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天才纨绔

第1586章 镇罪碑

天才纨绔 陌上猪猪 6083 2019-09-03 16:44

  杀戮,也是修行。

  何况,对方是那该杀的对象!

  往后数天时间,五人同行,倒也是在这水域之上,掀起一场场的杀伐,江枫有意磨砺孔云奇和邵天,但自身也是有过一场场的战斗。

  江枫在战斗之中体悟,原本就濒临修为破壁的他,撕裂壁障的速度,更是处于加快的过程中,如非江枫蓄意压制,早就完成一次突破。

  “再有数场战斗,却是怎么都压制不住了。”江枫默默说道。

  却也并非有意隐藏实力,当然,江枫实际上也是不愿意太过高调,如若不然的话,在这苍茫世界内部,修为三度突破,该是何等之惊人?

  茫茫水域,大无边际,那里,一座孤岛之上,五色祭坛,进入五人的视线之中。

  “这就是五色祭坛?”江枫上前,进行打量,若有所思。

  一尊青铜像,一座剑山……以及,这神色的五色祭坛……

  青铜像镇一方水域,剑山镇中央之地,那么,五色祭坛为何存在?

  江枫低语沉吟,联想起自进入苍茫世界之后所发生的种种事情,有所明悟,然而更多的还是困惑与不解。

  “这里很寻常,我与陈兄来过。”徐疆解释道。

  五色土沁着浓浓的血色,宛若是刚刚泼过鲜血一般,红的刺眼,打量几眼,徐疆脸色变得怪异,低声说道,“好像,不是很寻常的样子!”

  这是镇压封禁之地,绝然不寻常,只不过,相比较于青铜像以及剑山给人带来的震撼,却又没有太过强烈的存在感。

  五人在这里仔细查看,然而并无收获,之后便是离开。

  最终,五人自水域杀向陆地,不断有邪尊陨落。

  “一共杀了多少?”徐疆忽然问道。

  “五十三。”江枫回道。

  “不太对劲啊,怎么感觉这些鬼祟,杀之不尽的感觉,即便是那异种,数量也不可能多到这样的程度。”徐疆狐疑说道。

  事实上,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怀疑,异种的数量太多了,远超预期,那样的数量,哪怕是进入一个大世界,都能搅乱风云。

  一个小世界内部,出现如此之多的异种,这般情况,无疑不寻常的很。

  “黑衣生灵能够诞生异种,那么,红衣生灵与紫衣生灵岂不是也能,万一……”咂摸了一下嘴巴,徐疆没有继续往下说。

  但这样的言语,令人心神震动,因为,并非没有可能。

  一旦更高层次的邪恶生灵有异种诞生,将会是莫大的灾难。

  “异种应该没那么容易诞生。”陈树轻声说道,然而问道:“徐兄,可记得我们上次发现五色祭坛的情景?”

  ‘“陈兄你是怀疑,异种的出现,与那座祭坛有关?”愣住片刻,徐疆一脸古怪的说道。

  “当时,好像是有着上百道虚影自祭坛内冲出。”末了,徐疆喃喃说道,他若有所思,联想起两件事情是否存在关联。

  毕竟,若当真存在关联的话,那岂非表现,五色祭坛,是异种的孵化基地?

  若真如此的话,那么,反倒是能够恰到好处的解释异种的来源以及数量。

  “其实,我另外还有怀疑,苍茫世界内部原本保持着微妙的平衡,是我等进入,将那平衡给打破了。”陈树又是说道。

  听到这里,江枫的眼神,变得有些异样。

  他与陈树有着同样的感觉,这是一个相对平衡的世界,哪怕有过数次大规模的探索,仍旧是维持着平衡。

  他们的进入,就宛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一举将那般平衡给撕裂了。

  可是要知道,这里陨落过合体期大能,便也是表示,原本以他们十三人的能量,并不足以打破此地的平衡。

  还有那神秘老鳖!

  老鳖的存在,其他人知之不多,但在江枫看来,却更像是一个bug,毕竟,以老鳖的神威,完全能够压制住一方世界的秩序。

  然而,老鳖并没有那样去做,这又是为什么?

