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天才纨绔

第08章 你也有病

天才纨绔 陌上猪猪 5775 2019-09-03 16:44

  你有病!

  这三个字,江枫说的很缓慢,却掷地有声,不容置疑,如平地起惊雷,闻言,在场所有人脸sè都是一变。

  跟在花姐身后的三个工作人员,当即脸sè铁青,一脸的怒火,原本江枫在花田跑马场坠马,和他们的关系并不大,毕竟江大少那么高调泡妞,完全是自取其辱,没摔死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了。只是因为江家的缘故,这才会多少给给江枫点面子。

  却是没想到江枫犯浑了一样,一来就说花姐有病,这根本就是挑衅。

  花姐眉头深深皱起,厌恶的看了江枫一眼,江枫之前握手时的表现,本还多少让她有点不太一样的想法,倒是没想到江大少就是江大少,江山易改本xing难移,时刻不忘记调戏她的本sè。

  只可惜草包就是草包,这调戏的手腕,太低级了,虽说成功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但更是让她再无任何好感。

  马连豪亦是目瞪口呆,不敢置信,他觉得自己都快要佩服死江大少了,简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话不好听不要紧,只要能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就可以了,而很明显,花姐已经被江枫吸引了注意力,彻底记住了江枫。

  马连豪不由感叹,看来多读点书还是有点好处的,至少在泡妞方面,是很有帮助的,不然以江大少的水平,哪里能说的出这样的话?

  不过他也清楚,这种时候,该他出马了。不然调戏不成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那就乐子大了。

  用力一拍大腿,马连豪哈哈一笑,说道:“花姐,大少也就开个玩笑,你千万千万不要放在心上,你知道的,大少这人最风趣幽默了。”

  “是么?”花姐冷声问道。

  “当然,不信你问大少,是不是。”马连豪侧过头,对江枫眨了眨眼睛。

  江枫淡淡一笑,直接说道:“花姐,真话永远都是不好听的,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都坚持自己的观点。”

  花姐怒极反笑:“如此一来,我是真的有病了。”

  “没错,你就是有病。”江枫不置可否。

  “既然如此,今天恐怕不太方便陪客,还请江大少不要怪罪。”花姐神sè愠怒,寒声道。

  马连豪一听这话就急了,江大少这是怎么回事,玩火可以,但也不能玩火**不是,平时挺机灵的一个人啊,怎么关键时刻反应就这么迟钝呢?

  这个时候,不是正该发挥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天花乱坠的将花姐大夸特夸一通,然后随便找个借口,将有病这句话带过去吗?

  马连豪暗叫苦也,急忙说道:“花姐,江大少的意思是看你最近的气sè有点差,应该是没怎么休息好,你也知道,他这人最夸张了……不过这也证明大少关心你是不是……不然怎么会第一时间就发觉你身体出了问题呢?”

  花姐冷冷一笑,对江枫说道:“你真觉得我有病。”

  “不是我觉得,是你真的有病。”江枫有些不耐烦了。

  “我看不是我有病,是你有病!”身为女人,在公共场合被人说有病,花姐的面子早就挂不住了。

  而且自己的身体她自己知道,一个星期前,她才在医院里做过系统的检查,确定自己身体没有任何的毛病,连感冒发烧的迹象都没有。是以,江枫这话,如何能不让她生气?

  江枫自不会与一个女人计较,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说道:“马连豪,看来主人不太欢迎我们,走吧。”

  马连豪惊讶的说道:“大少,我们才刚来呢,这就走了?”

  “不走难道你还想留下来喝酒不成?”江枫冷声道。

  “好,好,走……我们这就走。”马连豪沮丧的回了一句,跟着江枫一起往外走去。

  才走几步,就被一个年轻女人给叫住了,女人递给江枫一张支票,说道:“江少,这五百万是花姐给你的赔偿。”

  “五百万?”江枫将支票接到手上,抿唇笑了。

  女人点点头,说道:“这是花姐的一份心意,还望不要拒绝。”

  江枫当然不会拒绝,他的银行卡全部被老爷子给冻结了,正愁没钱花,有人送钱上门,自是求之不得,轻轻点了点头,说道:“你这里有没有纸和笔,拿过来用用。”

  年轻女人有些疑惑,却还是吩咐人拿了纸和笔过来,江枫摊开纸张,在上边写了一个方子,随手交给年轻女人,淡淡说道:“这个交给花姐,如果她信我的话,就赶紧让人照方子去抓药煎服,两剂而愈,如果她不相信的话,就等一个星期之后的结果吧。”

  说了话,江枫直接朝外边走去。

  年轻女人错愕的目送江枫离开,认为江枫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说花姐有病也就算了,居然还开方子,真当自己是医生了?

