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狩猎好莱坞

第377章 羡慕

狩猎好莱坞 贾思特杜 8116 2019-09-04 14:39

  防盗贴章节

  七点钟,索菲亚费西听到闹钟的滴滴声就准时起床。

  先去隔壁看儿子,昨天从欧洲飞来纽约,大概是因为长途奔波,小家伙晚上说自己不舒服,连夜喊了私人医生来家里检查,并没有什么问题,才放下心来。

  动作轻柔地摸了摸儿子的额头,站在床边满足地打量片刻,又转去隔壁看女儿。

  两个孩子就是她的一切。

  不过,她并不会无节制地溺爱孩子。

  在欧洲时,孩子们从六岁开始就不被允许再睡懒觉,每天七点钟要准时起床。初到北美,需要倒一段时间的时差,打算让两个小家伙睡到八点钟。

  父母已经起床,老年人睡眠总是很少。

  和母亲一起准备早餐,还讨论帮父亲买一条船。

  当然不需要再用来打鱼,但做了一辈子渔民,父亲离开船只太长时间会无所适从,在日内瓦的时候就要三天两头驾着小船在日内瓦湖上漂一天,来美国前还特意问格林尼治周围有没有湖,听说是在海边,就很高兴。

  当年的事情让她和父母之间一直存在着一些隔阂,但这么多年过去,她早已没什么怨气,或者,本就没有太多怨气,只能说是两代人之间的理念不同。父母是爱她的,甚至一直对她心怀歉疚,她都知道,她也在意自己的父母。

  只是很难再表现的亲密无间。

  早餐之后,上午亲自进行了两个面试,家里还需要雇佣一位全职女佣和一个家庭教师。

  对于雇人这件事,特别是要照顾自己的家人,她表现的非常慎重。

  当初被那个小男人看中,听说自己被狠狠调查了一番,其实是不满的。后来帮他打理房产,所有被雇佣的女佣仆役依旧都要专门聘请侦探公司做背景调查。

  熟络之后,偶尔问起珍妮特是否有必要这样,珍妮特告诉她,说是西蒙说的一件事。

  一对夫妇雇佣了一位女佣,夫妇俩待对方都非常好,甚至会借大笔钱给她,只希望对方能够将心比心,照顾好自己的家人孩子。结果那女佣其实有着赌博偷窃之类的劣迹,还入过狱,后来偷主人家东西还赌债,想要掩盖,放了一把火,结果女主人和两个幼小的孩子都被烧死了。

  听到这个故事,她第一时间就把照顾自己父母孩子的那位女佣查了个底掉,不太放心,又查了第二遍。

  还好没什么问题。

  这次也一样。

  来到美国之前,她就让古驰美国这边的负责人安吉拉阿伦茨帮忙物色人选,一番精挑细选才得到两位,都是白人女子,她们自己包括家人都没有任何劣迹史,以往的雇主那里也颇有口碑。

  因为需要亲近两个孩子,她还坚持安排那位家庭教师接受了一次心理测试。

  当然,两人的薪酬也都不低。

  不过,她现在并没有金钱方面的困扰。小男人言语间经常是一副恶老板的模样,但在薪酬方面确实没有亏待过她。

  昨天邀请西蒙夫妇俩来家里吃午餐,临近中午,又开始为此做准备。

  因为是周日,西蒙和珍妮特都没有工作,十二点钟准时赶到索菲亚费西一家的住处。

  七点钟,索菲亚费西听到闹钟的滴滴声就准时起床。

  先去隔壁看儿子,昨天从欧洲飞来纽约,大概是因为长途奔波,小家伙晚上说自己不舒服,连夜喊了私人医生来家里检查,并没有什么问题,才放下心来。

  动作轻柔地摸了摸儿子的额头,站在床边满足地打量片刻,又转去隔壁看女儿。

  两个孩子就是她的一切。

  不过,她并不会无节制地溺爱孩子。

  在欧洲时,孩子们从六岁开始就不被允许再睡懒觉,每天七点钟要准时起床。初到北美,需要倒一段时间的时差,打算让两个小家伙睡到八点钟。

  父母已经起床,老年人睡眠总是很少。

  和母亲一起准备早餐,还讨论帮父亲买一条船。

  当然不需要再用来打鱼,但做了一辈子渔民,父亲离开船只太长时间会无所适从,在日内瓦的时候就要三天两头驾着小船在日内瓦湖上漂一天,来美国前还特意问格林尼治周围有没有湖,听说是在海边,就很高兴。

