中一把黄纸伞,而后消失不见了。

  叶永茫然的时候,卜曦辰砂却已经满是杀意,怒喝道:“何人?”

  夜色中却走出一个黑袍人影出来,喉咙里发出一句冷笑,张口说话却显得有些中气不足:“有时间清理这些东西,不如想想,章家与你卜曦家同脉同源,你若以为他们只有区区如此手段的话,那也想的太简单了!”

  卜曦辰砂勃然变色:“此言何意?”

  那黑袍人合起手中的黄纸伞,讥讽的看着卜曦辰砂:“嘿,你卜曦家,世世代代引以为傲的传承,不久后,就要成为一个笑话了!”

  卜曦辰愣了愣,旋即轻笑:“要在赶尸一道与我卜曦家争个高下?他章家有那个底蕴吗?”

  那黑袍人笑道:“赶尸之人若是死在所赶尸体的手上,你说,这算不算个笑话?”

  卜曦辰砂面色煞白,咬牙切齿:“你是说,京城这一切,都是章家的调虎离山之计?”

  黑袍人哈哈仰天大笑:“不然你以为,这京城尸患,章家怎会如此轻易让你得了消息去?他章家还没那个胆量跟一个王朝作对,还不是为了对付你卜曦家,以你卜曦辰砂自视甚高的德行,定不会坐视尸煞害人而不管,更何况是京城,章家清楚这一点,故此,弄了这一出,只要引开了你,你卜曦家的赶尸人,差不多已经半只脚跨进了阎王殿!”

  卜曦辰砂握紧了苗刀,狐疑的道:“爷爷会信你的鬼话,身上毫无生气,也无死气,像块石头,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黑袍人突然有些意兴阑珊,转过身,呢喃自语:“石头,没错,我就是块不生不死的石头,松开你手里的刀吧,你那把刀,杀不了人,同样也杀不了石头,我只想要这些魂魄,没心思跟你斗!也没心思哄骗你!”

  说着,黑袍人惨笑一声,身影满是落寞。

  卜曦辰砂脸色难看,目光越来越冰冷,甚至没有理会叶永,丢下一句:“害我族人者,灭他满门!”

  而后,也匆匆转身离去了。

  。。。。。。。。。。。。。。。。。。。。。。。。。。

  御书房内,雍正皇帝掩着口努力忍着喉咙间的瘙痒。

  汤恩厚面上的惊惧之色仍未褪去,匐身只顾痛哭。

  拿手背探了探龙案旁的茶水,大概是觉得温度合适了,雍正皇帝便匆匆的一口喝了干净,却不料被茶水呛到,剧烈的咳嗽起来。

  大概是咳嗽之后,喉咙不那么瘙痒难耐了,雍正皇帝这才低下头看匐在地上的汤恩厚,被汤恩厚的哭声惹的烦了,雍正皇帝才满脸疲惫的开口道:“老倌儿,甭哭了,甭哭了,你也一大把年纪了,这是闹哪一出啊?你是受了什么大委屈,以至于三更半夜跑到朕这儿来哭哭啼啼的?”

  汤恩厚一听这话,哭的更起劲儿了,抬起头时,眼泪鼻涕混在一块儿顺着下巴上的山羊胡淌的一塌糊涂。

  雍正皇帝本就不舒服,看了汤恩厚这副模样,终究忍不住了,把茶盏摔得粉碎:“给我住嘴!你想把朕的皇宫哭塌了不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朕能做主的,自然给你讨个公道!”

  汤恩厚这才抽噎着忍住了哭声,只哽咽说:“皇上,臣是在您这儿受了委屈啊!”

  雍正皇帝面色忽的变得凌厉起来,探起半个身子,似笑非笑的盯着汤恩厚:“爱卿,你给朕说清楚了,若不然,你这就是目无君上,朕非砍了你!”

  汤恩厚只好把自己用俸禄换了几锭金子,以及后来自己夫人打造金钗等等事情原委讲了出来。

  讲完了,汤恩厚便又嚎啕大哭起来,哭声凄惨。

  雍正皇帝看着汤恩厚眼中的惊惧之色,又想想这老倌儿平时逆来顺受的脾性,沉默半晌,忽的张口唤来了小黄门:“去把朱大学士给我请来,就说朕要见他,抬也要给我抬过来!”

