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云中谁寄锦书来

云中谁寄锦书来 31.第 31 章

云中谁寄锦书来 微云烟波 2524 2019-11-11 09:33

  

   三皇子那边竟然是多事之秋,才开府没多久,就闹出了大新闻来。

这年头,即便是皇家也得讲规矩,除非特殊情况,比如说,未过门的正妃家里五服内的长辈没了,要守孝,否则的话,正妃进门之后,侧妃才能进门。

但是呢,那边三皇子婚期都已经订好了,就定在了来年的春天,结果,开府才不到三个月,就一抬粉红色的小轿,后面跟了几个挑夫,抬了四个箱笼从侧门进去了,进去的赫然是沈妍。

虽说是纳侧,正常情况下,不过就是摆个酒席,叫了宫里的兄弟出来,一块儿吃顿酒罢了,结果,虽说是纳侧,这酒宴的规格也就比娶妃差了一筹而已。

这般一来,沈妍说是侧妃,但是论起气派来,只怕能跟正妃比肩了。

按理说,这等事情不合规矩,只是,贵妃被瑞宁侯府的夫人说动,不管怎么说,瑞宁侯府是太后的母族,是圣上的外家,圣上对瑞宁侯府也是多有优容,时常有赏赐,轮到太后冥寿,更是时常会赏赐一番,因此,瑞宁侯府如今俨然是外戚中顶尖的人家。

圣上身上毕竟也有瑞宁侯府的血脉,只是碍于祖制,瑞宁侯府这几代想要靠着正经的途径出仕却是不能了,想要靠着族中的女儿,走枕头风路线,也是不足,培养出一个沈妍来,也是圣上默认的。

当然,圣上其实当日未必真的想要将沈妍赐给呼声极高的三皇子,圣上跟上辈子的楚穆想法差不多,无非就是想着,给沈妍找个老实没多大野心的皇子,日后不管是谁登基,总得在兄弟里头挑一两个典型的出来,表达一下自个的兄弟之情,仁爱之心,如此,老实就不是什么缺点,而是优势了。

只是圣上也没想到,自个活得那么长,下面成年的儿子越来越多,以至于到了后头,他自个都有些控制不住局面了。当然了,最主要的是,也没想到,沈妍空长了一张漂亮的脸,脑壳里头却是一堆草。

结果,先是楚穆求了德妃,也想找个老实安分的,沈妍显然是不符合条件的。楚穆在这之前又在圣上那里稍微露了个脸,在楚穆很是依赖地表示,自个生母养母都没了,能够依靠的只有父皇你了的时候,自然是父爱爆发,尤其,做皇帝的人,其实最希望的就是下头的儿子都老老实实的,寻常人家,若是族中子弟一个赛一个的出息,恨不得做梦都能笑出声来,但是皇家不同,皇家若是这些龙子凤孙一个个都极为出挑,野心勃勃,那麻烦可就大了。

瞧着楚穆直接了当地表示,自个就等着日后兄弟登基,做个富贵闲王,圣上哪有不高兴的道理,因此,沈妍自然就不能给了这个儿子了,只是适龄的儿子就这几个,除了五皇子之外,就是老三老四了,结果圣上还踌躇不定的时候,贵妃那边就先截了胡。

而皇后却是窥得了圣上的心意,圣上并不乐意母族卷入夺嫡之中,因此顺水推舟,直接找了个没什么根底的徐蓉塞给了老三。

圣上难免对老三有些愧疚,虽说秀女出身都不高,但是还是有些差别的,别的不说,小官人家出身的,能跟寻常富户家中出身的一般吗?

圣上没见过徐蓉,但是却也听贵妃哭诉了一番,总之一句话,是个闷葫芦,还颇有些小家子气,实在是当不起正妃之位。

因此,等着贵妃在圣上那边吹了几通枕头风,圣上又觉得沈妍好歹也是瑞宁侯府长大的,总得给自个外祖家一点面子,因此,最终却是同意了让沈妍先进门。

三皇子也是被冲昏了头,寻常富贵人家,成亲之前,身边有一两个通房也是有的,三皇子刚刚成人那会儿,宫里也是安排了教导人事的宫女的,因此,觉得先纳侧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问题是,侧妃跟寻常通房侍妾却是不同,侧妃是上了宗人府玉牒的,跟正妃比起来,差得可不算多。

因此,三皇子这么一折腾,顿时一些清流文人就对三皇子这般行为有了一些微词,不过总体来说,很多人都表示人无完人,瑕不掩瑜嘛,三皇子这点问题不过是小节而已。皇家听起来规矩大,荒唐的事情哪里还少了,只不过往往是大被一遮,不叫人瞧见说嘴罢了。

三皇子为了拉拢以瑞宁侯府为首的外戚,也算是下了不少功夫了,差不多可以说是卖身了,当然了,沈妍生得明艳动人,又熟读诗书,虽说不能出口成章,但是红袖添香夜读书的事情还是可以的,大家完全可以坐在一块儿谈谈风花雪月那些事情。因此,他对沈妍还是极为宠爱的,郡王府的内院,也直接就交到了沈妍手上,等着日后徐蓉嫁过来,只怕想要将这管家的权利要回来,都是不容易了。

虽说三皇子看着出了一招臭棋,但是圣宠还在,这点事情,即便太子授意几个御史喷了几次,最终连个水花都没溅起来,毕竟,这事其实是圣上默许的。

太子一直摸不准圣上的脉,也难怪他一直不和圣上心意了。太子却不如此想,他只觉得自个的位置岌岌可危,回了东宫之后,又是大发雷霆,还责罚了两个一边伺候的小太监。

太子也是个蠢货,东宫终究还在皇宫的范围内,东宫中用的都是宫女太监,名义上是内务府选出来之后再给太子送过去挑选的,实际上,这些人其实多半效忠的还是皇帝,因此,太子这一番折腾,更是叫圣上气恼得扔了手里的杯子,直接就对身边的心腹太监怀安表示,太子心中满是怨愤,实在是目无君父云云。怀安哪里敢吭声,只是在那边劝着圣上消气。

做圣上身边的主管太监,最重要的就是要看准了圣上的心意,圣上不喜欢皇后,那么,皇后那边可以稍微冷待一些,圣上喜欢哪个,他就要捧着哪个,一时做低伏小算什么,反正回头失宠了,当时自个卑躬屈膝的人就得反过来求着自己了。怀安享受着这样的快感,不过,这等想法,自然是不能在圣上面前表现出来的。

尤其,怀安心里想的很清楚,他能够忠心的只有圣上,就算是他投靠的皇子日后得了大统,但是像他这等心腹太监,知道圣上的秘密太多了,再如何,日后不是殉葬,就是守皇陵的,只有圣上在位,才有他的好日子过,因此,在皇子的问题上,怀安从来不会多言,也因为这个,圣上才会在他面前直接表现出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