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鼬,你弟弟是污妖王

鼬,你弟弟是污妖王 40.和谐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橙橘色的天空里渲染着悲凉的气氛,伴随着林木里十几岁少年锥心的□□声,一群群乌鸦拍着翅膀扑棱棱而上。

少年跪在巨大的枝干上,不停嚎叫,而痛苦的渊源是脖子上两道尖厉的齿印,被迫开发的肌理上流出细腻的血液。

粉发少女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十分心疼,眼泪不停在眼眶中打转“佐助…佐助……佐助”

“啊…”少年挣扎着,身边的人呼唤并没有换回他的理智,大叫着晕倒在对方怀里。

“鸣人,佐助他……佐助他………鸣人………”

我刚从草丛里出来,就听到小樱凄厉的哭喊声,那伤心的程度,绝不亚于当我知道自己的鸡爪被人倒了时的难过。

“我…我该怎么办才好…”她抽泣了一声,低头将男孩拥在怀里。

日暮十分的最后阳光透过枝杈照在她身上,弥漫了一股寂寞和哀恸

我不忍她伤心难过,安慰道“小樱,节哀顺变”

“飞蛾,帮帮我…”她抬头,眼里含着泪花,语气近乎哀求。

我寸步难移的背着鸣人,和小樱一同赶往附近的洞窟。

在东北方向找到了一颗巨树,它的表面长满了绿色青苔,底部部分扎在地面,但却留有大量空隙,足够容纳四五个人。

在我们完全安顿好以后,天已经黑的彻底。

两个少年并排躺齐,小樱从背包里拿出备用的毛巾,用罐子里的水打湿,然后贴在发烧的佐助额头上。

弄好这些后,她已经非常疲惫了,不停地打着哈欠,眯眼再睁开。

我能看得出这个女孩子,是在用意志撑着自己。

“你睡吧,我看着”

她苦笑的点了头,便闭上眼睛,打起盹来。

说实在我并不是不困,而是没有床自己就完全睡不着,从这一点来看,我根本就不是做忍者的料。

我用手背试了试鸣人的额头,再测试了一下佐助的体温,他似乎烧的很厉害,一块湿毛巾没一会就蒸干了。

替他换好毛巾后,实在是闲无暇事,我伸手拉了拉鸣人脸颊边的胡子,这和自己并列于班级倒数的家伙,总是很有活力啊,明明还没有发育,小小年纪胡子倒挺长。

他的脸和佐助一样,都是脏兮兮的,可却掩盖不住漂亮的五官,睁开眼后咕噜噜转的蓝色宝石,每次对视都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如果说佐助的眼里藏着璀璨星空,那么他的眼里一定有蕴含着希望的太阳。

“飞蛾…”

耳边忽远忽近的呼唤声,吵的烦人,我睁开眼,对上一双担忧的眼睛。

“你别睡在地上,会感冒的”

“我去找些吃的吧”小樱准备起身,还顺手拿好装水的罐子。

“不,还是我去吧……你比我厉害,你还是在这里保护他们两吧”我从她手里接过水瓶,对于自己非常有自知之明。

她点点头,又有些犹豫,似乎对我很不放心“你小心一点……”

我冲她挥挥手“放心吧”

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我发现地上长了不少颜色鲜艳的蘑菇,随意采摘了些能吃的,我又找了条潺潺的小溪,将四个人的水瓶都装满。

波光盈盈的水面上跳出几条白鲢,看它们背面映着出升太阳的光芒,就能知道这肉质异常鲜美。

我起身抬头欣赏着对岸的风景,却不料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

而对方明显也看到了我,面无表情的收拾一下,准备走人。

之前虽然见过他,可实在想不起他的名字,于是乘着对方走前,朝对面喊道:

“嘿,矮个子帅哥”

他背着葫芦的脚步居然顿了顿,恶狠狠的回过头。

“去死吧…”

他的葫芦塞子被沙子顶出来,突然感觉有些不妙,我拿着水瓶赶紧逃之夭夭。

疾步往前走,穿进树林,我猜小樱肯定等的焦急了,却没想到在附近的灌木丛里,发现行踪诡异的三个人蹲在那里,身影看着像是同班的那群家伙。

少年专心致志的盯着前方“嘘,小声点…”

我蹲在平常老是爱扎冲天辫的鹿丸旁边,顺着他的视线向前看。

只见小樱压在一个男忍身上,满脸是血,用牙齿死死的咬住对方的手臂,就连平时让她引以为傲的长发也被弄得杂乱无章,甚至变成了短发。

男忍用拳头重重垂在她的头上,毫不留情,似乎并不懂得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对于在树窟里躺尸的二人,安然悠闲的样子,我深感痛心,尤其是二柱子,爱慕你的女生都这样了,你还睡得着吗?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树洞,揪着他的衣服,开始拯救、救赎二柱子之路。

毫不留情的伸出双手,左边一巴掌右边一巴掌,往他的左右脸上轮流扇,希望能够借助疼痛唤醒他。

嘴里还配合喊道“佐助,快醒醒…快醒醒…”

只是这家伙除了对感到疼痛后的,细微蹙眉,整个人一点苏醒的样子都没有,甚至身上开始飘出一种紫黑色的邪~淫气息。

“啊……”

这一声惊呼将所有人的目光聚集过去。

“井野!”

鹿丸抱着井野,无奈于自己目前正在控制着一个脸部绑着绑带,身上背着刺毛的音忍。

而丁次则晕头转向的趴在地上。

即使发生了这么多事,仍旧叫不醒面前的这个紧闭双眼之人。

现在是火烧眉毛的时间,你这个中二患者怎么能睡觉!

我两手并用,坐在他身上,轮流切换着手劲,打的整个树林里‘啪啪啪啪啪’作响。

“佐助,别睡了……快醒醒……”

那娇嫩的皮肤如何受得了如此□□,之前的拍打已经让他的脸颊红肿不堪,此刻竟慢慢肿起来…

只是这种方式仍旧不管用,我深深的叹了口气,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滴,趴在他的耳侧道“佐助,有人要鸡~奸你…”

直到树上另外的嗓音响起,才让我停下手里的动作。

“哼,真是看不下去了”这道声音主人目睹大部分过程,语气嘲讽,却也意有所指。

我本以为他是在说我对于佐助的所作所为,却没想到对方又话锋一转。

“二流的音忍者,欺负这些二线小角色想充当胜利者吗?”

他再次矗立于一片金灿灿的世界之中,温暖到有些不真实的颜色。

“这是哪里?”

疑惑的看着四周,直到前方出现一个小小的身影。

“你是谁”

那孩子穿的和以前的他一样,就连容貌,甚至脸上不带收敛的恨意都和他一样。

“以前的我?”

男孩抬起头,望着他“爸爸和妈妈都不应该死的”

几秒钟的黑暗之中,像是有水滴滴落的声音,再出现的景象便是父母惨死的模样。

他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听着对方的复述“大家都被杀死了”

“因为我没有力量,家族才会被毁灭”

以前的自己痛苦的扶着头留下眼泪,望着父母倒下的身影,嘴里喃喃道“果然没有力量什么也做不到”

“因为我没有力量,大家都被杀了”

“佐助,有人要鸡~奸你……”

这道不和谐的女声突然插了进来,听着很耳熟,心底恨意一下子全部转为愤怒…

他突然想要驱赶走童年的自己,因为他老是在自己面前晃着,不再说些“因为我没有力量,家族才会被毁灭…”的话,而是全部改为:

“佐助,有人要鸡~奸你”

“佐助,有人要鸡~奸你”

“佐助,有人要鸡~奸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