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狩猎好莱坞

第718章 中国之行

狩猎好莱坞 贾思特杜 8481 2019-10-09 10:51

  林素带着两侧装订精美的牡丹亭唱本返回,凉亭不远处的邻水露台上已经搭起简易戏台,并不算大的餐桌上也摆满了十几道螃蟹制作的名菜。

  安静地在刚刚的位置坐下,林素等待站在西蒙身边的侍女轻声给男人介绍完餐桌上的所有菜式,这才将唱本递过来,说道:“维斯特洛先生,这是牡丹亭的原词,不知道维斯特洛先生学习的汉语是哪一种,我挑选了繁体和简体两个版本。”

  西蒙拿起一册,看了眼,是繁体版,也没有更换,随手翻开。

  虽然写不出来,繁体阅读对于国人来说丝毫不是问题,哪怕两世为人更换了身份,西蒙亦是如此。

  实际上,西蒙还更喜欢繁体书法,因为繁体更容易展现出汉字的结构神韵。

  林素见西蒙挑选了繁体版,目光微微闪了闪,语气却没有任何异样,说道:“牡丹亭一部戏共分为五十五出,一餐时间无法演完,我挑选了最知名的惊梦,维斯特洛先生,你觉得可以吗?”

  西蒙饶有兴致地读着牡丹亭开篇,闻言道:“提前一点,惊梦留到餐后。”

  林素微微一愣,看了眼满桌菜肴,顿时明白过来,点头道:“好的。”

  片刻后,不远处的露台上传出丝竹之音。

  女郎听着耳畔的曲调,看完一位侍女演示蟹八件的使用方法,最后又瞟了眼旁边一边已经开始使用工具吃蟹一边和那位林女士低声交谈的自家老板。

  即使见过了他身上太多太多的特异之处,昨晚到现在,艾莉森对于自家老板能够熟练使用汉语侃侃而谈还是感到惊奇。

  而且,相比其他国家,艾莉森也轻易察觉自家老板对中国的种种特别之处。

  老板不喜欢日本,倒不是因为昨天被日本人赶出来,而是那种本能的不喜欢。

  对于中国,虽然某个男人明显带着几分掩饰,她还是能够感受到那种天然的亲近。

  这种反应,与西方人对日本和中国之间的观感恰恰相反。

  女郎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朝某个方向去想,因此难免更加好奇。

  不过,跟在他身边这么长时间,已经不知道积累了多少好奇,艾莉森觉得,大部分疑惑,或许永远都不会有答案。

  身旁那位大致与她同龄的翻译陈晴见女郎发呆,微笑着用英语提醒道:“诺瑞斯小姐,如果您觉得剥蟹太繁琐,可以尝尝这份雪花蟹斗,应该会符合你们西方人的口味。”

  “好啊。”

  艾莉森收回目光,微笑着点头。

  陈晴殷勤地递过餐具,重新用英语介绍了一下眼前这道菜,看艾莉森开始享用,这才微微从身旁女郎身上收回注意力,看了眼正一边剥蟹一边交谈的西蒙和林素两人,目光中闪过一些失落。她被挑选过来,原本是要担任西蒙维斯特洛的翻译,可惜这位大人物根本就不需要翻译,她只能负责为他的助理服务,根本没有机会和他多交谈几句。

  “陈,有什么问题吗?”

  耳边传来女郎的声音,陈晴连忙收回目光,微笑着摇摇头,吩咐侍女同样取了一份雪花蟹斗在自己餐盘里,想了想,没有用筷子,而是和艾莉森一起使用特意为客人准备的刀叉。

  开始用餐,大家的话语都少了很多。

  半个多小时后,用餐结束,侍女们收拾完餐桌,西蒙用茶水洗过手,又端起一杯温热的姜茶,这才专注看向不远处的戏台。

  林素安排的很巧,恰好到了惊梦。

  “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炷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

  曾经并没有听过昆曲,西蒙以为会是方言。

  用餐时林素解释一番,他才发现,昆曲大部分唱词都接近普通话,而且今天挑选的还是进一步抛去了方言成分的北派昆曲,不需要对唱词,西蒙基本上都能听懂的。

  林素一直悄悄注意着身旁男人的表现,发现西蒙根本就没有多看那本唱词,似乎还很沉浸的模样,目光中闪过疑惑。

  待到惊梦一出结束,台上表演还在继续,她却忍不住问道:“维斯特洛先生,你觉得怎么样?”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西蒙轻声默诵,细细品味片刻,赞道:“文字美的惊人,字字珠玑。”

