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修仙女配的自我修养

修仙女配的自我修养 86.【番外】未忘

修仙女配的自我修养 乌鞘 5553 2019-11-11 09:34

  

   这个番外接的是结局一里,阿舒救了掌门死去后,这个故事线里的人后续的故事。

—————————————————————————————

这是个反复折磨楚卿如的梦境,入定后不该有杂思侵扰,她修行多年大有所成,绝不会为初入道门时才有的局限所困顿,如今,她却无法抵御这低劣的构陷,夜夜在入定后进入混沌的虚幻。

一切都是在宁舒死去后开始的。

谁也没想到宁舒在最后选择的不是挣扎而是救赎,她替容澈挡掉致命一击,形神聚散,人们说她罪有应得兰因絮果,本能成就修为却落得如此下场,楚卿如哭着为师妹抗辩,她一遍遍的说不是这样的,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但没有人听她的话,大家说她总是乐于原谅又固执善良,楚卿如不明白,她的师妹死了,为什么这些人却要夸赞自己,只因为师妹做错了事,就不值得自己为她流泪吗?

她浑浑噩噩,绝望又迷茫,幻觉里,她第一次见到了梦境中的宁舒。

起初,她不敢相信,师妹带着笑容主动叫她师姐,还凑过来和她分享宿微谷大大小小的琐事,师妹说这叫八卦,她只想流泪,却又不知怎么回事,心里都是欢愉,一滴泪也掉不下来。

梦境的虚幻无法填补现实的空无,楚卿如从入定中醒来,一切未曾改变,宿微谷中的人在谈论宁舒的恶因恶果,说她的残忍冷漠,仿佛那个梦境里的宁舒只有自己最熟悉,楚卿如不是没有想过,她太内疚自责,许是心有所思灵有所感,才有了美好的梦境代偿,但渐渐她又觉得不是这样简单。

梦境里不只是快乐,还有许多痛苦,只是都格外真实,唯一始终如一的是师妹果敢又自我的陪伴,宁舒不只是叫她师姐,而是真正的把她当成师姐,她们两个人没有什么嫌隙,也不存在怨妒,楚卿如一直都渴望的事情都实现了。

回避现实的楚卿如说是闭关,却在入定中沉湎。她仿佛经历了一个完整的人生,一个酣畅的故事,然而梦境的尽头,痛苦如影随形,她晚了一步,只晚了一点点,宁舒与廉真同归于尽,他们坠入大海,消失无踪,宁舒却说:“我很开心,也不后悔。”

梦境自此终结,楚卿如再没能在如定时回味,仿佛一切关于宁舒的真实和虚幻都戛然而止。尽管回忆带来的都是痛苦,她还是一次次去回想梦境和真实里的故去,她猛然想起那天师妹死前的眼神和话语,分明是梦境里的宁舒才对!

楚卿如像陷落的城池,真实和幻觉的边界日复一日的坍塌,她到处求证,想询问他人是否还记得宁舒做过的事,她早课偷懒被罚、喜欢和同门吹嘘自己的修为、又总是夸大其词讲述那些新奇的冒险,然而没人记得,大家都只记得宁舒杀过的人,害过的同门,走错的路和不能原谅的罪。

楚卿如让他们再想想,师妹从没做过那样的事,她种的花草还经常被自己拿来炼丹救人,也和掌门一起出谷游历,同门们哑然相望有些尴尬又局促的笑着说,师姐你真的记错了吗?掌门从没有离开过谷内的。

楚卿如不肯相信,她去找容澈求证,伏航告诉她掌门闭关有时日了,楚卿如于是问伏航,还记不记得宁舒翻过的错,“你罚她擦丹炉,又让她抄经写咒,我帮她写的那些你都看出来,结果是我们二人最后一同受罚去面壁,长老,这是师妹在宿微谷犯过的最大过错,再没有别的了。”

伏航怜悯的看着楚卿如摇头,“你是自责太过,而她是死有余辜”

“她没害过我,一次都没有,倒是救过我不知多少次,最后还为了我们所有人死了,她是为了救大家才死的,怎么能说是死有余辜,这世上没有这样道理的报应,如果有,那大概便是我此时的感受,我活该忘记师妹的好,如今再想起这些便都是活该。”

伏航的宽慰被打断,楚卿如说,我要去见师叔。

如果她所记得的事情都是真实存在的,那师叔也会想起来,如果她所经历的才是真,而那些美好的记忆都属于虚假,师叔也会告诉她真相。

楚卿如来到掌门的居所,山峰之间是凹谷里的殿宇,清清静静,她问候师叔,无人回答,只有自己的声音飘来荡去,风中听着格外不真实,她本来应该离开的,师叔在闭关,或许是不能打扰,因此没有回话,可她不想走,再晚一天知道真相,她总觉得就太迟了太晚了,可这究竟是她自己自私的心魔还是真的冥冥之中,楚卿如也并不清楚。

