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男神不冷

男神不冷 第二十章

男神不冷 沐子净 3953 2019-11-11 09:33

  

   不对呀!很不对呀!李君悦再次揉了揉眼睛,这几天也不知道什么缘故眼皮老跳,俗话说左眼财右眼灾,她心里莫名其妙的忐忑是怎么回事?

电话震动李君悦接过,方天牧的声音不太清楚地传来,背景里有嘈杂的人声:“通知各部门高层下午两点开会。资料我马上发给你,文档打印出来,你归纳整合一下做成ppt,我回来前弄好。”

挂掉电话李君悦立马收到了方天牧的文件。李君悦看了眼时间,已经临近午休,看来午饭又要泡汤了,于是给曾逸可发微信,“临时有变中午不能一起吃饭了~qaq”

不一会曾逸可回道:“好的,一会我帮你打包。记得来拿。”

李君悦发了一个害羞的表情,开始进入工作状态,先是确定好与会人数和时间,定了会议室,紧接着将方天牧发来的文件大概看了一下,确定主题内容后排版制作成ppt,又将文件按照预定份数打印好装订起来,等忙完一系列工作时间已经临近,看方天牧还没回来李君悦打算趁空档去把午饭端上来,结果刚走到电梯门口,方天牧好巧不巧正好从电梯里出来。

“弄好了?”方天牧抬步子往办公室里走,身后还跟着贾冬爵和阮情。

李君悦皱了下脸,心想午饭无望硬着头皮跟上方天牧的步伐。“都弄好了,正准备去布置会场。”

方天牧拿起桌上打印好的文件翻了翻:“ppt给我看下。”

李君悦连忙调出,方天牧确认无误后看了眼时间说道:“不错。”

李君悦抱起文件,“那方总我下去布置会场了。”

“叫阮情和你一起。”

李君悦叫上阮情,两人往会议室赶去。布置间隙李君悦问道:“情姐,这次的项目是和陆氏集团合作?”

阮情点头,“最近可能会有点忙,你做好加班的准备。”

李君悦了悟的“哦”了一声,忍了忍没忍住又问道:“我看上次那个陆总对我们的态度不是很友好,为什么还要和他们合作啊?”

“一码归一码。陆氏集团的董事和我们董事是世交,也是多年的合作伙伴,这里面的关系不是单单一个陆添鸣能影响的。”

“董事?貌似我从来公司到现在就没见过诶……”

阮情笑笑:“别心急,以后会有机会的。”

一场会议基本占据了整个下午。李君悦揉着打字打得都快抽筋的手指,和方天牧回到办公室,整个人散了架般瘫坐在椅子上,祈祷快点下班。

她摸了摸干瘪的肚子,隐隐有一丝痛感,心想着要赶紧回去将中午没吃的狠狠补上,要不然对不起自己可怜的胃。

“今天表现得不错。”方天牧突然来到她面前,李君悦立马端正坐好。

“谢谢方总夸奖。”李君悦甜甜一笑,然后就见方天牧丢给她一把车钥匙。

李君悦懵比地看向方天牧,干嘛给她车钥匙?她表现再好也不至于送辆车吧?

“给你配的车,方便这段时间出差和加班。”

“哈?我不怎么会开啊,那天的技术你也看到了。”

“我教你。必须会。”方天牧毫无商量余地地说,“以后每周晚上抽四天时间练车。手机保持畅通,我随时联系。”

李君悦简直不敢相信耳朵里听到的话,站了起来:“方总,这不符合规定啊!我的资历和职位并不符合公司配车标准,而且你那么忙我还占用你私人时间这也说不过去……”

方天牧打断:“哦?不是嫌我占你私人时间?”

可不是么!李君悦心里如实答,嘴上却道:“当然不是。方总,出差时有司机,加班的话我可以自己打车,不会给工作造成太大困扰的。”

方天牧挑眉,这丫头学会在他面前表达自己想法了,不错啊!

“凡事有个万一,靠别人不如靠自己。这个星期就开始,你做好准备。”方天牧丢下这句话连申述的机会都不给,径直进了办公室。

李君悦坐回座位拿起钥匙忿忿丢进包里,看准时间按时下班,走到大厅见曾逸可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手里还端着一个饭盒。

“今天怎么样?”曾逸可看见李君悦,走到她身边和她一起走出公司。

“能怎样?要么忙死要么闲死。”李君悦嘟着嘴。

“工作都差不多是这样。”曾逸可安慰道,将饭盒递给李君悦。“中午给你留的,拿回去吃吧。”

李君悦接过打开看,都是小蛋糕小慕斯之类的甜品,顿时心情多云转晴,拿出一个小布丁迫不及待放进嘴里,瞬间腮帮子鼓鼓的。

曾逸可忍俊不禁,捧过盒子对李君悦说道:“吃慢点别噎着,我帮你拿着。”

李君悦又拿了个抹茶慕斯,口齿不清地道:“曾逸可,你真好。以后当你女朋友的人肯定很幸福。”

曾逸可露出好看的笑容,“你——”

“君悦!君悦!”一道声音突兀地插出,打断了曾逸可想说的话。隔着不算远的距离,杜若婷一边招手一边朝他们跑过来。

李君悦吃惊地问道:“你怎么来了?不是,你怎么知道我公司在这?”

