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狩猎好莱坞

第719章 伏线

狩猎好莱坞 贾思特杜 9709 2019-10-09 10:51

  游轮抵达阳朔小城,天色已经完全暗下。

  沁凉的雨丝趁夜开始飘洒。

  离开上海之前,林素不止一次询问女郎需不需要提前为西蒙准备住处,按照男人的行程,今晚肯定要在阳朔落脚。艾莉森只是表示已经提前有所安排,不需要这边操心。

  原本还有些疑虑。

  西蒙维斯特洛肯定是第一次来到中国,哪怕七十年代开始对国际友人开放的阳朔景区驰名海外,对方似乎也不太可能提前有所布置。

  万一招待不好对方,只会是她的失职。

  抵达目的地,林素才发现,自己此前的担忧疑虑完全是多余。

  非常多余。

  望着漓江东侧这处坐落在山顶可以俯瞰西岸阳朔城区和周围峰峦景致的古朴别院,林素甚至产生了一股淡淡的不真实感。

  别院显然经过精心设计。

  进入别院内部,古典木雕风格的路灯映照下,林素打量周围的亭台楼阁青砖碧瓦,即使夜幕中看不清更远的四周,也能想象这处别院与周围山水景色的完美融合。穿过青石甬道一路走下去,大致目测,这处采用古时四合院布局的别院占地面积不会低于十亩,甚至可能超过一公顷。

  接到直接来自中央的特别指示要按照国宾待遇接待一位贵客,阳朔县的几位领导刚刚都亲自出面在码头接人。

  林素看了眼前方被县政府两位首脑簇拥而行的某个年轻人身影,终究忍不住,向县政府一位工作人员问道:“刘秘书,这里,我看着似乎很新,什么时候建成的?”

  姓刘的秘书不太清楚林素的身份,听到这个问题,想了下,才语带恭敬道:“大概两年前吧,一位祖籍恰好是广西的澳大利亚华商希望在我们阳朔建造一处住宅,打算用来度假。据说那位华商手中掌握了一笔10亿美元的投资基金,打算全部都投到国内,这样的爱国商人肯定要重视。省政府研究之后,结合那位华商自己的意见,特批了东岭山顶的这片区域。没想到今天会用来招待西蒙维斯特洛先生,真是我们的荣幸。”

  林素提前仔细研究过某个年轻大亨的履历,她敏锐地从刘秘书口中捕捉到了澳大利亚这个词。

  西蒙维斯特洛的妻子就是来自澳大利亚,这些年也对澳大利亚有着大手笔投资,其中由约翰斯顿家族负责运营也可以说隶属于维斯特洛体系的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必拓集团,最近几年一直在加大与中国国内钢铁产业上的合作。

  另外,刘秘书所说的华商,在林素看来,更很可能只是一位华裔基金经理。

  九十年代,10亿美元级别的富豪并不是那么常见,或许东南亚不缺少10亿美元身家的华商家族,但要说澳洲,她可从来没有听说过。

  那么,细想下去,有些真相就呼之欲出。

  这处庄园或许会挂靠在他人名下,幕后真正的拥有者,更可能就是西蒙维斯特洛本人。

  林素知道这位超级富豪有着在全球范围内到处购置房产的习惯。

  更何况,这样一处坐落在山巅占地宽广的奢华别院,大概也只有西蒙维斯特洛拥有这样的财力投资建造,还是在短短两年内完工。

  县领导只是把西蒙送到内院门口就识趣止步。

  某个男人进入内院后再也没有现身,林素却要负责安排后续,与女郎配合打点好诸多随行人员的住宿和晚餐,又协调布置好县里派来的一队负责安保守卫的武警,最后跟随女郎一起进入内院,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

  突然忐忑起来。

  提前接到的指示,她需要尽可能满足这位贵宾的一切要求。

  这种暗示已经非常明显。

  林素知道,自己其实也可以拒绝。

  只是,然后呢?

