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第一千两百六十九章 无法逃脱37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游7 6384 2019-09-04 14:52

  毕竟是小县城,对于丧葬方式并不做强制要求,再说医生只管治病,其他的不在服务内。品书

  思如很固执的要把姜海带回家,对此,姜梅三姐妹极力阻止,在她们看来,死掉的弟弟直接送到火葬场烧了才是正理,不然多晦气。

  但显然,老母亲疯癫了。

  连王贵根都觉得不可行,劝思如节哀顺变。

  思如

  屁!

  背着一具尸体到处走。

  在姜梅三人的苦口婆心下,没有一辆车愿意载思如,听到要拉一具尸体,跑得飞还快。

  妈妈咪!

  救命呐!

  这里有个人在背尸体玩。

  思如只能步行,好在随着身体热量的传递,姜海的心跳逐渐在复苏,血液也在缓缓流淌。

  王贵根护在身后。

  万一老太婆背不动了,他也好在后面接着。

  有点愁。

  老家的田地都遭占了,怎么埋人。

  老太婆不许火葬,那只有去农村买一块地了。

  好急。

  姜梅三人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脸色十分复杂,阴沉又夹杂着几分轻松,很矛盾。

  弟弟,真的死了。

  他所拥有的,原本要留给他的,死不带走呀。

  有点激动。

  姜梅从包里掏出手机,按下号码,放慢脚步。

  “老公呀,姜海死了。”

  她压低声音,既是报忧,也是报喜。

  电话对面的男人是真的高兴“那你妈呢?”

  姜梅撇嘴。

  “我妈她疯了。”

  “呃。”

  男人一愣,随即说道“妈心里肯定不好受,你多安慰安慰她。对了,我看一辆车,特别好,是才出来的新款,白色十分优雅。”

  恩。

  打算去定下来。

  也不贵,二十来万。

  姜梅愣住“车?咱哪有钱买?”超级消耗品。

  二婚老公一直想买车,自打知道娘家拆迁赔了一大笔钱,跟房子,成天在她耳朵边念叨。

  车车车。

  姜梅明白,是想让她去问娘家要,借也行。

  有借无还的那种。

  对此她只是撇嘴,怎么问,想也知道借不到的。

  不过,姜海居然死了。

  她一下明白丈夫的想法,老母亲没了儿子,只能靠女儿,那家里的钱财自然要平分。

  还有房子。

  如此的话,先前争吵的事毫无意义了。

  男人耐心劝说“现在谁家没车,你不是一直抱怨走亲戚不方便吗?一刷朋友圈是各种旅游,等咱们有了车,还不是想去哪儿去哪儿。”

  还说到工作,“听人说跑滴滴轻松又赚钱。”

  天花乱坠。

  简直有个车能改变人生。

  姜梅有些心动,“我知道,但小海才刚没,我问妈要钱还是再等等,至少把后事办了,到时候肯定要解决妈的养老问题。”

  自然会分钱。

  男人虽然急,也不可能催得太过分,嘱咐了她几句,挂断电话。

  思如背着姜海回到家,放在他房间的床。

  轻轻关门。

  看见姜梅三姐妹,皱起眉头“你们还没走?”

  三人

  一脸懵逼。

  姜梅脸色很不好“妈,你到底想干什么。弟弟已经死了,把他送到殡仪馆才是对的,”

  思如“小海没死。”

  姜梅无奈的叹气,决定不再纠结于这件事。

  “妈你”

  “老王,你去菜市场买点鱼,再买根大棒子骨,要肉多的,其他的菜也买点回来,还有水果,挑新鲜的。一会儿小海醒了要吃的。”

  思如对着王贵根吩咐。

  王贵根眼神十分心疼,劝道“老太婆,小海他出事,你心里难过,一时接受不了,我懂。但姜梅说得对,这么留在家也不是办法。”

  人死了。

  还得入土为安。

  关键要是被别人知道这是租的房子呀。

  思如瞪眼。

  “你去不去,去不去!”

  “妈!”

  姜梅一声大吼,声音里满是愤怒“你能不能正常点,弟弟他已经死了,他死了呀。”

  见思如愣愣的。

  她深呼吸一口气,努力把烦躁的心情平复。

  才说道“弟弟他肯定也不希望你这样的。”

  神情变得柔和,“妈,你以后跟着我们三姐妹生活,等把小海的事办了,马走。”

  离开这个伤心地。

  姜兰跟姜玉也点头。

  半晌,思如抬起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们“走?去你们那里吗?那你王叔咋办?”

  指着王贵根。

  姐妹仨

  脸的表情顿时变得很不愿,姜兰撇嘴道“我爸早死了,他,哼,算是哪根葱呀。”

  不管。

  姜梅抿着嘴唇,“妈,他有养老金,一个人也能活得下去。再说,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嗤笑“我还没听说嫁出去的女要养继父的。”

  姜玉也很纠结,一脸挣扎着说道“我自己都没住的地方。”

  最尴尬的是当事人。

  居然也体会了一把当皮球被踢来踢去的感觉。

  王贵根低着头,沉默片刻,看向思如“你不用担心我,我身体还硬朗,像姜梅说的,每月都有养老金领,一千多块钱呢。我一个人,能花得了多少。她们愿意孝顺你,是福气。”

  很不舍。

  但也知道怎样选才对老太婆好。

  毕竟老了,有年轻人在身边照顾,他也放心。

  没有不依不饶。

  姜梅姐妹挺满意。

  继续劝。

  思如还是摇头“我不去,我要守着小海。”

  看着三姐妹。

  “姜梅你是二婚,带着娃娃嫁过去的,人家本来有意见,还能愿意你再带个娘家妈?”

  “姜兰你是外嫁,这些年婆家没少给你脸色看吧。听说还住在村里,家里有我的房间吗?再说那里的口音,我听不懂,去干什么。”

  “姜玉呵,你还养我?先把你女养活吧。”

  挨个批评。

  最后总结成一句话“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走。”

  “死心吧。”

  又催着王贵根去买菜。

  走出家门。

  “唉。”

  王贵根深深的叹了口气,心里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喜悦。

  老太婆呀

  姜梅姐妹见她冥顽不灵,当即气得要报警。

  煮熟的鸭子飞了。

  思如直接把她们撵出去,嘴里大骂“滚!滚远点!”

  三姐妹

  还真打了电话。

  可惜小县城下班早,电话响了许多声都没人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