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狩猎好莱坞

第720章 市场经济元年

狩猎好莱坞 贾思特杜 8195 2019-10-12 20:37

  谈笑对弈中,时间来到上午十点多钟。

  晨雾逐渐散去,天色放晴,秋日和煦的阳光洒在观景露台上,没有了云气环绕,碧蓝如洗的天穹,苍翠耸立的奇峰,纯澈轻缓的漓水,再次构成了另外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

  林素看着腻在对面男人身上的陈晴和对方低语几句,起身返回别院。

  有些疑惑。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陈晴返回,身上已经换上一套水绿色汉服,手持一柄竹笛。

  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呢。

  林素只能腹诽。

  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近乎于吃醋的情绪是否合乎时宜。

  陈晴这次没有再偎到西蒙维斯特洛身旁,而是选择正对崖旁的一侧盈盈坐下,眉目含春地向旁边男人道:“姑苏行,送给维斯特洛先生。”

  片刻后,笛声开始在山间飘荡。

  轻灵,悠远。

  为这幅不似人间的造化美景更添了几分出尘之感。

  即使不喜陈晴的心机,林素也不得不承认,身旁女子的才情可能还要在她之上。

  也是。

  既然被选来接待西蒙维斯特洛,怎么可能平庸。

  虽然人前从来不会缺少该有的谦逊,但林素骨子里却一直都认为自己就应该是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女。

  现在,看着旁边吹奏竹笛的女郎,林素忍不住生出一股淡淡的挫败感,甚至对陈晴的反感都消散了很多。

  这是个很明确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女子。

  而且还在付诸行动争取。

  自己呢?

  想到这里,林素突然有些莫名的惶恐。

  已是而立之年,从小到大顺风顺水,从来没有遭遇过什么挫折。然而,突然之间,林素发现,自己的人生只是在如同山脚下那条江水一样随波逐流,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将来想要去往何方。

  对面男人伴随着笛声的吟诵打断林素的思绪。

  暂时收起心思,认真倾听。

  “画堂红袖依清酣,华发不胜簪。几回晚直金銮殿,东风软,花里停骖。书诏许传宫烛,轻罗初试朝衫。”

  “御沟冰泮水挼蓝,飞燕语呢喃。重重帘幕寒犹在,凭谁寄,银字泥缄。报道先生归也,杏花春雨江南。”

  这是一首词。

  林素依稀有些印象,此时却记不得出自哪位词人之手。

  不过。

  杏花春雨江南。

  意境真美。

  对于某个西方面孔的男子吟诵这样一首古词,林素已经没有了太多惊讶,这是一个26岁就白手起家积累了3000亿美元巨额财富的家伙,他身上再发生任何事情,似乎都不会让人意外。

  不过,注意到女郎崇拜的目光和陈晴演奏时顾盼生姿的媚眼,林素又忍不住生出些许腹诽。

  现在是秋天呢。

  刚刚的这首却是一篇早春词。

  意境根本对不上嘛。

  正这么想着,结束一首姑苏行的陈晴已经停下演奏,捧着竹笛礼貌地朝两边鼓掌的西蒙和艾莉森微微躬身,接过男人递过来茶杯,道过谢,啜了一口,才道:“维斯特洛先生,真没想到,您竟然知道元朝词人虞集的这首风入松,太让人惊讶了。”

  西蒙姿态随意地捧着一杯茶,微笑中带着些许促狭地朝林素示意:“林小姐大概在腹诽我在秋天附庸风雅地错用了一首描绘早春的词呢。”

  林素差点把刚刚捧起的茶杯丢出去,心虚地连连摇头:“没有,维斯特洛先生,我没有。”

  陈晴看了慌乱的林素一眼,说道:“林姐大概是不太懂得这些呢。虞集的这首风入松重在遣怀,更倾向于一首归去词,言语间都在表达词人希望摆脱俗世烦扰归隐田园的心情,和词中季节的关联不大。维斯特洛先生平日里肯定非常忙碌,偶尔难免产生和虞集类似的想法,要不然也不会在百忙之中赶来中国短暂休憩。所以,刚刚这首词和您的心境再契合不过。”

  西蒙听陈晴这么说完,微笑道:“你很会说话。”

  “谢谢,”陈晴眉眼弯弯,道:“说起归去词,维斯特洛先生您知道陶渊明吗?”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正是呢,”陈晴点点头,道:“陶渊明有一篇很出名的文章,桃花源记,讲述一位渔人误入前朝遗民隐居之地的故事。大部分考证都倾向于这篇文章的经历是陶渊明杜撰,不过,中国很多地方都自称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阳朔这边也有一处,很美呢,维斯特洛先生下午要不要去看看?”

