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拯救青梅竹马

拯救青梅竹马 112.现实番外1结局

拯救青梅竹马 时头 3843 2019-11-11 09:34

  

   纱甜睁开眼,眼神微微流露出怔忡后才突然反应过来。

她大步的向前跑去,甚至在第一步迈开来的时候因为太过急促导致脚一下子崴向外侧,清脆的“嘎吱”一声,但是纱甜脸上却丝毫没有流露出痛楚的表情,只微微的皱了下眉头,然后好像脚没受伤跟没事人一样飞快的跑向前面的巷子里。

现在是晚上深夜11点,只有路灯和道路上行驶的轿车前照着的车灯,明晃晃的照着路。

随着步伐的逐渐加快,纱甜的耳朵轻轻的动了一下,然后听到了巷子里面传来的闷哼和打斗声,她原先平静的表情微微的一变,整个人如灵猫一样弯下身捡了几颗石子就轻柔的跳上了墙。

纱甜站在高高的墙上,看着底下已经乱成一帮的人,她眯了眯眼,然后又偏过头看了一下隐在深处的摄像头,手微微的用力,“簌”的一声,石子穿过树叶精确的打到了镜头上,咔哒

碎了。

纱甜的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然后把注意力转向了下方。

下面现在很乱。

巷子深处正有七八个女生穿的都是校服,围着一个看不清脸的女生拳打脚踢,被围着的女生也尽力的在还手,但是人太多了,根本就打不过,女孩子只能抱着头,拼命的想冲出去,但是每次往前一步就都会被她们重新的挤了进去。

有一次她都快要被冲出去了却又被一个女生拉着头发拽了回去,眼泪在空中划出一道水迹,随后就又看不见人影了。

纱甜的眼睛已经变得赤红,她几乎是不作她想就跳了下来,几颗石子飞快的从她的手里疾射出去,“噗噗噗”几声,她的力道太大了,几乎被石子打到的女生都直接一声闷哼倒了下去。

纱甜迟疑了一下,还是把中间围住的那个女生也打晕了。

然后,她看着唯一还站在那有些惊恐的女生,从地上慢慢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往她那边走去。

深夜里的声音,踩在石子上的声音格外的清脆,女生惊恐的回头,看到正从黑暗当中的纱甜,眼睛忍不住瞪大,叫道:“你,你是纱甜纱筱筱的姐姐”

纱甜对上她惊慌失措的表情,温柔的抿嘴一笑:“是啊,我是。”

女生惊疑道:“你不是大学生吗不是应该还在读书吗”

纱甜微微的笑了一下,拂了一下耳边的头发,柔和的开口:“是啊,我原本,的确是应该在北京呢。”

女生还想问什么,但是看到两旁不知道怎么昏倒了的同学和纱筱筱,又看到纱甜慢慢的逼近,终于忍不住有些怕起来,“等、等一下你要干什么”

好像是被她的这个问题逗乐,纱甜终于停在了她一米的前方,然后歪着头,展颜道:“我要啊一点一点的捏碎你的骨头,再给你重新接回去啊。”

侯琳不敢置信的看向她,只觉得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你这样是犯法的”

纱甜挑高眉头,扑哧一笑,“谁知道呢”

这四个字温柔到极致,但是在这阴冷的小巷的角落,侯琳却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凉意从脚底蔓延上来,害怕几句是扼紧了她的咽喉,让她甚至于都不能呼吸:“我爸爸妈妈很厉害你不要乱来”

“我知道啊。”纱甜眼神微动,“教育局的嘛。”

见她语气微柔和,侯琳终于感觉气胆顺了一点:“离我远一点”

“你父母厉害啊,可是”纱甜微笑着抬起脚,吐出五个字,“关我屁事啊。”

侯琳瞳孔放大,她转身就想跑走,但是眼睛一眨,面前就又出现了这个人,她吓得肝胆俱裂,涕泗横流:“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欺负她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纱甜吐出一口气,说出的声音微不可闻:“放过你那我那无尽的岁月,谁来放过我呢”