  亭中几人,除了女郎,包括侍立一旁的侍女,听到西蒙这番话,都忍不住面露惊讶。

  牡丹亭以惊梦一出最为著名,惊梦之中,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一段无疑又是凤冠明珠级别的存在。

  林素刚刚一直悄悄疑惑某个男人是否真的能够听懂,此时见西蒙竟然能够精准抓住戏中的明珠,甚至都有点震撼。

  而且,字字珠玑,这种成语,真的是一位从未踏足过中国的西方人能用出来的吗?

  这些年已经习惯了周围人类似的目光,西蒙既没有了多少自得,也不会刻意收敛,他本就是这世界的一个异数,在别人眼中,正常了才不正常,不正常了,才算是正常。

  喝完杯中的姜茶,西蒙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林素连忙收起心底的波澜:“那么,维斯特洛先生接下来想去那里,苏州还有很多地方值得一看。”

  西蒙站起身,道:“其余的下次再看吧,下午去桂林,我记得,嗯,桂林山水甲天下,对吗?”

  林素点点头:“这样的话,我需要安排一下。”

  说着又忍不住仔细打量眼前男人几眼,这真不是一个回乡寻根的海外华人啊,明显一点华人血统都没有。

  西蒙的私人飞机停在上海,一行人从苏州返回。

  林素离开了几个小时,借口替西蒙安排行程,包括充当女郎翻译的陈晴也一起离开。

  大致能够猜出什么,西蒙并不在意。

  在上海自己的住处午睡了一个多小时,下午两点钟,林素和陈晴一起返回,表示行程已经安排好。

  上海到桂林距离1200多公里,肯定还要飞过去。

  下午三点钟,一行人登上西蒙的私人飞机,从上海飞往桂林。

  这段行程只有一个半小时,西蒙恰好利用私人飞机上独力的通信系统处理一些事情。

  上周卢旺达政府突然向法国发难后,卢法双方台面上的扯皮还在持续。

  不过,很快明了其中缘由的法国政府私下里也做出应对,悄悄撤走了活动在意大利南部雷吉奥市的特工团队,连费加罗报的两位调查记者都被召唤回去。

  安排好这些,法国政府一位高层悄悄与杜梅岬庄园进行了一次通话,电话是珍妮特负责接听,伊格瑞特门户随后撤掉了网站显眼位置关于法国参与卢旺达大屠杀的新闻。

  这次事件虽然表面上缓和,西蒙明白,法国政府对自己的恨意肯定又加深了几分。

  不遭人嫉是庸才。

  被一个国家记恨,对于现在的西蒙来说,实在也不算什么。

  林素和陈晴出身都非常不错,只不过,私人飞机,还是这种豪华的私人波音767,两女都是第一次搭乘。

  因为两女相对特别的身份,她们没有像其他随从一样去往后舱,而是被安排在了机舱中段。

  至于前舱,除了西蒙,就只有女郎一个能够随意进入,包括维斯特洛家族调教出来的四位私人空姐都还没有获得这种资格。

  最早也是被珍妮特当做空姐调教而来,不过,现在维斯特洛家族的私人空姐,以后也只会是私人空姐,再想像那样,可能性不大。

  从这点看,维斯特洛体系也越来越像一个国家。

  大部分国家的初创阶段,总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上升渠道,随着国家政权结构的不断稳固,上升渠道开始变窄,形成阶层固化。