杜若婷晃了晃手机,“这年头有地图还怕找不到地方?我来接你啊!呆你家你父母下班回来看到我闲在家里多尴尬。”

李君悦不以为然:“有啥啊?他们又不是不知道。”

“我偏不!”杜若婷说着往他们背后的集团大厦张望,“你们公司不错啊!”

李君悦回头望了一眼,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倒是曾逸可注意到杜若婷一直朝公司大门东张西望,更像是在找什么人。杜若婷接触到曾逸可疑问的眼神,撩了撩长发,若无其事地转身走到二人前面:“走吧,我们找地方吃东西去。”

三人去了杜若婷以前常去的菜馆,吃完后在杜若婷的提议下又前往之前去过的顶楼咖啡厅闲坐。

因为是晚上的缘故,大厅里光线比较昏暗,只留了一束强光照在钢琴上,无论在哪个方向那架供人观赏的钢琴总是像黑夜里的灯塔格外引人注意。

“曾逸可,你会弹钢琴么?”落座后趁点单的空档杜若婷问道。

曾逸可愣了一下,将目光从钢琴上收回来旋即勾起嘴角:“不太会。”

杜若婷撑着下巴,痴痴地望着那家钢琴:“知道老板为什么把那家钢琴摆在显眼的位置还准人弹奏么?”

“这个我知道!”李君悦举起手,兴致盎然地道:“为了寻找有缘人,对吧?”

“这些被制作出来的乐器与生俱来的使命就是能遇见一个懂它们的人,让它们发挥出最大的潜能,与命中注定的伯乐共同演奏出绝美的乐章,但能懂他们的人很少啊,可能在上百年的轮回中都只能寂寞的等待,直至腐朽。”

“你那么会弹,说不定也是伯乐之一呢?”李君悦星星眼说道。

“我哪叫会啊?不过是娱乐罢了。我这个大俗人怎么可能和空灵的乐器产生共鸣?”杜若婷说着拿出烟,正准备点上,被李君悦一把抢过。

“不准抽!”

杜若婷耸耸肩,对上前而来的侍者低声耳语了几句,侍者离开不一会回来领着她走到钢琴边。

李君悦兴奋地摇着曾逸可的手,“她要开始弹琴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杜若婷身上的李君悦,丝毫没有察觉曾逸可僵硬的反应。

杜若婷端坐在钢琴前,像完成某种仪式似的闭上眼,一串音律从她灵动的指尖缓缓流出,响彻在空旷的大厅瞬间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李君悦陶醉地听着,不由发出感慨:“这是什么曲子啊?真好听……”

曾逸可紧了紧喉咙,残破地吐出几个字,李君悦没有听清,凑近了问道:“嗯?你说什么?”

曾逸可猛地站起身,李君悦有些莫名地看着他。

“我去个洗手间。”说完也不等李君悦反应逃一般离开,匆忙中撞到一个侍者,弄出一片声响,这响声引起了坐在附近卡座中一个穿戴异常整齐的男人的注意。

一首曲子结束,杜若婷浑身畅快地回到座位,只见李君悦一个人:“曾逸可呢?”

“厕所。”李君悦答道,“不过感觉有点奇怪诶,他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杜若婷摸了一把下巴,“难道是我弹得太差?”

这时,一个年纪三十上下,浑身都透着精明干练范儿的男人走到他们座位边,风度翩翩的开口:“你好,我是这家咖啡厅的老板周愚,不介意我打扰你们几分钟吧?”

杜若婷有些惊讶:“哎?我们今天走什么运竟然遇到难得出现一次的大老板?”

周愚在旁边坐下,递出一张名片,“以前经常来我们店吧?看得出你对那钢琴很感兴趣。”

杜若婷接过名片。“不,是非常喜欢。你能把钢琴中的贵族摆在大厅供人弹奏,确实够壕。”

“这你就说错了。钢琴是我朋友的,今天正巧也在,你有没有兴趣见见?”

杜若婷挑眉,今天弹个钢琴怎么弹出那么多是非?正想拒绝又听周愚说:“今天听了你的弹奏我有请你在这里当兼职的想法,但那架钢琴的使用权是他的,如果你对我的提议感兴趣,不如去见见。和你朋友一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