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天才纨绔

第194章 鬼话连篇

天才纨绔 陌上猪猪 5285 2019-09-03 16:44

  在鼎天俱乐部内部,有一处专门开辟出来,用来做拍卖的场所,在这里,不定时的会进行一些小型的拍卖会。

  当然,与其说是拍卖会,还不如说是俱乐部内部的会员的交流会,来的人都是非富即贵,普通人注定与此无缘。

  自鼎天俱乐部落成,拍卖厅已经不知道举行过多少次拍卖会,从来没有哪一次,来的人有此次之多。

  之所以会如此,一来是外边隐有风传,这次拍卖会上,会出现几样稀世珍品,二来则是这一次派发出去的邀请函,比往常要多了一些的缘故。

  江枫和花姐刚刚入内,江枫一眼看去,就是见斜侧面,有两个人走了过来,正是余西桥和岑琴。

  江枫一直都在寻找着余西桥和岑琴,这时一眼就认了出来,脚下微微一滞,花姐察觉到江枫的异样,顺着江枫的目光看去。

  花姐并不认识余西桥,可对岑琴自不陌生,说起来,她和岑琴之间,以前还有着生意上的往来,近些年来,虽说因为各种缘故,生意上的联系中断,交情却是留了下来。

  花姐看到岑琴,于是打算打声招呼,毕竟是熟人,哪里知道,岑琴从她身边走过去之时,竟然好似是没有看到她的存在一般,对她视而不见。

  花姐微微一怔,想要说的话就是没能说出来,江枫也是有点意外,他还想着,如果余西桥和自己说上几句的话,自己该怎么应付的好,哪曾想那余西桥,从自己面前路过之时,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当然,这也是江枫所期望的,老实说,他并不愿意在拍卖会开始之前和余西桥有什么接触,不然很可能,会被余西桥洞察出自己的目的。

  而余西桥,明明是看到了他的出现,却又故意假装对他视而不见,很明显,也很有可能是不想因为他的存在,打乱了这次拍卖会的进行。

  很快江枫就没多想,和花姐一起,按照号牌在座位上坐下,只是令江枫有些哭笑不得的是,不知是主办方故意安排,还是他运气不好,他与花姐的座位,就,就在余西桥和岑琴的后方。

  落座之时,即便只能看到余西桥的后脑勺,江枫也是注意到余西桥脸sè微微一僵,这让江枫无奈一笑,看来有些事情就算是要躲开,也注定是躲不开的。

  “花总,没想到你今晚也来了,这可巧了。”在这时,岑琴即便是要假装没看到花姐,也是无法装下去了。

  花姐看余西桥一眼,笑吟吟的说道:“是啊,真巧。不过其实我刚才在门口就看到岑总你了,岑总没有看到我吗?”

  “是吗?我刚才走的有点急,还真没看到花总你来了,罪过罪过。”岑琴打哈哈道。

  “没关系,岑总贵人事多,哪里像我这么悠闲的。”花姐依旧笑着,只是让人分辨不出来她是在真笑还是在假笑。

  岑琴说道:“花总太客气了,我哪里算是什么贵人,最多就是混个脸熟,哪里比得上花总你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呢。”

  “众星捧月,有吗?”花姐问道。

  “当然,花总你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眼中的焦点不是吗?”岑琴奉承道。

  “原来是这样啊,我刚才差点以为岑总你其实早就看到了我,只是假装没有看到呢,看来是我多心了。”花姐一脸娇笑的说道。

  岑琴脸sè微变,不知道花姐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下意识的朝余西桥看去,这才说道:“花总你肯定是多心了,我要是真有看到你的话,怎么可能不打声招呼。”

  “我又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人物,打不打招呼都无关紧要不是,岑总你又何必着急解释,反而显得我为人小气了。”花姐故意板起脸说道。

  岑琴一时语塞,她当然是满嘴的鬼话,可花姐不知道怎么着,好似和她较劲上了一般,这多少让岑琴有些无奈,早知如此,就应该装傻到底的,哪里会多嘴打声招呼,弄得自己不上不下的。

  “花总说笑了,你是什么人我难道还会不清楚不成,我这边有客人要陪,就不多说了,改天有时间,我请花总你喝茶。”岑琴不愿和花姐多说,一来是场面有点特殊,二来则是江枫就坐在花姐的旁边,她不想自己所说的话,一不小心泄露了一些事情。