  从小生活在体制内,享受过体制带来的优越生活,同时,林素也更能感受到个人在国家机器面前的渺小和无力。

  就像这一次。

  林素很清楚自己为何会被安排来接手这样一个好处似乎不会太多的工作。

  因为她前段时间刚刚拒绝了一位领导公子的追求,那位领导公子今年36岁,已经离过三次婚,平日里也豪不安分。林素30岁,为了拿到博士学位,她直到27岁才离开浙大校园,随后还去英国游学了一年,去年按照父母的安排进入体制内工作,还有火急火燎地帮她安排一次次相亲。

  由于林素本人的抗拒,林家到底没能在30岁之前把女儿嫁出去。

  林素不否认,确实是她眼界有些高的缘故。

  年龄又成了她的劣势。

  自己看得上的,别人对她的年龄有所顾忌,不介意她年龄的,她反而因为种种原因看不上。

  结果突然被压上了这样一份工作。

  内院的一处厢房,心情七上八下地独自吃过晚餐,林素开始坐立不安。

  山间幽静,庭院深深。

  如果他喊自己过去,拒绝的话,他可能会直接闯进来。

  到时候,大概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理会。

  嗯。

  陈晴那妮子显然是愿意的,而且非常主动,或许她可以顶在前面。

  不过,如果他想两个人一起呢?

  英国游学还是两年前的事情,因为同是英语文化圈,对于西蒙维斯特洛,即使无意,她也在不知不觉中听过不少关于对方八卦。

  至少男女方面,这同样不是一个好男人。

  用西方人的说辞,就是花花公子。

  只是,想想从昨天开始与他的相处,林素突然又觉得,这实在也是一个让人丝毫反感不起来的男人。不说他拥有的巨额财富,只是这个男人展现出来的才华,简直都让人心折,一个从未踏足过中国的26岁年轻人,不仅可以把普通话说得那么字正腔圆,甚至对中国文化的种种都有着很深层次的理解。

  上午听他只听一遍就背出了那段原来姹紫嫣红开遍,林素真的是惊诧到无以复加。

  不过,大概也只有这样一个人,才能够在短短八年时间创造一个庞大的财富帝国吧。

  这世界从来都是有奇迹的。

  西蒙维斯特洛显然就是其中一个。

  独自坐在厢房客厅,靠在桌边支起下巴各种胡思乱想着,回过神来,时间已经是深夜十点多钟。

  没有人来召唤她。

  更没有人闯进来。

  突然,林素发现自己应该是有些自作多情。她在国内确实是一个美女,只是,西方人的审美和东方人并不一样,她大概知道西方人认为脸庞棱角分明的高颧骨东方女人才算好看,她偏向柔和的脸型和这些特制丝毫沾不上边。

  或许,在那个男人眼中,自己很丑呢。

  莫名的,心情开始不好起来。

  活这么大,骄傲了30年,突然发现,自己可能是个丑八怪,心情怎么能好?

  终究忙碌了一整天,放下某些心思,倦意袭来。四合院式的别院,内部的一些设计却是偏向西化,这处厢房就有着配套的浴室,舒服地泡了个热水澡,时间稍微有点长,随后差点想要在浴缸里睡过去。

  卧室内,复古的床榻,一切都是崭新。

  吹干头发,完全不想再理会其他,脱掉身上的浴巾直接钻进了被窝里。

  然后就有些强迫症发作。

  房门反锁了吗?

  有吗?

  没有吗?

  算了。

  不管了。

  隐隐的鸟鸣声中醒来,迷迷糊糊地看了眼手表,七点四十分。

  天!

  匆匆穿衣洗漱,离开自己的房间,到底已经八点钟。

  踏出房门那一刻,入眼处薄雾弥漫,一夜雨后,天色并没有放晴,透过建筑缝隙望向四周,峰峦隐现,如同仙境。

  突然觉得,如果能够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一辈子,似乎也不错。

  最好再能有个人陪伴。

  神仙眷侣。

  脑海中浮现这个词汇,林素只觉脸颊微热。

  走到西蒙居住的正屋门口,敲了敲门,开门的是随行西蒙一位空姐,离开飞机自然就成了女侍。

  昨天在飞机上相互介绍过,林素用英语和对方打招呼,又忍不住打量昨晚不知道是不是在这处正屋过夜的女郎,两人聊了几句,得知西蒙在别院西侧的观景露台,道谢之后,穿过层层庭院向西而去。

  走出一处侧门,眼前是修建在悬崖边的观景露台。

  相比刚刚在庭院内的一鳞半爪,此时放眼望去,更是一幅让人心醉神怡的绝美画卷。

  画卷近处,穿着简单黑色套头衫和卡其色休闲裤的男人盘腿坐在栏杆旁的矮几旁,正在与陈晴下围棋,两人有说有笑,很是亲热的模样,那位女郎微笑着靠在男人旁边,并不掩饰两人之间的亲昵。

