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蜀山酒剑仙

第一百四十八章 百世善力。

蜀山酒剑仙 老夫章德帅 4143 2019-11-07 16:56

  “坎为北,离为南。”诸葛村夫没理他,再将葬鬼八卦变阵。

  葬鬼八卦阵最难缠的一点在于无时无刻的变阵,当然,这对于持阵者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巨剑跟巨石僵持不下,失去武器的东方白只好用法力化成一把剑,勉强用着。就在剑成型的那刻,丹田内的劈天剑突然飞出,融入进去。

  “奈何!奈何!”他隐约间听到有人在说这两个字,只不过声音小到极致,且很快没了动静。

  混元附近空间的起点与终点被诸葛村夫连在了一起,使之成为一个循环。他左冲右跳,却始终回到原点,被困在葬鬼八卦阵内出不去,利箭从前方射出去却从后面又出来。

  “快!”诸葛村夫催促道。

  宗正微微低头,道了声佛号,而后朝着混元冲了过去。没走一步,他身后便有一朵金莲盛开。

  “百世善力,不可能,你不是?”混元心下疑惑。

  走到近前,宗正一掌推出。身后,第一朵金莲融于第二朵,然后融于第三朵、第四朵……直到与他融为一体。

  “南无柯罗咜那!”金莲离体而出,越来越大,瞬间将混元包裹起来。

  金莲内部,佛音袅袅,仿佛有成千上万的僧人在吟诵佛经,一股圣洁的的气息弥漫开来。东方白体内,东方黑传来一股厌恶的情绪。

  “想炼化我?没有用的,除非你有百世恶力。我可不是什么邪魔外道,要说起来,我才是真正的天地正道!”混元看着金莲得意的笑道。

  宗正收回金莲。表情严肃了几分,比他想象的还要棘手。

  “气转三玄,剑化万千,凝虚化实,剑破长空,万剑伏魔!”东方白抽空使了个剑决,万把长剑浩浩荡荡的朝着混元斩去,却难伤他分毫。

  半柱香已到,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个符号化作王家八鬼聚到一起,现出诸葛村夫的身影。

  他满头大汗,呼哧呼哧的喘息着,脑袋更是疼痛万分,不停变阵对意志的考验实在太大。

  “把它给我!”一见阵法解除,混元立马朝着宗正飞奔过去,眼中杀机毕露。

  “无畏天龙印!”宗正双手连连变幻,结了个十分复杂的印。

  “吼!”龙吟震天,他化作一条千米巨龙与混元化作的巨人缠斗在一起。

  东方白提剑冲了上去,剑决,法术使劲往混元身上招呼。

  混元直接无视他,任由他攻击,那点伤害根本伤不到他,他眼里只有宗正。

  另一边,那块巨石压的三绝不断缩小,看样子也快撑不住了。要是被它砸下来,地上躺着的众人一个都活不了。

  混元见状又加了一把火,他将自己的右臂分离出去,附在巨石上,一时间三绝压力大增。

  三绝不停地朝着东方白传去焦急的意念,它想解开封印,只要解开那个该死的家伙设下的封印,它绝对能一剑劈开这该死的破石头!

  东方白哪里懂三绝的意思,他连三绝被封印都不知道,还以为它顶不住了,连忙冲过去抬起巨石,帮忙缓解一下压力。

  一人一剑齐心协力,还是不敌巨石。巨石乃是混元用仙法从仙界召唤而来的仙石,又与其右臂融合,重达百万斤。

  宗正也不知是何方神圣,化成的天龙竟与混元斗的不相上下,谁也奈何不了谁。

  东方白与三绝的压力越来越大,三绝已经被压回正常大小,而东方白则被压到地上。诸葛村夫揉搓着发涨的脑袋,派出王家八鬼过来帮忙,然而也只是杯水车薪。

  “砰!”东方白半跪与地,脸上的表情十分狰狞。他浑身大汗淋漓,青筋更是暴起,骨骼咯吱作响。

  三绝当然不可能被压断,只是被压的斜了过来。诸葛村夫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觉得脑袋都要爆炸了,下一秒恐就要晕过去。

  天龙一爪将混元震开,然后恢复人身,他看了一眼东方白,想要过去帮忙,混元却飞快跑过来将他死死缠住。

  “抱歉了。”他叹息一声。

  二十年前,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平狱山山顶,灯火通明。

  这是一个山贼营寨,住着一百来个山贼,这个时间原本热闹非凡的,山贼们吃着肉喝着酒,干着不可描述的事情,可今天不知怎么了,安静异常。

  “踏踏踏……”一个老和尚顶着风雪缓步走来,他看了一眼地上被杀死的百名山贼,又看了一眼场中唯一活下来的孩子,不禁暗叹一声,不愧是百世恶力。

  那个孩子不过十岁,模样十分普通,手中拿着一把滴血的大刀,刀上流淌着的血迹还很新鲜。

  “哐当。”孩子突然松开手中的大刀,然后一屁股坐下,哇哇大哭起来。

  老和尚见状,走上前来问道:“孩子,有什么伤心的事吗?”

  “我三个月前和我爹娘走散了,都怪我一时贪玩,我以后再也不贪玩了,呜呜呜……”孩子抹了把眼泪。

  “那你找到他们了吗?”老和尚问道。

  “我找了三个月只找到我爹娘的尸体,就是被这群坏蛋杀人劫财的。”

  “那你大仇得报应该开心才对啊。”

  “开心什么啊,他们都死了我爹娘也不会回来。”孩子哭的更凶了。

  “那你想见见他们吗?”

  “你有办法?”孩子立马不哭了,眨巴着眼睛看着老和尚,脸上充满希冀。

  “没错,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入我佛门,修行百年,百年之后,还你自由。”

  “你要收我为徒?”

  “不,我可当不了你师傅,也不配当你师傅,这只是咱们的一个约定。”

  “那我用剃发吗?”

  “都可以,你要是愿意就剃,不愿意就当个俗家弟子,不过必须得在我佛门修行百年。”

  “一百年啊,我还没见过活到一百岁的老爷爷,看来我是要在佛门修行到死了。”

  “我答应你,咱们拉钩。娘说过,拉钩就不能反悔了,不然会被妖怪吃掉的。”孩子伸出稚嫩的小手。

  老和尚觉得有趣,同样伸出苍老的手指,一大一小两个小拇指拉在一起,这一刻仿佛永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