  不过这事不是她能做主的,还是上了楼去到花姐的办公室,将方子交给了花姐,并将江枫的话原封不动的汇报了一遍。

  花姐拿着方子看了看,字体工整,苍劲有力,倒是一手好字,多少让她有点刮目相看,但江枫开方子这种行为,还是让她觉得荒唐不已。

  “他真是这么说的,还有没有说别的?”花姐随手将方子撕了,扔在了纸篓里。

  年轻女人苦笑一声,说道:“没有了,他就说了这些。”

  花姐冷冷一笑:“等一个星期之后的结果,难不成我一个星期之后就死了不成?真是笑话。”

  年轻女人犹豫了一下,说道:“花姐,最近江少做了几件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

  “什么事?”花姐不不以为意的说道。

  年轻女人就是把江枫教训江浩,将江景云扔出家门,并拒绝与叶青璇见面的事情说了说,这些事情花姐也听说过,只是刚才实在是被江枫给气坏了,才一时间没联想起来,这时听年轻女人说起,微微一愣,说道:“不是说都是传闻吗?难道是真的?”

  年轻女人说道:“我打听过了,都是真的,而且叶青璇小姐并没有否认。”

  “看来还真有点古怪。”花姐若有所思,低头看了看垃圾篓里的那几张碎纸片,想要要捡起来保存起来,旋即洒然一笑,就算那些传闻全都是真的又如何?

  一个草包不经意间做了几件事情,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这又能证明什么?而且,她可从来没听说江大少是会医术的,这随手开出来的方子,谁知道是不是江大少故意没事找事?她可不敢以身试法!

  江枫并不知道花姐说的那些话,也不知道花姐的想法,对于自己的好心行为被误解,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毕竟,江大少以往的斑斑劣迹,给人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倒是马连豪的表情无比夸张,不停喷着口水说着话,“大少,我真是对你无语了,花姐请客,这是多么难得的事情,你都不知道,整个燕京,有多少男人眼巴巴的等着这种好事,你倒是好,一开口就将人给得罪了。”

  “我为什么要得罪她?”江枫反问道。

  “这――”马连豪晃了晃神,也是觉得这事有点奇怪,江大少扯淡是扯淡了点,也很喜欢开玩笑,但在美女面前,还是相当克制的,那是千方百计要给对方留下好印象,巴不得让对对方知道他有多优秀,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得罪花姐?

  难不成,花姐真的有病?

  只是,怎么可能?而且,江枫又不是医生,没理由看了几天书就会看病了啊,要真如此,还要医生做什么?

  “那这是怎么回事?”吞咽了一口唾液,马连豪迷茫的说道。

  “我说过,她有病,有病就得治。”江枫淡淡说道。

  马连豪哭笑不得,江大少看来是和花姐杠上了,无语的说道:“大少,别开玩笑了成不,花姐人又不在,你说这些她也听不到。”

  “这不是开玩笑,认真说起来,你也有病!”江枫淡笑道。

  “我也有病?”马连豪差点脚下一个趔趄,一屁股跌倒在地上,哭丧着脸说道:“大少,有话好好说成不,平白无故诅咒我做什么?”

  江枫懒的废话,直接说道:“最近是不是胃口不太好?”

  “――”

  “是不是jing神不好,晚上又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

  “是不是在女人方面jing力不济,力有未逮……”

  “停,我的江大少,你别说了成不。”马连豪一张脸五颜六sè,嘴巴张大的足以塞进去一个鸡蛋。

  不是因为江枫说错了,而是因为全对。

  要不是知道江枫前几天都是待在医院,他简直都要怀疑江大少是不是跟踪他了。

  “看来我是真的有病。”马连豪苦笑道。

  “不是什么大病,等我有时间给你开个方子,吃两天就没事了。”江枫淡淡说道。

  他说这些话,当然不是信口雌黄,花姐的病是隐xing病,没有发作之前,是绝对检查不出来的,不过他自认为与花姐不熟,发现了就随便开个方子就是,就当是行善积德了。至于花姐是否接受他的好心,他是不会去理会的。

  而马连豪的病,说起来还是出在他自己的身上,一个人太瘦,本身就是一种潜在的病症,而且马大少整天花天酒地,不管是在吃喝还是在女人方面,都毫无节制,气不足则胖,血不足则瘦,久而久之,亏空了jing气神,身体不出毛病才怪。

  马连豪张了张嘴,不知道是否该接受江大少的好意,毕竟这事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让他毫无准备。

  “别废话了,开车送我去跑马场看看。”江枫不再废话,转身即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