  看到她出现,男人微笑着招呼,问她会不会下围棋。

  祖父是浙大中文系教授,家学渊源,虽然大学时主修了国际关系,打算如同父母那样从政,不过,受到祖父的影响,围棋当然不成问题。

  看她点头,男人立刻拍了拍自己身边,让她来一起帮忙,他下不过陈晴。

  总有你不行的呢。

  脑海中闪过一个古怪的念头,她走过去,在男人旁边坐下,然后,周围一片寒凉中感受到身旁男人的温热气息,顿时有些心乱。

  故作镇定地打量一眼棋盘,明显是很初级的对弈。

  知道陈晴是上外的高材生,或许年轻她几岁,能力绝对一点不差,显然是在故意让着他。男人也不掩饰,主动承认被陈晴让了六子,好像赢面依旧不大。

  棋局继续。

  矮几对面,陈晴望着与西蒙维斯特洛挨在一起的林素,顿时发现自己的失策。转念之间,开始故意让棋,打算尽快输掉,然后就可以借口林素太厉害,交换位置和对面男人联手。

  男人说想要赢,林素到底不清楚陈晴的棋力,本能地按照男人的吩咐尽力而为。

  轻松获胜。

  然后就听到对面陈晴语带娇憨地表示林姐太厉害了,再加上身边男人,她就更是下不过,提议她和西蒙联手,这样才算公平。

  男人很好说话,笑着答应。

  直到坐在他对面,看着靠在男人身边不时主动身体触碰两下的女郎,林素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有些生气。

  却是更加不客气,不打算再顾全男人的面子,想要让对面的心机女子先哭一下鼻子。

  尽力而为。

  结果,竟然输了。

  男人很高兴,陈晴也很高兴,她内心有些委屈,骨子里要强,当然不会表现出来。

  于是继续。

  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一定要赢。

  结果又输了。

  回忆刚刚的两盘棋,陈晴总是隐隐压着她一些,不会显得太悬殊,却是让她无力反抗。

  这明显是故意的。

  欺负人。

  有点不信邪,继续第三局。

  结果依旧没有任何悬念。

  男人似乎对此一无所知的模样,不过,不经意看他嘴角流露出来的笑意,事实或许并不如此。

  突然意识到,这是个喜欢看女人之间针锋相对的家伙。

  混蛋。

  还有那个毫不掩饰往他身上贴靠的陈晴。

  你还能再浪一点吗?

  “维斯特洛先生,还要继续吗,我觉得林姐越来越厉害了,下次可能要输。”

  “这样啊,那就打住,不给她翻身机会了。”

  “呵呵,维斯特洛先生,您真是太坏了。”

  “中国是不是有一句俗语,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陈晴捂住小嘴:“啊,这个您也知道?”

  “是啊。”

  “维斯特洛先生,您可真渊博。嗯,渊博,这是形容一个人知识面很丰富的意思,唔,我的解释是不是有点多余?”

  “好的是的。”

  林素默默的收拾好棋盘,听着两人对话,感觉自己想要冲到栏杆旁吐一下。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这是好话么?

  正腹诽着,只听陈晴又突然问道:“维斯特洛先生,如果我没猜错,这处别院是您的,对不对?”

  林素忍不住竖起耳朵。

  原本以为男人会狡辩几句,或者顾左右而言他,没想到,他很爽快地承认道:“是啊,我习惯无论到哪里都能有完全属于自己的居所。”

  “那么,您以后肯定会经常来中国吧?”

  “aybe。”

  棋盘收拾好,不知何时,悄然离开的女郎从侧门走回来,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是一些茶水点心。

  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吃早餐。

  见女郎专门递了一份早点给她,还在她旁边坐下,没有去打扰对面自己老板和某位女郎调情的意思,林素道了声谢,找了个话题和艾莉森聊着,却是忍不住倾听男人和陈晴的对话。

  这里果然是他的。

  然后,心情再次五味杂陈起来。

  某个家伙,为了自己将来的一次旅行,竟然提前几年在异国他乡的一处山顶耗费巨资修建了一座庄园。

  这样的一个男人,林素突然觉得,实在是,有点可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