她推门走进殿内,容澈就躺在门口成片的红色血迹里。

“师叔!”她冲过去将他翻转过来,将能找到的最珍贵的灵丹放进他口中,他嘴角上都是血,楚卿如准备叫人,她忽然愣住了,容澈手上握着的正是他平常佩戴的玉佩,也就是在混沌梦境里送给阿舒的礼物。

容澈醒了过来,他剧烈的咳嗽在楚卿如的治疗下慢慢平复,现在,楚卿如不急着问什么了,她从容澈看自己那复杂的眼神里就知晓了答案。

“师叔,你也想起来是不是?”她控制不住眼泪,“他们冤枉了师妹,只有我们还记得!”

楚卿如看容澈握紧玉佩又松开,玉佩上原来已经有了裂痕,不知从何而来,容澈的眼神很是空洞,在很久的沉默之后,他终于开口,“我们是记得,但是阿舒已经死了。”

楚卿如跌坐在地上,把脸埋在手中,恸哭起来,“我们认识的阿舒,和他们所记得的,为什么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但哪个她都死了,哪个她都不会回来了……”

如果那个阿舒存在,她一定会手忙脚乱的劝师姐不要哭了,好好好什么都听师姐的,她围着自己转圈焦躁的样子历历在目,楚卿如哭着哭着听到师叔的咳嗽声,这才努力从悲伤中扯回思绪,“师叔,你怎么受这样重的伤?”

容澈脸色依旧苍白,他缓慢的摇了摇头,“我记得这个玉佩可以突破空间,所以想试一下是否能进入到阿舒出现的梦境里……我有必须要更改的事情,必须要去那里,可似乎是不能的,多亏了你救醒我,或许等我再试一次,也许就能成功了。”

“师叔!这太危险了!”

“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在阿舒一意孤行离开那天,我和她说了一句话。我说,我也希望能被她保护和拯救一次……她回来了,做到了……阿舒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是我害死了她……两次。”他顿了顿,“所以我必须成功,我要阻止她。

楚卿如摇摇头,她觉得这是不可能做到的,阿舒已经回不来了。

自此之后,宿微谷一切如旧,只是掌门甚少露面,而被视作未来掌门继承人的楚卿如则出谷游历。谷中弟子渐渐淡忘了宁舒,一个叛徒,一个辱没门楣的弟子渐渐像从没出现过似的,比一场盛夏短促的暴雨更轻易转瞬无踪,雨过天晴。

楚卿如花了不知多少时间去寻找师妹可能留下踪迹的地方,她想去找那个梦境里的其他人,虽然她并不认识这些人,可在那个虚幻中,她却和他们真真切切的相识一场。他去找缨灵和易道然,然而那个卖符咒的店铺早就大门紧闭,没人知道老板和老板的师弟去了哪里,有人说他们的师父其实没有死来寻仇,两个人都被杀了,这里也要被变卖。楚卿如又去昭天派找阿剑和风音师姐,阿剑告诉她,师姐的健忘之症已然治愈,如今她能记得所有人了,可至于宁舒和她的笛子,他们谁都没有记忆。

楚卿如一直不敢去幽罗岛,她不是怕死,而是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廉真,她想,廉真害死了阿舒,她是要为阿舒报仇的,可她怕自己下不去手,怕自己到时犹豫,她有时真的希望自己能和阿舒一样敢爱敢恨勇敢果断,没有什么能让师妹害怕的事情,但任何事似乎都能让自己犹疑。可她要去幽罗岛不只是找廉真确认,她还要去找池衡,她想问问池衡,那天他对阿舒说了什么让她最后决定放弃一切,哪怕一切已经无可挽回,她也还是想知道阿舒最后和她在梦境里的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幽罗岛的魔修并没见过赶来送死的道修,楚卿如坦荡的说只是来找个人问一件事,守岛的弟子不过是个小小筑基,见她话语温和人也好看,不知怎么就迷迷糊糊的答应了。

“池衡可还在岛上。”

“不在了?”

“他去了哪里?”

“池衡前辈死了。”

“发生了什么事?”