“况且我坚持到现在的缘由,就是你啊。”她的语气温柔缱绻到极致,如果不看纱甜脸上充满阴冷神色的话,好像是在跟情人说话一样。

她看向一边跑一边摔的侯琳,好像时光回溯,看到了那时候满脸血泪浑身伤痕的自己,然后纱甜轻轻的笑了。

为什么那时候要拿分帮助齐秉亭和纱甜呢纱甜一边想,一边慢条斯理的捏着侯琳的骨头,底下躺着的人发出的惨叫声丝毫没有干扰她回忆的思路噢,刚刚想到哪了

手下骨骼碎末的感觉让纱甜的心微微的定了下来。

为什么给分,因为看到了那时候有同等遭遇的可怜的自己吧。

什么都做不了。

舆论压着,生死捏着,权势大过天,跟那个纱甜的父母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遭遇,她亲爱的爸爸,亲爱的妈妈,多讽刺啊。

相信着人间还是有和谐,结果好像一夜之间所有的黑暗都扑面而来

骨骼捏碎的声音慢慢地拉回了她的思绪。

纱甜的脸上甚至还挂着淡淡温柔的笑意,手下的人已经昏了过去,她拖着死鱼一样的侯琳直接摁住她的头往地上磕,“砰砰砰”

敲醒了之后,她才慢慢的停住手。

“要醒着噢,睡了,会更可怕哦。”

侯琳已经痛到没有力气哭了,她眼眶里的泪源源不断的往下掉,声音沙哑的道,语气里还带着乞求:“对不起,我真的错了,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都是她们对都是她们是张晓璐她们骗我做的”

纱甜莞尔:“放心。我一个都不会落下的。”

权势大过天。

可是,再怎么大的权势,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算得了diao呢

只是,她又想慢慢的收拾,可是又想摸摸,那个好久,好久,好久都没有见过的妹妹了。

那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妹妹。

那就扔进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吧。

纱甜漠然地想着。

她站了起来,然后慢慢的走到了正昏迷着的最中央的那个女生旁边。

她的脸上还残留着别人吐下的口水,纱甜温柔的拭去,然后犹豫了很久,才慢慢的,颤抖着把手放在了她的脸上。

与此同时,原本还平静的脸上,泪珠滚滚而下。

月15日,森海公园里保洁人员发现三具碎尸并惊慌报警,月17日,死者身份均确认,分别为侯强建,陈如,侯雨,一家三口均被凶手以残忍的手段虐杀,尤其是侯强建和陈如二人,一个是老师,一个为教育局招生办副主任。广海市一片震惊。

纱筱筱睁开眼,迷迷糊糊的发现自己在医院。她脑袋还没有拎清,刚想伸手揉揉额头,但是很快马上就感觉到一个柔软温凉的手轻轻的按在她的额头上,她转头一看,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姐姐”

纱甜宠溺的笑了笑:“醒了”

“嗯”纱筱筱晃了晃脑袋,“我怎么会在医院呀”

纱甜不动声色地看了她一眼,“我怎么知道,接到老妈的电话我都吓死了。”

“噢”纱筱筱点头,想到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嘴嗫嚅了一下,刚想说什么,就又咽了下去。

她说过很多次,但是爸妈和姐姐都不信她所说的

久而久之,她就也不说了。

纱甜注意到她这个动作,眼眶陡然一热,她偏过头,把泪意压了下来,随后如常的转过来,淡淡的开口,“给你转学了,我们去别的地方读。”

纱筱筱一喜,然后又有迟疑的开口道:“老妈同意了吗”

“我出钱。”纱甜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别怕。”

纱筱筱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然后兴奋的道:“姐你真厉害”

“对了,姐姐你坐什么回来的啊”

“是不是又坐汽车啊”

“晕车药不会没吃吧看你脸色这么差欸”

“累不累啊要不要上来躺会儿啊姐姐。”

“纱甜我跟你说话呢”

她叽叽喳喳地在她耳边叨,见她不理她,不开心的扯了一下她的袖子,习惯的她不理她就叫她的全名,然后皱着眉头大声的道:“你累不累呀难不难受呀”

纱甜眼睛微微眨动,眼泪掉了下来,然后她伸出手,装作是迷了眼,搓了几下眼睛。

不是,那个,只能无力的看着被推进火里的冷冰冰的尸体的她了。

现在的她,还是那么生气勃勃。

她的话还在耳朵旁回响,纱甜的眼前仿佛又跟放电影一样闪过了许许多多的画面,她跌跌撞撞的做着任务,费尽所有心思的去做

犹如是走马观灯一样,闪的飞快,然后停在了面前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上。

那无数的黑暗的回忆,那无尽的酸楚苦累,做任务时的杂乱痛苦,交叉的回忆,痛不欲生的每一次,好像都在她的回忆深处越走越远。

纱甜目光放空,她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纱筱筱的脑袋,然后缓缓的摇了摇头。

“姐姐不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