  当年的事情让她和父母之间一直存在着一些隔阂,但这么多年过去,她早已没什么怨气,或者,本就没有太多怨气,只能说是两代人之间的理念不同。父母是爱她的,甚至一直对她心怀歉疚,她都知道,她也在意自己的父母。

  只是很难再表现的亲密无间。

  早餐之后,上午亲自进行了两个面试,家里还需要雇佣一位全职女佣和一个家庭教师。

  对于雇人这件事,特别是要照顾自己的家人,她表现的非常慎重。

  当初被那个小男人看中,听说自己被狠狠调查了一番,其实是不满的。后来帮他打理房产,所有被雇佣的女佣仆役依旧都要专门聘请侦探公司做背景调查。

  熟络之后,偶尔问起珍妮特是否有必要这样,珍妮特告诉她,说是西蒙说的一件事。

  一对夫妇雇佣了一位女佣,夫妇俩待对方都非常好,甚至会借大笔钱给她,只希望对方能够将心比心,照顾好自己的家人孩子。结果那女佣其实有着赌博偷窃之类的劣迹,还入过狱,后来偷主人家东西还赌债,想要掩盖,放了一把火,结果女主人和两个幼小的孩子都被烧死了。

  听到这个故事,她第一时间就把照顾自己父母孩子的那位女佣查了个底掉,不太放心,又查了第二遍。

  还好没什么问题。

  这次也一样。

  来到美国之前,她就让古驰美国这边的负责人安吉拉阿伦茨帮忙物色人选,一番精挑细选才得到两位,都是白人女子,她们自己包括家人都没有任何劣迹史,以往的雇主那里也颇有口碑。

  因为需要亲近两个孩子,她还坚持安排那位家庭教师接受了一次心理测试。

  当然,两人的薪酬也都不低。

  不过,她现在并没有金钱方面的困扰。小男人言语间经常是一副恶老板的模样,但在薪酬方面确实没有亏待过她。

  昨天邀请西蒙夫妇俩来家里吃午餐,临近中午,又开始为此做准备。

  因为是周日,西蒙和珍妮特都没有工作,十二点钟准时赶到索菲亚费西一家的住处。

  七点钟,索菲亚费西听到闹钟的滴滴声就准时起床。

  先去隔壁看儿子,昨天从欧洲飞来纽约,大概是因为长途奔波,小家伙晚上说自己不舒服,连夜喊了私人医生来家里检查,并没有什么问题,才放下心来。

  动作轻柔地摸了摸儿子的额头,站在床边满足地打量片刻,又转去隔壁看女儿。

  两个孩子就是她的一切。

  不过,她并不会无节制地溺爱孩子。

  在欧洲时,孩子们从六岁开始就不被允许再睡懒觉,每天七点钟要准时起床。初到北美,需要倒一段时间的时差,打算让两个小家伙睡到八点钟。

  父母已经起床,老年人睡眠总是很少。

  和母亲一起准备早餐,还讨论帮父亲买一条船。

  当然不需要再用来打鱼,但做了一辈子渔民,父亲离开船只太长时间会无所适从,在日内瓦的时候就要三天两头驾着小船在日内瓦湖上漂一天,来美国前还特意问格林尼治周围有没有湖,听说是在海边,就很高兴。

  当年的事情让她和父母之间一直存在着一些隔阂,但这么多年过去,她早已没什么怨气,或者,本就没有太多怨气,只能说是两代人之间的理念不同。父母是爱她的,甚至一直对她心怀歉疚,她都知道,她也在意自己的父母。

  只是很难再表现的亲密无间。

  早餐之后,上午亲自进行了两个面试,家里还需要雇佣一位全职女佣和一个家庭教师。

  对于雇人这件事,特别是要照顾自己的家人,她表现的非常慎重。

  当初被那个小男人看中,听说自己被狠狠调查了一番,其实是不满的。后来帮他打理房产,所有被雇佣的女佣仆役依旧都要专门聘请侦探公司做背景调查。

  熟络之后,偶尔问起珍妮特是否有必要这样,珍妮特告诉她,说是西蒙说的一件事。

  一对夫妇雇佣了一位女佣,夫妇俩待对方都非常好,甚至会借大笔钱给她,只希望对方能够将心比心,照顾好自己的家人孩子。结果那女佣其实有着赌博偷窃之类的劣迹,还入过狱,后来偷主人家东西还赌债,想要掩盖,放了一把火,结果女主人和两个幼小的孩子都被烧死了。

