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拯救男主

拯救男主 第78章 诡异 第2更

拯救男主 张叔叔i 3087 2019-11-11 09:34

  

   次日清晨,小鸭嘴兽早早地醒了过来。小说

它并不聪明,但尤其擅长察言观色,尤其是大大大王,每当他心情稍有起伏变化,它甚至比方棋还要敏感,在骨缝里种下的臣服和恐惧,趋利避害的本能,让它对大大大王的喜怒悲苦的判断精确到极点。

男人近两日来的情绪,看起来平淡安稳,却有极大的不稳定性。

像是蒸锅做饭,熊熊烈火烧着锅底,锅开了,水咕嘟咕嘟的冒泡。就算这时严密的盖着盖子,热气还是藏也藏不住的冒出来,离近了便会烧疼了手。

他现在基本上就处于这种状态,如果掀开那层遮掩的隔板,戾气爆射而出……一定会殃及池鱼的。

它才不会做那条鱼。

小鸭嘴兽老老实实地抱着自己的竹篓,在桌面上踩来踩去,有意无意地制作出动静来,既刷了存在感,又不至于招人厌烦,免得自己被落下。然后尾巴勾着自己的竹篓,免得竹篓被落下。

帷帐翻开。

小鸭嘴兽看着大大大王疲惫的脸,无意识地抬了抬爪子,又放下来。

他并不需要睡眠进食,别说一夜不睡,就算是一年半载不睡,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可今天的男人面无表情,一身黑衣,看起来没什么生气,浑身透出浓烈的绝望和空茫。

这种气息,这一刻比上一刻更不稳定,随时……随时都会生出变化来。

那人换了一身新衣裳,鸿元把人抱起来,顺手从桌上提起来小鸭嘴兽。推门下楼,大堂里空空如也,清晨柔软的曙光映在路面上,男人脚步顿了顿,双目寒光骇人,街上人来车往,携亲带友出行,只有他……只有他……

小鸭嘴兽被提着后颈,捏得它后面的皮肉有些多了,有点喘不上来气。小鸭嘴兽瞪着脚踩在方棋身上,给自己的气道多留出来一点呼吸的空间。

怀里微小的动静惊动了男人,他飞快地低头看,小鸭嘴兽怯弱的无辜的看着他,小声的叽叽一声。

掩不住的失望痛心,继续往外走,外面停着一辆古拙朴素,宽敞大方的马车。小鸭嘴兽呆呆的看了一会,什么时候有的车?

马车前有白衣小童掀开车帘,鸿元带着一大一小钻进车厢里,帘子放了下来。小童子在前面赶马车,走得极快。

小鸭嘴兽藏在角落里,车厢里宽敞极了,大大大王依然抱着那个人不放。它悄悄的走过去,爪子勾了勾那人垂在地板上的衣服,讨好的咕叽。

鸿元抱着人,突然低头看它,道:“你们缘何相识?”

小鸭嘴兽眨着黑眼珠看他,鸿元提醒道:“在风瑶山。”

在我看不到的那段时期,他是怎么度过的。

小鸭嘴兽依稀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这样的感觉反而更让人恐惧,它小声的叽叽叽吱吱吱。结缘于一条大蜈蚣,两只大蜈蚣爬到他脸上,吓得他两手乱飞,一只蜈蚣甩进它嘴里吃了,另一只甩到地上,也被它逮住吃了……

……

小鸭嘴兽一刻不停的说,此时的男人像是一棵树,它说的话都是他的养分,甚至有种靠它说的话,他才能平静下来的感觉。

它说到口渴,吞了吞口水停了一停,大大大王垂眼望过来,无惊无喜,小家伙颤了颤爪子,扒着方棋的袖子摇,那人不理他,小家伙苦着脸叽叽,偷偷骂过你,熊孩子,不识好歹,但是又会努力的叉鱼抓鸡,说你太瘦了,竹竿一样,要补一补,小孩子胖一点才可爱……