  “也好,我等着喝岑总你的好茶。”花姐回了一句。

  江枫并不清楚花姐和岑琴的关系,还以为她们二人以前薄有嫌隙,是以见面之后,故意刺上那么一两句。

  江枫也对岑琴不在乎,他所在乎的是余西桥的动静,可惜的是,落座之后,余西桥一直闭目养神,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过江枫也不放弃,反正人都来了,他就不信余西桥能够一直都这么端着,余西桥想要拍下的那件东西,不管是什么,他都是势在必得。

  正这么想着,手掌忽然被花姐抓了过去,掌心传来一阵微痒,江枫微微一愣,就是感觉到花姐柔滑的小手指头,在他的掌心点了几下,写下了一行字。

  “有没有觉得岑琴有点奇怪?”花姐写道。

  眉头微皱,江枫诧异的看了花姐一眼,手腕一翻写道:“什么奇怪?”

  “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在看到岑琴和他身边的男人出现的时候的反应。”花姐写道。

  江枫哭笑不得,倒是没想到花姐心细如发,自己那么一点反应都察觉到了,不过任由花姐猜测,他不会承认就是,写道:“你想说些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花姐写道。

  “没有。”江枫写了两个字,抽回了手。

  花姐侧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表情明显是在告诉他,别装了,江枫只得学着余西桥的作态,对她的暗示视而不见。

  花姐气不过,轻哼一声,两根柔软无骨的手指头伸过去,在江枫的腰间用力一捏,江枫吃痛,眉头又是皱了起来。

  花姐这才一笑,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头,好似刚才的恶作剧,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这和没由来让江枫啼笑皆非,若不是亲身经历,谁会知道花姐有着这么妖孽的一面。

  好在很快,拍卖会的主办方有人上台,宣布了几条一会拍卖会上的注意事项,对于经常参加鼎天俱乐部组织的拍卖会的众人而言,这都是些老生常谈。

  这次的小型拍卖会,一以贯之的不派发拍卖品的名录,每一件物品,都只拍卖一次,价高者得,所有的拍卖者,也只有一次机会。

  这点谈不上是炒作的手段,其实也不需要,在这样一个圈子里,有人愿意花钱,有人愿意抬价,但谁也不会是傻子。

  时间接近八点,作为此次拍卖会的主持人,唐逸天一同以往一样,最后一个出现。

  唐逸天谈笑风生的说了几句,这才宣布今晚的拍卖会正式开始。

  “鼎天俱乐部是唐家的?”江枫朝花姐问道。

  “你才知道?”花姐嘻嘻一笑,说道:“确切的说,是唐逸天的。”

  “那你还公然和唐皓天发生冲突,就不怕唐逸天和你为难?”江枫疑惑的问道。

  “有吗?好像是你一个巴掌把唐皓天扇倒在地上的?我一个小女人,就算是做错了什么事,他好意思和我为难吗?”花姐幸灾乐祸的说道。

  江枫无语,要不是知道花姐刚才是在为自己出头的话,他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花姐给暗算了。

  拍卖会开始,前面的几样拍品,江枫都没什么兴趣,倒是花姐随口喊了几句,最后成交的价格也不算高。

  第五件拍品,是一只红翡手镯,在这时,竞拍才变得激烈起来。

  红翡手镯的起拍价是五十万,只是几次喊价,价格就飙升到了两百万。

  “两百八十万。”花姐举起手中的牌子说道。

  “两百九十万。”

  “三百三十万。”

  ……

  价格并没有因为花姐一次xing加价八十万而停止,很快又有人喊出了新的价格。

  “三百八十万。”花姐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牌子,轻声说道。

  诚如岑琴所说的那样,花姐不管是在什么场合做着什么事情,都注定是众星捧月,这时即便是身处于拍卖会现场,两次叫价,也是吸引了无数人的关注。

  这只红翡手镯是女人的东西,参与叫价的人,要么是买来收藏升值,要么是用来送人的,不过东西虽然不错,市面上的价格,却绝对不会超过三百万。

  三百三十万,已然是超出了其原有的价值,花姐喊出三百八十万的价格,则是可以说是非常离谱了。

  花姐这话一出,现场出现了几秒钟的静默,唐逸天有看到是花姐在叫价,尽管江枫一直都没说过话,让他有点疑惑,还是微微一笑,说道:“三百八十万,现在是三百八十万,还有没有更高的,如果没有的话……”

  “慢着,我出四百五十万。”唐逸天的话还没说完,另外一个不算和谐的声音,大声响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