  “好啊。”

  刚刚从心虚慌乱中回过神来的林素听着陈晴和西蒙维斯特洛侃侃而谈,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多余。

  甚至产生了一些以牙还牙的心思。

  昨天她是怎么在领导面前编排自己的,她或许也应该这么做一下。

  这次陪同西蒙维斯特洛,她可是还带着一些任务的,现在,因为陈晴的打岔,很多话题都没办法进行沟通。

  下午果然去了阳朔以西的桃花源。

  因为提前打过招呼,一切都安排的非常妥当,直到傍晚时分,西蒙才尽兴而回。

  晚间,小城里还组织了文艺汇演,县政府让人发来邀请,西蒙没有去探究是否刻意安排,欣然前往。

  阳朔是中国最早对外开放的国内景点之一,七十年代开始就用于定点接待外宾,随之声名远播,十年代开始,越来越多的西方游客慕名而来,心醉于此处风景,纷纷长期驻留,甚至在当地娶妻生子,因而让阳朔获得了一个地球村的别号。

  晚间的文艺汇演特意邀请了一些国际友人。

  西蒙却没有和外人过多接触的念头,哪怕一些来自美国的老乡,看完表演,回到东岭山顶的别院,时间已经是深夜十点多钟。

  内院正屋的主卧内。

  两人一起洗过澡,女郎又额外给自己做过睡前保养,这才离开浴室。

  大床上,西蒙靠在床头,捧着一个手绘板正在描画什么。

  艾莉森爬上床,猫儿一样偎在男人身边,打量一眼男人正在绘制的图画。

  这是一幅很细致的分镜头画稿,应该是一处餐厅,周围散乱狼藉一片,正中一位身穿紧身劲装的飒爽女郎面容冷眼,眼神犀利,两手各持一只瓷盘,一只用作格挡,另外一只划向身侧一个男人的脖颈,鲜血迸溅。

  确定米高梅的特工电影宇宙计划之后,西蒙近期一直在利用闲暇时间亲自为系列之一的霹雳娇娃构思剧本,偶尔还会画一些设想中的分镜头。

  艾莉森自然知道西蒙在画什么,耐心等待男人画完,道:“很酷呢,不过,好像有点血腥了,这么拍的话,很可能会被定位级。”

  手中的画面,来自记忆中吕克贝松执导特工电影安娜中的一段场景,作为吕克贝松吃老本的一部平庸之作,影片唯一的看点大概就是女主角。不过,其中也不缺乏亮点,女主角安娜被派去执行第一次任务的餐厅杀戮场景动作设计就非常出色,因此打算借鉴过来,放在第一部霹雳娇娃当中。

  在画好的图稿下方写下一行标注,西蒙道:“拍摄时尽可能不见血就可以了。”

  很多时候,好莱坞级与级之间的区别,其实就是打斗场景是否见血。不见血,打斗再激烈,甚至毁天灭地,也不会被评为级。

  对于特工电影宇宙系列,西蒙当然不会去追求级或者级,这个系列的定位应该是13级,想要达到这一点,同时又不损害一部动作电影的可看性,其实并不困难,甚至,对于好莱坞老牌大制片厂来说,13级和级之间,内容之外也存在太多可以转圜的余地。

  艾莉森点点头,又发现了一个问题,指了指画中的女郎:“老板,这是娜塔莎亨斯屈奇?”