那人不动不说话,一直睡,也不吃东西。但马车照样是一天两回的停,早上出发,中午停一次,找地方吃饭,继续赶路,傍晚停一回,住宿歇息。

晃眼过了几天,那人再没有醒过来。大大大王不管是白天黑夜,都抱着他不撒手,也不给它近身的机会。它虽然还留在车厢里,但只能远远地看,食物是一天三顿的喂,没有一次能喂得下去,每当这时候,他的表情变得非常古怪,一天比一天更寡言沉默。

最初还会让它讲一些风瑶山的旧事,后来它说得越多,男人脸色越是难看。它缩了缩爪子不敢再言语,嘴巴是解放了,也不会因为叽叽太多而口渴,可日子好像更难熬了。

小鸭嘴兽天天摆着爪趾过日子,竹篓里的吃食越来越少,它不敢找男人要,吃得又多,只好自己控制住食量。节衣缩食的慢慢吃,花瓣含在嘴里,好半天才咬下来一片角,那人怎么还不醒来?

这日子快没法过了,它也怪想他的。

马车走得快,没多久来到了游安城外,晌午时在一家茶馆歇息。

正值初夏中午,茶馆里歇脚解渴的路人很多,小鸭嘴兽坐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摇尾巴。

茶馆里人声鼎沸,客人高谈阔论。茶铺的老板是一对年轻的夫妇,想是才成婚,正值燕尔新婚。端茶递水的功夫里,小两口时不时的眉目传情,你来我往间经常会碰到,两人互相撞一下手臂,相视一笑,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之中。

茶馆里行路的旅人多是散修或是跑江湖的人,大都豪爽好事,最里面的几个赤膊大汉纷纷起哄,“小两口蜜里调油得紧,还开什么店呀,屋里热乎去呗。”

“老板娘脸红了,薄脸皮,两位才成婚吧,成婚后开的茶店?我咋说这桌子椅子都是新的。”

“……”

女人羞红了脸,掩袖跑进了里屋。

男人憨笑道:“确实脸皮薄,我去看看,各位先吃着喝着啊。”

小鸭嘴兽抱着爪子,忐忑的看了男人一眼,他怀里抱着一个人,笑着看那对夫妇一前一后跑进里屋。

小鸭嘴兽略略松了口气,它近日来提心吊胆,今天总算见到男人露了个笑模样。

小家伙往男人怀里看了一眼,那人除了紧紧合着眼睛,不出声以外,他看上去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脸颊甚至是红润柔软的,嘴唇破了一大块皮,男人修长的手指抚动他嘴角的伤口。

然后,收敛了笑容。

身后传来一声马的嘶喊声,一旁的空桌坐来几个人,老板从里屋走了出来,那几人要了几碗凉茶,又点了几大盘牛肉,和两坛烧酒。

菜还没上,旁边离得最近的男子注意到他们这边,许是看着面善,笑着打招呼,道:“小兄弟这是怎么了?”

鸿元侧头看他,温言笑道:“有些不舒服,睡了。”

那莽汉道:“这是你弟弟?你们兄弟两个感情真好。”

男人道:“这是我爱侣。”

男子双修在修真界并不常见,也并不罕见,男人露出一副心照不宣的笑容,这时老板送上菜来,男人小口小口的喂那人喝茶。

莽汉皱了皱眉,看不惯一个男子竟然比女子还要娇贵,吃喝都要喂,没手没脚么,略有些看不惯,正要开口劝告,汉子的表情突然之间僵在了脸上,变得十足诡异起来。

那男人喂怀里的青年喝茶水,又喂了几块甜点,却不见他怀里抱着的那人咀嚼,喝水也不见吞咽过。现在是夏天,衣裳单薄,视线略略下移,莽汉双眼凸出来,那人,那人……胸口没有呼吸起伏!

终是察觉到了不对劲,修士后错一步,悄悄拉动同伴的手臂,低声说了一句,数双眼睛望了过来。一人脸色极其难看,当即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