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我的老爹属甘蔗20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游7 5750 2019-10-01 00:12

  办公室里,李萍又哭又闹,小拳拳捶他胸口,“你这个渣男,骗了我的感情,我恨死你了!”

  路和平很无奈的承受着来自小姨子的怒火,边躲边喊,“你听我解释,我有正当理由的!”

  李萍不听。

  最后还是路和平大吼一声才把她震住,哭哭啼啼的坐在沙发上,咬着嘴唇的牙齿被口红染得一片鲜红,看上去竟真有几分血盆大口的样子了。

  大堂。

  正跟同事聊得高兴的前台小妹身体猛一抖,心跳都给吓得慢了半拍,不满的瞪着走廊,低声骂道,“什么破烂玩意儿,差点没把劳资吓死!”

  吼吼吼!

  就不能找个贵点的酒店,开个房,钟点房也行呀,随便你们两个吼够,非要在公司里吗?

  是。

  你是老板。

  公司是你开的没错。

  但这里是上班的地方,有很多员工,有时还有客户过来,你不要脸,公司也要脸的好么。

  前台小妹一想起这就气。

  上个月,有个做冷冻产品的来公司里谈生意,才刚坐下,她泡好茶端到客户面前,话还没说两句,一声高亢的两声吓得她差点把茶几踹翻了。

  男女声混杂。

  客户一脸尴尬,她硬着头皮说老总在锻炼。

  在健身。

  恨不得地上有个缝钻进去。

  反正,客户最后还是相信了,尴尬的捧着茶杯,“呵呵,健身吗?挺好的,对身体好……”

  前台小姐回以同样的干笑。

  内心在流泪。

  呜呜,她一个连男朋友都没有小姑娘,为什么要听到这些。

  男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同事听见她的吐槽,忙拽了她一下,“你注意点,这是在公司,小心被人听见,到时候惹得里面那位不满把你辞退,就不划算了。”

  前台小姐哼哼两声,说了句“既然做了就别怕人说”就说起了别的八卦。

  办公室里两人还在扯皮,路和平看了眼深爱的女人,叹了口气,决定把原因告诉她。

  “萍萍,我爱的是你,如今,只是权宜之计。”

  李萍依旧抹着眼泪不理他。

  路和平继续道,“你知道吗?我车祸住院,昏迷了几天几夜,明明没查出问题却一直不醒,是因为,我在昏睡中有了一个奇遇。”

  奇遇?

  李萍有点懵,“你梦到你成了百万富翁了?”

  不然她想不到还有什么更奇。

  却见路和平摇了摇头,“不是,我梦见了个老和尚。”

  “……”李萍,“我还以为你梦到个千年美女呢。”

  路和平随口就来:“你在我心中是最美,每一个微笑都让我沉醉,你的好,你的坏……”

  李萍:……

  路和平轻咳一声,扯远了。

  “那老和尚说我印堂发黑,有大灾之相,必须要找个人来挡灾。他掐指一算便算出李慧是最佳人选,八字跟我最合,说不光能让我避免灾难,还能让公司更上一层楼。”

  抓着李萍的手,“我上次车祸,明明开得好好的,一下子就撞了,萍萍,我是真的怕了。”

  “我想给你好日子过,想陪你一起走到老。”

  “至于李慧,你要相信,我已经不爱她了,只是跟她逢场作戏保持夫妻的名份,在我心里,你才是我的妻子,是要陪我一生的人。”

  “萍萍,我爱你。”

  犹记得上一世,即便他做生意亏了,家里穷困潦倒,抑或被发现在外面找女人,萍萍都没怪他,都原谅了他,对他不离不弃的。

  这是真爱。

  人只有在遭受了困境才知道谁对自己好。

  恩

  这就是所谓的患难见真情。

  李萍却不信,“凭什么是她,你是不是在编故事骗我?”

  路和平赶忙举手,“没有。”

  又许诺不会跟她分手并马上买包,李萍才破涕为笑。

  两人手挽着手走出公司,前台小妹都惊呆了,“喂喂,他们俩今天怎么改吃素了?”

  有点不习惯。

  同事照着小镜子淡淡道:“也许是去酒店。”

  前台小妹:……

  路和平虽然变得勤快顾家了,但李慧依旧没有半点表示,甚至还拒绝了他的求欢。

  这……

  摸不透。

  想到老和尚说的,他更是咬了牙的对李慧好。

  不能离婚,千万不能离婚。

  李慧呢,在思如的耍赖下各种买买买,零食、海鲜、牛奶、衣裳包包鞋、化妆品护肤品……

  日子过得很惬意。

  谁不喜欢有钱的生活呀。

  起初李慧还担心路和平看到了会不高兴,骂她败家,结果,人就嘴角抽搐了两下。

  “没关系,想买就买,老公赚得到钱。”

  很大方。

  李慧便高兴的又去菜市场买了几斤海鲜,晚上多做了好两个菜。

  路和平的内心其实在滴血,吃着海鲜流着泪。

  李慧问他怎么了?

  路和平抹了抹眼泪,“太好吃了,我感动。”

  李慧:……

  男人就是这样,给外面的买屋买车买衣服首饰,大方豪爽的仿佛钱是别人家的,一到自己老婆要买点东西,就算要点生活费都要被骂败家。

  但,为了前途,他忍了。

  有了男人的允许,李慧觉得自己挺委屈的,加之思如天天在她耳朵边念叨妈妈打扮起来比小姨还年轻漂亮,把她刺激到了。

  恩。

  买东西不再手抖。

  她甚至还在美容院跟美发沙龙办了张会员卡。

  女人嘛,再不保养就老了。

  说不定能把丈夫的心挽回。

  就在李慧有些心软打算重新接受路和平时,李萍来了。

  李萍一直想来,她想来看看平哥是怎么对李慧好的。

  依旧一身摩登的打扮,微卷的头发上散发出摩丝的香气,一双高跟凉鞋让她整个人高了一大截。

  当然,她是来炫耀的。

  跟她比起,李慧该多土气。

  李萍敲门之后,很快就听到脚步声在靠近。

  咔!

  门开了。

  入眼便是一个美丽温雅的女人,她黑色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肩上,像一块昂贵的丝缎,身上一件米色的连衣裙,脚上踩着双粉蓝拖鞋。

  素面朝天……

  不,是化了妆的。

  只不知道为什么,完全看不出化妆的痕迹。

  “姐……”

  李萍不可置信,这就是她那土里土气节约到抠门的亲姐姐?

  李慧看了她一眼,视线落到她那染了色的头发上,勾了勾嘴唇,“进来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