  “是啊。”

  “娜塔莎不合适吧,她的演技太差了。而且,她的身高也是问题,接近六英尺的身高,除非老板你全部挑选维密天使担任女主角,否则,很难为她找到合适的搭档。”

  西蒙道:“娜塔莎确实不合适,只是拿来作为画稿模特。”

  演员的身高,确实是经常影响一部电影选角的关键因素。

  诸如汤姆克鲁斯或者达斯汀霍夫曼这些小个子男星,他们主演的影片,挑选女演员时对身高的要求就更加苛刻。为了让自己显得高大威猛一些,汤姆克鲁斯踩苹果箱给配角挖壕沟之类的事情都没少做。

  娜塔莎亨斯屈奇模特出身,身高接近一米。

  这样的身高,别说女人,哪怕是男人,配起戏来都难免压力倍增,如果担任单一的大女主倒是没有问题,霹雳娇娃这样的三人群戏,明显就不合适。

  而且,女郎的演技确实是没什么演技。

  西蒙最初其实动过让娜塔莎亨斯屈奇出演其中一个角色的心思,只是很快就主动放弃了这种念头。虽然是自己很喜欢的一只大花瓶,但西蒙到底不会拿一部对于米高梅复苏至关重要的超级重磅n来冒险。

  这位名叫萨布丽娜邓恩的武力输出角色,西蒙打算设定成一名漫画中很经典的三无女,类似于绫波丽那种。

  最初觉得,没什么演技的娜塔莎亨斯屈奇只是依靠异种中的那种没演技少台词风格,恰好合适。不过,仔细想想,三无属性,对于演技的要求反而要更高,演员必须通过少量的台词和细微的表情动作将角色树立起来,而绝不应该是真正的三无。

  艾莉森和西蒙聊着,等自家老板在画稿上写好标注,又描绘补充了一会儿,身子忍不住在男人身上蹭了蹭:“老板,要不要我把林和陈喊过来?”

  西蒙侧头在女人柔顺的头发上抵了抵,笑道:“她们过来,你怎么办?”

  “床很大呢,睡下四个人也没问题。”

  西蒙一脸正人君子:“这样多不好。”

  艾莉森笑了下,道:“老板,你觉得她们怎么样?”

  “都很出色,一个适合留在身边作为助理,另外一个磨练一下,可以放出去独当一面。”

  “那么,老板打算带她们离开吗?”

  “陈晴可以送到阿波罗管理公司的团队磨练几年,顺便再读一个b,将来或许可以作为我们在中国业务的负责人之一。”

  瑟曦资本旗下三家子公司,阿波罗管理公司主要负责企业并购,这恰好是维斯特洛体系在中国扩张的主要模式。

  除了还处在发展初期的新兴领域,其他方面对中国的扩张,西蒙都打算采用入股并购的模式,恰好中国又在加快国企私有化步伐,这让维斯特洛体系拥有非常多的机会。而且,相对于其他漫无目的的海外投资者,两世为人的先知优势,可以给西蒙太多的优势。

  这两天的接触中,西蒙能够感受到陈晴的聪明和野心,调教磨练一下,让她负责一部分对中国的投资业务,恰好合适。

  艾莉森也赞同地点点头,又问道:“林素呢?”

  “学识和能力都很出色,可惜缺少主见,大概是成长过程中被家长安排的太好,也没有经历过挫折,因此只适合别人告诉她该做什么,很适合作为助理。不过,她是中国体制内的人,中国人很看重这个,很难说她愿不愿意放弃现在的职位。”

  艾莉森理所当然道:“只要老板你亲自向她发出邀请,肯定没问题呢。”

  “对我这么有信心?”

  “嗯。”

  感受到身边女郎又贴紧了一些,西蒙笑笑,把绘图板放在床头柜上,随手关掉了台灯。

  “老板。”

  “嗯?”

  “可以开着灯呢。”

  “这个,好像反了吧,通常男人才会有这种要求。”

  “呵呵。”

  “你这是让我很没面子啊,看来要教训一下。”

  新的一天,新的一周。

  时间是10月24日。

  按照最初的行程安排,本来应该是昨天抵达中国,今天应该在苏州。

  而且,原本打算去很多地方,只是,阳朔确实有着太多让rn连忘返的气息,西蒙就直接取消了其他行程,打算继续在阳朔东岭的山顶别院里再住三天,周四返回美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