  听到这个故事,她第一时间就把照顾自己父母孩子的那位女佣查了个底掉,不太放心,又查了第二遍。

  还好没什么问题。

  这次也一样。

  来到美国之前,她就让古驰美国这边的负责人安吉拉阿伦茨帮忙物色人选,一番精挑细选才得到两位,都是白人女子,她们自己包括家人都没有任何劣迹史,以往的雇主那里也颇有口碑。

  因为需要亲近两个孩子,她还坚持安排那位家庭教师接受了一次心理测试。

  当然,两人的薪酬也都不低。

  不过,她现在并没有金钱方面的困扰。小男人言语间经常是一副恶老板的模样,但在薪酬方面确实没有亏待过她。

  昨天邀请西蒙夫妇俩来家里吃午餐,临近中午,又开始为此做准备。

  因为是周日,西蒙和珍妮特都没有工作,十二点钟准时赶到索菲亚费西一家的住处。

  七点钟,索菲亚费西听到闹钟的滴滴声就准时起床。

  先去隔壁看儿子,昨天从欧洲飞来纽约,大概是因为长途奔波,小家伙晚上说自己不舒服,连夜喊了私人医生来家里检查,并没有什么问题,才放下心来。

  动作轻柔地摸了摸儿子的额头,站在床边满足地打量片刻,又转去隔壁看女儿。

  两个孩子就是她的一切。

  不过,她并不会无节制地溺爱孩子。

  在欧洲时,孩子们从六岁开始就不被允许再睡懒觉,每天七点钟要准时起床。初到北美,需要倒一段时间的时差,打算让两个小家伙睡到八点钟。

  父母已经起床,老年人睡眠总是很少。

  和母亲一起准备早餐,还讨论帮父亲买一条船。

  当然不需要再用来打鱼,但做了一辈子渔民,父亲离开船只太长时间会无所适从,在日内瓦的时候就要三天两头驾着小船在日内瓦湖上漂一天,来美国前还特意问格林尼治周围有没有湖,听说是在海边,就很高兴。

  当年的事情让她和父母之间一直存在着一些隔阂,但这么多年过去,她早已没什么怨气,或者,本就没有太多怨气,只能说是两代人之间的理念不同。父母是爱她的,甚至一直对她心怀歉疚,她都知道,她也在意自己的父母。

  只是很难再表现的亲密无间。

  早餐之后,上午亲自进行了两个面试,家里还需要雇佣一位全职女佣和一个家庭教师。

  对于雇人这件事,特别是要照顾自己的家人,她表现的非常慎重。

  当初被那个小男人看中,听说自己被狠狠调查了一番,其实是不满的。后来帮他打理房产,所有被雇佣的女佣仆役依旧都要专门聘请侦探公司做背景调查。

  熟络之后,偶尔问起珍妮特是否有必要这样,珍妮特告诉她,说是西蒙说的一件事。

  一对夫妇雇佣了一位女佣,夫妇俩待对方都非常好,甚至会借大笔钱给她,只希望对方能够将心比心,照顾好自己的家人孩子。结果那女佣其实有着赌博偷窃之类的劣迹,还入过狱,后来偷主人家东西还赌债,想要掩盖,放了一把火,结果女主人和两个幼小的孩子都被烧死了。

  听到这个故事,她第一时间就把照顾自己父母孩子的那位女佣查了个底掉,不太放心,又查了第二遍。

  来到美国之前,她就让古驰美国这边的负责人安吉拉阿伦茨帮忙物色人选,一番精挑细选才得到两位,都是白人女子,她们自己包括家人都没有任何劣迹史,以往的雇主那里也颇有口碑。

  因为需要亲近两个孩子,她还坚持安排那位家庭教师接受了一次心理测试。

  不过,她现在并没有金钱方面的困扰。小男人言语间经常是一副恶老板的模样,但在薪酬方面确实没有亏待过她。

  昨天邀请西蒙夫妇俩来家里吃午餐,临近中午,又开始为此做准备。

  因为是周日,西蒙和珍妮特都没有工作,十二点钟准时赶到索菲亚费西一家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