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天才纨绔

第429章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天才纨绔 陌上猪猪 5299 2019-09-03 16:44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江枫离开了秦道林的住处,却是并未就此离开秦家,而是和秦老爷子见了一面。

  秦道林所做的那些事情,或许秦老爷子并不知情,但站在江枫的立场上,却不是死一个秦道林就能简单了事的。

  秦老爷子在书房接见江枫,在叫人送来茶水之后,满怀忐忑,不清楚江枫怎么回燕京了,更是不知道江枫要见自己所为何事。

  “花田会所失火,想来秦老爷子你有听闻吧?”江枫开门见山的说道。

  秦老爷子愕然,继而点头,说道:“江少你的意思是?”

  “是秦道林做的。”江枫说道。

  秦老爷子吓一大跳,大手用力一拍桌子,怒斥道:“不肖子孙不肖子孙,竟然背着我干出此等之事,实是该死,不可饶恕。”

  江枫哪会看不明白,秦老爷子这般作态,真假参半,所为,不过是在做给他看,力证此事即便是秦道林做的,他也是毫不知情,与秦家无关。

  “他已经死了。”江枫淡淡说道。

  秦老爷子目光狐疑,不清楚江枫这话之意,秦道林的死,固然让他伤痛,但此时却是不能表现出来,毕竟相比较于秦家上下而言,一个秦道林的死,根本就微不足道。秦老爷子更为关心的是江枫就此事来找他的目的。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不管秦道林多么该死,他终归是你的孙子,如今他死了,你就一点都不难过吗?而且,秦君临也算是死在我的手上,我一连害了你两个孙子,你秦家就没想过要报仇?”江枫似笑非笑的说道。

  秦老爷子心下一颤,苦着脸说道:“江少你说笑了,他们二人都是得罪过你,罪有应得,我难过固然难过,但要说到报复,却是绝然没有的,还请千万不要多心。”

  “秦老爷子你才是在说笑呢。”说着话,江枫用力一拍桌子,大声说道。

  秦老爷子吓一大跳,唯唯诺诺,他这等人物,生平何曾受过这等压迫,偏生在江枫面前发作不得。

  “看来江少你是怀疑秦道林的所作所为与我秦家有关了,老头子我大可发誓,绝然是事先并不知情,不然我是绝对不会允许秦道林那么去做的。”秦老爷子只得委曲求全的说道。

  “你是什么人我心知肚明,不用刻意在我面前惺惺作态,说句实在话,你说的话我一句都不相信。”话语一顿,江枫接着说道:“我也不管秦道林所做的事情,你是否之情,但他终究是秦家之人,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江少你想要什么交代?”秦老爷子心想你终归是来敲竹杠的,就怕你不开口,既然你开了口,那么就还有商谈的余地。

  只不过,心中所想,秦老爷子却是一点都不曾表现出来,他这样的人物,老而成精,不是秦君临乃至是秦道林所能比拟的。

  江枫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道:“李家的人,现在还好吧?”

  秦老爷子脸色大变,说道:“江少,你这是要――”

  江枫摆了摆手,状似随意的说道:“随便谈谈而已,不用太过紧张,李家被我弄的解散难道还不够,莫非我会让你秦家步了他等的后尘不成?”

  秦老爷子不解其意,不敢乱说话。

  江枫又是说道:“李家因我而解散,我一直都心怀愧疚,觉得对不起人,但是,有些事情却又是不得不去做,总是难以两全其美,还请秦老爷子见谅才好。”

  秦老爷子忙的说道:“江少言重了,老头子我如何敢当,就不要折煞老头子我了。”

  “非也,我不是在开玩笑,只不过虽然是心有愧疚,想来李家解散之后,压在李老爷子身上的重担放下,他也是可以安心享受晚年生活了,不知秦老爷子你是否如此认为?”

  秦老爷子额头上的冷汗,当即簌簌冒了出来,呐呐说道:“李老头一生操持,从未放松,想来如今的老年生活还是很不错的,倒也令人羡慕。”

  江枫哪会听不出来秦老爷子言不由衷,微微一笑,说道:“我说那话,可没有半点含沙射影之意,只不过,秦家家大业大,秦老爷子你又老了,这么重的担子压在身上,总是力有未逮,不然再年轻个十来岁,秦道林做出这样的事情,你又如何会不知情?”

