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等我耍够了哒40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游7 6117 2019-09-04 14:52

  两人最后还是站到了法庭上结束这段错误的婚姻,意料之中的,杨晓雪要钱,要得还不少。

  一百万。

  思如:不如我马上烧给你呀,几十个亿都不成问题。

  两人都说对方转移婚内财产。

  恩。

  这事就交给律师大大处理了,专业人士总是能解决得更好,思如还提供了杨晓雪给直播小哥哥送礼物的证据,“她把我的工资给她爸妈她弟,这我就不说了,扶弟魔,好歹还是给亲戚扶贫,但八杆子打不着的人也要扶,各位,各位呀,我只是个很普通很普通的水电工,我真的养不起这么多人呀!”

  “她给我脑壳上戴了满怀大一顶绿帽子,是,我怂,我本来想就忍了的,但我妈病了,她居然不肯拿钱救我妈,我真的很心寒。”

  “我掰着手指头算了下,确实是我太吃亏了。”

  “我辛苦赚钱,她拿我赚的钱宁可养别的男人,也不愿意救我妈的命,所以,我妈不如外面认识的野男人。”

  “这样理解,没错的。”

  “既然如此,那我为什么要继续跟一个白眼狼在一起,是以后生病了缺一个拔管的吗?”

  ……

  杨晓雪气得浑身发抖,又恨。

  她觉得所有人都在用嘲讽不屑恶心的眼神看她。

  但没关系,有律师大大。

  ……

  李母确实生了重病,李卓华卖房也是在之后。

  关键,钱真的没了。

  一笔笔的全部用在医院里,有证据可查的那种。

  反正,杨晓雪最后没捞到什么好。

  不过,在最后,有一件事脱离了思如的预期。

  李进。

  他在选择监护人时,没有选思如。

  思如面无表情,李进低着头,不敢去看她。

  杨晓雪一愣,随即勾起嘴唇,一脸得意的看着思如,“李卓华,儿子选了我,你每个月给抚养费吧,不用太多,一个月五千就好。”

  思如抬头看着法官,“您看到了吗?她就是这样把我的工资拿出去扶贫的,在她眼里,五千只是一个数字,她根本不会去想我赚这五千块钱有多辛苦。我会养我儿子,但她既然拿了监护权,享受了跟孩子的亲子时光,能跟孩子生活在一起,就要出更多。”

  离婚夫妻在孩子的抚养费上有明确规定的。

  根据当地的物价水平……

  一般五百。

  别说现在养个孩子这么贵才给五百块钱太少了,这只是最最基本的生活费,而一般来说,孩子都是判给经济条件更好的那一方。

  五百?

  足足砍了十倍下来。

  杨晓雪脸很木,只想问到底都有谁参与砍价。

  并夕夕太烦了!

  她还是接下了李进,虽然生活费只给五百,但有孩子在手上,她随时都能找到理由要钱。

  否则,撕票票哟!

  诶?

  好像有什么地方没对。

  李进在跟杨晓雪离开时,思如喊住他,“受了委屈就回来,爸爸的电话一定要记住。”

  没有责备没有打骂。

  李进低低的应了一声,就跟着杨晓雪走了。

  虽然爸爸对他很好,婆婆爷爷也慈祥可亲,但他还是选择妈妈,妈妈……只有他了。

  不得不说,李进想太多。

  脑补有危险,可能会要命。

  很快,就证明李进错了,杨晓雪在离婚后不多久就带着他搬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家里。

  还有,他转学了。

  为什么是转,因为现在的规定不可能辍学。

  李进进入了一个陌生家庭,进入了一个陌生学校。

  他,还有其他身份。

  新家庭的佣人,出气筒,沙包……

  就算以前被杨晓雪苛待,也很少被打过的。

  李进是个意外。

  杨晓雪最开始说的是没娃,结果,冒出这么大一儿子,卧槽,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老实人背锅侠的待遇吗?

  但

  呵。

  谁特么是老实人。

  相亲男结婚后的真面目就露出来了,他吃喝玩赌无一不精,关键还暴力,动不动就打人。

  便宜儿子李进成了最好的选择。

  杨晓雪?

  万一打坏了怎么办。

  李进很惨,身上随时是伤,眼睛黑成熊猫。

  心苦。

  关键跟妈妈杨晓雪求助,人家只会一脸苦相的说,“儿子,你到底不是他亲生的,他没义务对你好,唉,忍忍吧,谁叫你选择了妈,妈只能给你这样的生活,是你自己选的。”

  “这都是命!”

  “等你长大了就好了。”

  李进心里戚戚,他,真的有机会长大吗?

  他是个善良的孩子。

  一直对妈妈抱走希望,即便遭受再狠的打骂都没有给思如打过电话求助,默默的忍受下来。

  明明才十二岁。

  生活却仿佛泡在了苦水坛子里一般,尝不到半点甜蜜,当然,也看不到一丁点儿的希望。

  恩。

  杨晓雪的再婚老公下手越来越狠,李进的伤越来越重。

  直到有一天,他从家里逃了出来。

  不然,会死的。

  那男人已经把他的脸摁在水盆里了,要不是他挣扎间一脚狠狠踩到那男人的脚上,也逃不了。

  这里,不能待了。

  他想错了。

  他的妈妈根本就不会保护他,他会死的。

  满身是伤可怜兮兮的李进在街上请一个小姐姐帮他打个电话,在电话接通的那一秒,听着里面传出的熟悉的声音,他泪流满面。

  “爸……爸爸……是我……呜呜,小……小进……”

  哭得像个被抛弃的孩子。

  一个小时后。

  李进坐在车上,紧紧抓着手里的薯片,侧过头偷偷看了眼思如,又飞快的垂下,他很紧张。

  妈妈再婚了,那爸爸呢?

  他不知道。

  难道真要变成孤儿了?

  李进一看就是被虐得很惨的样子,但思如并没找杨晓雪算账,只是威胁她把李进的抚养权要了过来。

  恩。

  也有可能是杨晓雪那残余的母爱还没消失完,她在拿了思如三万块钱后,很干脆的放手了。

  还假惺惺的说,“我老公的家人是对他有点意见。”

  思如嗤笑一声,领着李进离开了。

  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

  虽然现在丁克很正常,但有些人的观念很传统。

  不不。

  思如当然不会做那断人子嗣的事了,她是善良的,美好的,这是杨晓雪本身的问题。

  她呀,没结婚时很爱玩的。

  玩着玩着……

  反正,跟李卓华结婚这么多年,就只有李进一个。

  不是不想,是怀不上。

  个中原因思如不清楚,这就要杨晓雪的现任老公去挖掘了。

  嘿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