  小黄门应了声,便急匆匆的退出去了。

  。。。。。。。。。。。。。。。。。。。。。。。。。。。。。

  京城三丈高的城墙或许能挡得住其他人,但是卜曦辰砂绝不在此列。

  翻过了城墙,卜曦辰砂就一刻也未停,去了京城外不远处的一处独居人家。

  敲了几次门,没有动静,卜曦辰砂摸索了片刻,便在屋檐下的青瓦中摸到一块木牌,看到木牌上刻的是月亮,卜曦辰砂就悄悄的再次放了回去。

  赶尸一脉的规矩,若是走夜外出赶尸行远路,那么便在瓦檐下留一块刻有月亮图案的木牌。

  没找到接应的帮手,卜曦辰砂心里有些急躁,看看天色已经到了后半夜,可是卜曦辰砂根本没有歇息的打算,他总觉得,那个身份不明的黑袍人不似在骗他。

  这时候,卜曦辰砂只想找匹快马,速回寨中,一查虚实。

  可如今这种情形,卜曦辰砂只好去三十里外的义庄,那儿,还有一处赶尸人的落脚点。

  刚转过身,就见有人在喊他。

  是个和尚。

  卜曦辰砂忽然很开心的笑了,那和尚还牵着一匹膘肥体壮的骏马。

  那和尚一看就不是好人,虽长的英武,却留了一撮大胡子,敞着胸膛,胸口两块腱子肉隐隐映着光泽。

  卜曦辰砂很和善的问道:“这位师父,唤我何事?”

  那和尚见卜曦辰砂搭理他,眼珠亮了亮:“哎呀呀,我的好施主,你可真是个体贴人,咱,哦,贫僧乃是山东来的游方和尚,错过了食宿,又没了盘缠,施主家中可有剩菜剩饭,剩酒也是要的,若是有,一并给贫僧拿来可好?”

  卜曦辰砂这才明白,这秃子是把自己当成这屋子的主人了,旋即面不改色的笑道:“有有有!师父稍等,等我去拿!”

  卜曦辰砂从腰里摸了根银针出来,微微挑了两下,那锁,便开了。

  进了屋,卜曦辰砂翻找了片刻,只寻到了几个剩下的馒头和大饼。

  卜曦辰砂出来时,手里只拿了几个大饼,问那和尚:“只有这些了,师父可能吃得?”

  那和尚见无肉无酒,明显有些失望,但摸了摸肚皮,还是咽了口水,点头应道:“吃得吃得!”

  说着,便接过,干硬的大饼竟被那和尚两口咬去一个,看的卜曦辰砂心惊。

  和尚吃,卜曦辰砂也慢慢的揪着馒头吃,等那和尚吃好了,卜曦辰砂便去屋里拿瓢舀了一瓢水出来,笑的很灿烂:“师父喝些水,免得噎着!”

  那和尚一脸感激:“施主当真是个好人!来世当有福报!”

  卜曦辰砂点着头,踮着脚尖,看那和尚把一瓢水喝干净了,这才咧开嘴,口中数了几个字儿,便拍拍那和尚的光头,然后闪身上了马,双腿加紧了马肚子,狠狠的在马屁股上抽了一巴掌,便骑着那马飞也一样的跑了。

  临走时,卜曦辰砂哈哈大笑,回头骂那和尚:“蠢驴,老子的enghanya够劲儿吗?”

  那和尚摇摇晃晃,甩着脑袋,听了这话,终于反应过来,仰天长啸:“狗贼,还我马来!”

  说着,竟飞奔着追了上来。

  卜羲怀文坐在马背上笑的越发癫狂,拿人的两条腿去追马的四条腿,傻子!更何况,自己在那水瓢里下了五人量的enghanya。

  可是,卜曦辰砂笑着笑着笑容就凝固了,只见那和尚鼓起腮帮子屏着一口气,愣是越跑越精神,越追越欢实,而且让卜曦辰砂近乎呆滞的是,那和尚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待距离只有十几步的时候,没等卜曦辰砂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和尚猛的跃起,嘴里嘶吼着:“狗贼,受死!”

  卜曦辰砂只觉得一座山头向自己砸来,而后胯下骏马惨嘶一声,夹杂着马的脊椎断裂的声音,胯下骏马轰然倒地,蹬了几下腿,便没了动静

  卜曦辰砂仰着头,眼睁睁的看着那和尚的拳头在自己眼前跟越来越大,只骂一声:“老子信了你的鬼”

  而后,也没来得及叫一声,就直挺挺的躺过去了。6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