  稍有远见的统治者都不希望看到阶层固化现象发生,然而,当既得利益群体过于庞大,结果注定是尾大不掉。

  维斯特洛体系还处在高速扩张阶段,西蒙却已经时常感受到体系内这种阶层固化倾向。

  就像诺基亚,就像思科,曾经的历史上,约玛奥利拉和约翰钱伯斯将这两家公司带入巅峰。

  然而,新世纪之后,因为两人依旧长期掌控这两家巨头,不肯主动放下权力。

  这世界能够保持长期进取心同时个人经营理念又不落于时代的企业管理者,终究凤毛麟角

  约玛奥利拉和约翰钱伯斯长期掌权,很大程度上导致诺基亚的轰然崩溃和思科错过一次次产业变革机会而逐渐陷入平庸。

  好在,现在两家公司都已经被西蒙收入囊中,维斯特洛体系终究不是一个国家,这一次,西蒙必然不会让历史重演。

  波音767降落在桂林机场,时间是下午四点半。

  西蒙并没有在桂林市区停留,提前已经准备好了一艘游船,计划从桂林出发,沿着漓江溯流而上,晚上下榻在阳朔。

  中国的旅游业还远没有发展起来,漓江上丝毫不显后来游轮如织的盛况,已经是中秋,恰好又是一个阴天,虽然南方没有北方秋日里的衰颓寂寥,空气中却也难免透着几分清冷。

  不算奢华却很干净整洁的一艘十米长左右白色游轮上,西蒙坐在两层舱室的二层靠窗一侧,心情并没有受到天气干扰,细细品味着两岸还没有被尘世喧扰浸染的绝美景致。

  身旁是一张矮几。

  林素在亲自在西蒙演示茶艺,另外一侧坐着陈晴,反而是女郎被不着痕迹地挤在了西蒙对面距离男人最远的位置。

  艾莉森已被漓江两岸的风景吸引了注意力,并没有在意这些小细节,出发不到十分钟,手中的相机已经换了好几卷胶片。

  这些年来,即使跟随西蒙去过太多地方,女郎依旧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震撼人心的天然绝美。

  烹好一壶茶,林素倒了一杯递给西蒙,轻声道:“维斯特洛先生,您尝试一下。”

  下午再次碰面,西蒙就发现,林素原本对他很随意的你变成了您,另外一位被西蒙打发给女郎担任翻译的陈晴也明显对自己更主动热络了很多。

  觉得有趣,没有刻意去矫正这种改变,西蒙接过林素递来的茶水,轻啜饮一口,点头:“很好。”

  林素等西蒙饮完一杯,帮男人续上,问道:“维斯特洛先生觉得桂林怎么样?”

  西蒙笑道:“还会再来。”

  “这样的话,希望下次还能担任维斯特洛先生的向导。”

  “我也很期待啊。”

  林素顿了顿,又道:“维斯特洛先生是从日本赶过来的,那么,你觉得日本和中国相比,哪个更好一些?”

  西蒙打量女人一眼:“这就要看比什么了。”

  林素想了下,说道:“文化呢?”

  西蒙摇摇头,道:“日本文化只是中华文化延伸出去的一个边角,没有可比性。”

  旁边的陈晴此时插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看来您很推崇中国文化呢。”

  西蒙无视林素因为陈晴插话而微微蹙起的眉头,语气依旧温和恬淡,道:“是啊。中国的文学、绘画、曲艺等等,在我看来都已经达到了某种极致,更难得的是几千年来都没有断绝的传续性,这是世界上其他文明古国难以比拟的。”

  “哦,谢谢您的赞美,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打量一眼旁边的鹅蛋脸女孩,微笑着补充了一句:“人也很美。”

  陈晴立刻露出羞意,不做痕迹地回给西蒙一个眼神,眉眼弯弯:“谢谢。”

  两位女郎,瓜子脸的林素显得成熟而知性,还透着江南女子的柔美婉约,陈晴却是一张精致的鹅蛋脸,杏眼娇媚,笑起来还会有酒窝,颇有几分类似西蒙记忆中某个名字同样是晴的大陆女星。

  西蒙倒也不觉得这算是太巧合。

  丑人各有各的丑法,美人的标准却不会相差太多,就像中国最知名的电影学院表演系,每年能够入选的女孩,拍摄的合照乍一看都有着很高的相似度。

  林素旁观两人的小互动,对某个心思不算单纯的女孩更加不满。

  陈晴表面乖巧讨喜,私下却让林素不敢恭维。

  就在中午,林素被领导喊过去,首先就是一顿批评,觉得她在西蒙维斯特洛面前太随意,这或许会容易拉进与对方的距离,却难免少了几分尊重。

  这不是上面希望看到的。

  虽然带领着一个团队,但能够知晓她与西蒙维斯特洛相处场景的,就只有对面女孩一个。

  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事后领导还特意叮嘱,让她多给陈晴一些与西蒙维斯特洛接触的机会,要首先为国家着想,绝对不能有什么私心。

  林素既委屈又无奈。

  她能有什么私心?

  看眼前情形,就算有,也明显不是她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