  诸多疑虑自心底深处朝外涌现而出,江枫发觉,到目前为止,还欠缺一个关键的契机,一旦找到那一个契机,那么,就将可能,解开苍茫世界的谜团。

  “陈兄你有什么话要说就直接说,没必要吞吞吐吐。”徐疆不满的说道,有陈树在,他懒的用脑子,直接开口询问陈树。

  陈树摇了摇头,闭口不再多言。

  时间渐渐流逝,五人同行,组成一支无敌队伍,却是再无任何麻烦可言,当然,也再无任何的收获可言。

  而江枫也没有浪费时间,持续推演道图。然而,进展缓慢,近乎于停滞。

  不过,江枫意外发觉,神识海内那一道剑气,禁制有松动的趋势,这让江枫心中一喜,心想不出太大的意外的话,一旦自己踏入合体期,那么便是可以使用那一剑。

  这样的情况,倒也是有点出乎江枫所料,因为,江枫能够感受到那一剑是何等的不凡,然后知道,恐怕是与进入奇士府的观想历程有关。

  物以明志。

  通过观想体悟,邵天与孔云奇进一步的感受到召唤,这才是会在结束观想之后,对他变得更为虔诚。

  此点陈树与徐疆不知,但江枫一早就知道,那实际上就是另一种形态的明志。

  而江枫借助那般观想,亦是更进一步的巩固自身的剑道之心,因此拥有了真正意义上的道心。那意味着,未来江枫所可能触及的高度。

  也正因此故,加快了那一剑对他的接受速度,不再那么排斥,禁制随之松动……

  另者,那一截雷击木,尽管被老鳖称之为破烂木头,但江枫随时携带,无时无刻的滋养道心,煅塑道骨,便也是进步神速……

  唯一让江枫感觉遗憾的是推演道图几无进展,不然的话,但凡再有收获,他的修为将顺理成章的更进一步,无论如何都不至于死死压制。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一天,陈树说道。

  相比较于前期进入苍茫世界的风云激荡,往后这段时间,反而是颇为你平静,异种的数量,也没有多到不可想象的地步,且也并未诞生紫衣异种或者红衣异种。

  “好!”

  徐疆拍了拍手,大声叫好,这样的日子,他早就厌烦了,如果不是不能主动走出苍茫世界的话,他一早离开。

  “好,也不好。”陈树缓缓说道。

  “陈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怪吓人的,莫非你认为这一趟之行太过顺利了不成?”徐疆没好气的说道。

  “是!”陈树点了点头。

  “陈兄,你到底能不能好好说话?要是不能,我就把你的乌鸦嘴给封上,让你说不了话!”徐疆瞪眼,极为不满。

  陈树苦笑,于是就不再多言。

  却是在这般交谈的时候,陡然便是见到,那视线前方,一道白袍身影,以着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疾掠而来。

  是符华。

  符华自远处而来,忽如而至,现身于江枫五人之前。

  “符兄!”徐疆抱了抱拳,颇为客气的打了声招呼,这家伙口口声声说江枫注定横推符华,然而在直面符华之时,态度却又是变得截然不同,颇为令人哭笑不得。

  符华只是点了点头,他没有说话,忽然右手大掌一抖,一面石碑,被其震落于地上。

  “什么东西?符兄莫不是来送礼的,真的是太客气了,不过既然如此,徐某却之不恭,只能笑纳!”徐疆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话音落下,伸手便是去拿。

  但那手未曾触及到石碑,就如触电一般,猛然往后回缩,继而双眸睁大,盯着那一面石碑看了又看,脸上神色,就也是随之变得异样起来。

  江枫四人也是往那面石碑看去,这是一面万字碑,高约莫六尺宽约莫三尺的石碑之上,密密麻麻都是文字。

  那文字以并不是以黑墨写就,而是呈现出丹红的颜色,仔细感受,仿佛一面血碑,其上字字句句,皆是心血。

  “这是……镇罪碑?”陈树盯着眼睛一眨不眨,半响之后,沉声说道。

  “陈兄不愧读书人。”符华随口说道。

  “不知符兄从哪里得来?”陈树又是问道。

  “剑山崩,石碑现!”符华淡淡说道。

  陈树若有所思,不再言语。

  “镇罪碑?”望过去,江枫心神微震。

  剑山镇中央之地,难道是与这一面镇罪碑有关?

  在天元大陆,亦是有着镇罪碑,但寻常凶恶之人的名字,则也根本没有资格,被写于镇罪碑之上。

  唯有那些在历史长河之中,留下无尽罪恶的凶徒,方才是拥有那样的资格。

  如果以地球之上的语言来形容的话,那么也就是,所谓的人奸,其名字方才是会出现于镇罪碑,其所犯下的罪恶,世世代代,无尽岁月,都将被钉于耻辱柱。

  因为天元大陆存在镇罪碑之故,是以,这苍茫世界内部,有着一面镇罪碑,实际上也不算多么的出奇。

  但令人震撼的则是那满碑的名字,粗略一扫,赫然就是过万,然而,即便罪恶滔天之人,亦是鲜少拥有被写上镇罪碑的资格,区区一个小世界,怎么会有如此之多恶徒,当真匪夷所思。

  毕竟,那是大奸大恶之辈,奸恶两字皆有,才会被镇罪恶。

  “难不成,是当年那一场,入侵之战有关?”心神一动,江枫自语,便是明白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