  秦老爷子苦笑道:“是啊,岁月不留人,我等老了,不中用了。江少大可放心,你的意思,我都明白了。”

  江枫满脸的无辜,说道:“秦老爷子,都说了不要误会,你还是误会了我的意思,你明白什么了,我可是一点都不明白。”

  秦老爷子在心里将江枫骂的要死恨的要死,嘴上却是说道:“老头子我有感于李老爷子如今的田园生活,心向往之,倒是说错了话,还请江少不要怪罪。”

  “田园生活,我也是向往的很,古来陶渊明有诗云,采菊东篱下,悠然现南山,何等惬意的生活,可惜我这人天生就是劳碌命,却是无福享受啊。”江枫装模作样的说道。

  秦老爷子奉承道:“江少还如此年轻,将来大有作为,万不可学我老头子才好,不然岂不是浪费了人才,也是国家的损失。”

  江枫哈哈大笑:“此话倒是有趣,我这人随心所欲,天性不羁,从未做过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哪里谈得上国家的损失,倒是一旦秦老爷子你放下担子,才真的是国家和人民的损失。”

  “老了就要退下来,哪里能总是占着茅坑不拉屎了。”秦老爷子说的一脸诚恳,似乎要竭力让江枫相信他是无害的,说道:“只不过,很多事情不是想放下就能放下的,还望江少你能明白。”

  “我看秦国富就不错,他是商业巨鳄,又正值壮年,可接秦老爷子你的衣钵。”江枫想了想说道。

  秦老爷子这话本是试探,试探江枫对秦家究竟是何意,最怕的就是秦家沦为李家那般下场,这时听江枫说秦国富可接衣钵,不由大松了一口气,表面上却是谦虚道:“国富是还不错,江少有心了。”

  江枫笑了笑,心想有心个屁,不管是他还是秦老爷子哪会不知道,秦国富此人貌似生意做的极大,但却仅仅是有小聪明而无大智慧,不管是比之秦管业还是秦问天都不知道差了多少。之所以能够有如今的成绩,不过全是依靠着秦家的蒙荫罢了。

  要说按照秦老爷子所想,他如果有朝一日真的退下,接管秦家的,自当是秦问天,然后依旧由秦管业操持家业,里外配合,堪称完美,强行推送秦国富上台,这摆明是要扶持傀儡了。

  但是,终究是因秦道林的事,秦老爷子心虚的厉害,担心他江枫闹出周折,不得不顺势应承。

  自然,江枫会这么做,倒不是说他变得心慈手软了,而是,上一次将李家闹的分崩离析,已然是引起了国家方面的注意,要是再加上一个秦家的话,江家往后就是不得安生了。

  江枫事事为江家考虑,自是不会导致江家陷入那样的僵局,如此一来,只能是由秦老爷子自己主动,而且又是做的不动声色,叫人无话可说。

  “秦老爷子急流勇退,叫人敬佩,不过有国富兄主持秦家,想来秦家再上一层楼,指日可待,江枫在此先恭喜秦老爷子了。”江枫抱了抱拳说道。

  秦老爷子连声道谢,心中却是苦不堪言,将死去的秦道林翻来覆去骂了个狗血淋头,秦家的处境本就不妙,上一次的话江枫有所顾忌,未能一棍子将秦家打死,如今再度找着机会,哪会让秦家好过?

  “秦国富?”想起这个儿子,秦老爷子心中叹了口气,他知道,和江枫所说的完全相反,秦家往后,注定是要一路走下坡路,一路滑坡到底了。

  谈好这事,江枫又是与秦老爷子虚与委蛇一番,该夸就夸,该敲打就敲打,十足的外交手段,倒是令得秦老爷子一颗心七上八下,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不知道江枫如此年纪,怎么比他这种老不死的还要来的老辣,疲于应付的很。

  然后江枫提出离开,秦老爷子盛意邀约江枫吃了一顿饭再走,言辞恳切,不过依然是毫无营养的假情假意。

  江枫离开了秦家,轻声吐出一口浊气,花姐一事,牵一发而动全身,秦老爷子下台,秦国富不日接管秦家,秦家表面无恙,却是被他这顺势一棍子击落到底了。

  再有,他在随后有意无意暗示花姐是陪同几个政府官员喝酒,才会造成如今之事,秦老爷子虽说没有直接表态,但是该怎么做却是一清二楚,以秦家的能量,那几个官员,想来不是丢官就是入狱了,这一笔账,至此也算是算个明明白白。

  但是,尽管如此,对江枫而言,却也没什么好开心的,对一个女人而言,尤其是对一个漂亮的女人而言,从来没有什么事比毁容所造成的打击更大,江枫暂时还没能想到好的办法为花姐治疗,心中倒是颇为担忧花姐醒来之后的反应。

  然后江枫就是打算先回一趟江家,他这趟回京,老爷子估计已经收到消息了,再不回去,老爷子估计免不得抱怨,而且,有关秦家一事,还得要先和老爷子那边通个气才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