楚卿如心中一沉,听幽罗岛弟子叹了口气慢慢讲起那场变故,“池衡前辈人虽然脾气急了点,但那天谁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在几年前,他突然去找廉真长老,说要和他决一死战,我们嘛也常常见到池衡前辈找人打架的样子,都习惯了,可那天他不一样,他说要给谁报仇,给谁来着……一个谁都没听过的名字,他说是廉真长老害死了那个人,廉真长老这个人也是那个样子嘛,他什么也不解释,两个人动起手来,最后……池衡前辈就死了,廉真长老被逐出了幽罗岛,毕竟池衡前辈和掌门还有其他长老交情不浅,要是总有人因为这事报仇来寻仇去的,岛上的日子也没法过了。”

“宁舒,他说要报仇的人是宁舒吗!”楚卿如忍着眼泪追问道。

弟子挠了挠头,“谁记得呢,这么久了,一个名字而已,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楚卿如的眼泪落下来,他大概从没见过女子这样悲伤的哭泣,一下子吓到又不知所措,急忙摆手,“这位道修小姐姐,你别哭啊……要不然我去帮你问问别人还记不记得那个名字?你再哭万一招来了其他长老,那不就又要倒霉。”

楚卿如擦了擦不受控制的眼泪,谢过幽罗岛弟子,转身离开,这个弟子看她哭得那样伤心,不知怎么心头涟漪四起,竟有些恍惚,一时脑热的他跑到了主岛之上,毕竟岛上的大事小情璃戎长老什么都是知道的,或许可以问问她到底是怎样一回事,还有那个个名字。

然而璃戎长老听了他的讲述却一反常态的冷静,忽然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那个问你是不是宁舒的人呢?她在哪里?”

“走了……”

“从哪里离开的?”

弟子说罢带着璃戎去了那里,只是方圆四下再没有楚卿如的影子,璃戎久久站在岛外,神情恍惚,那弟子只听她喃喃自语道:“她真的是存在过的人吗……阿舒……真的不是一个梦吗?”

离开后,楚卿如隐约感觉到,廉真或许什么都知道,他总是什么都知道。

她已经不会在入定时梦到宁舒了,好像她的幻象只是为了带来一段注定只能留下痛苦的记忆,然后就潇洒离开,正像那个不知是否存在的故事里的阿舒一样,就这样头也不回的掉进深海,只留给所有人一个决绝的背影,楚卿如想,师妹总是那么狠心,她不想回头一定是害怕后悔,可是后悔了又能如何,后悔了回过头来就是,怎么能继续往后悔的前路再迈一步呢?

楚卿如真的想问问师妹,那一瞬间她疼不疼,又是如何想的,怎么才能忍心这样义无反顾?

她被内心的痛苦和疑问折磨着,找到师父廉真,已是几年之后,他看到楚卿如的到来并不意外,仿佛早知道这是一件必然发生的事情,可楚卿如却无法平静,在看到师父笑容的一瞬间,她便再不能抑制眼泪,她问他是不是什么都知道又知道多少,阿舒死前的异样又是怎么回事,这些问题终于问出口,楚卿如并没如释重负,她知道自己已经永远没有这样轻松的资格,可她却还是有必要知晓一切的答案。

“既然在那个故事里,死去的只有我和宁舒,那你就该猜到这样的可能,回来的宁舒拥有那时的记忆,而我,也有。”廉真说罢还在笑着,可很快,他像是思索一番,收回了笑容,“我也惊讶你们会想起她存在的另一个故事和另一个她,或许是她形神聚散,那些带有记忆的四散魂魄,她承载的所有记忆本不属于这里,这些破碎的游离影响到了曾经能与她有过交结的人,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可能。”

“那你还要杀她……再杀她一次?”楚卿如觉得自己浑身在颤抖,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切会是这样的真相。

“我那日并非要去杀她,而是想带她离开,救她一命,我有不甘心也好有疑惑也罢,都要找她问个清楚,我对容澈出手也是想他不再碍事,可我更没想到,她还是那样鲁莽的不可救药,重伤难治时接下我的攻击就只有死路一条,这一次的死,也是她自己选的。”

楚卿如呆呆站在原地,冷风吹过脸上,滚热的泪慢慢变凉,她跌坐在地,迷茫重新聚拢在心头,答案没能带来释怀,她得到了更多的痛苦和不解,只是却不能再当面问问阿舒是不是真的这样想的。

再没有机会了。

“也许等我到境界的终极便会知晓她来去的答案。”

这是廉真离开前留给楚卿如的最后一句话。

她带着这话回到了宿微谷,见到容澈,将所有的见闻转述,容澈在尝试失败多次后早已在形神溃散的边缘往复多次,新伤旧患缠身,楚卿如本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实情,怕再刺激到师叔,然而最后还是和盘托出,她复述时已经能平静的提到阿舒和她的决定,容澈听完沉默许久,缓缓说道:“或许我们真的能到她来的地方,才能向她一问究竟。”

楚卿如这次并没有哭,她点点头,心意已决。

闭关之时,她知道自己不成功便不会再回到这个仿佛虚构似的世界上,真实和虚幻或许是有边界的,她总要去走一走看一看这个边界在哪里。

毕竟在那里,在境界的终极,阿舒也可能在等待她的到来。

(番外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