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第八百零五章 嫡女反攻战37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游7 6600 2019-09-04 14:52

  三皇子想把脏水泼到思如身上,于是思如让京城这滩水更浑了。

  谁都别想干净。

  谁都别想全身而退。

  反正梁宛月的名声已经那样了,跟顶撞皇上违抗圣意欺君之罪相比,陷害庶妹真的太微不足道不值一提了,思如也不在乎。

  呵。

  有本事三皇子诸人也别在乎呀,他们失去的可要多太多了。

  杀手确定已经死了。

  梁沐远眉头皱的紧紧的,看着思如,“你能不能安分一点!”

  很气。

  连刺客都光顾了,说明这逆女惹的再不是什么小打小闹的小事。

  丞相府很大,亭台花园各种小院子多得很,万一刺客是个路痴,兜兜转转在府里迷了路,一时心里烦躁大开杀戒不小心伤到他怎么办?他才不愿意被这逆女连累遭殃呢。

  呵。

  姐妹间闹到买凶杀人的地步了,还有比他更失败的父亲吗?

  思如很无辜,“这关我什么事,本小姐可是要被杀的人呀。”

  小命随时不保。

  作为父亲大人的您不安慰关切反倒是指责训斥,太寒心了。

  心凉凉。

  咬唇,一脸委屈绝望,“您这样,女儿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去死好了。”

  嘤嘤嘤。

  梁沐远最见不得她这番装模作样的姿态了,冷笑一声道,“呵,那你去死好了,也省得这些刺客再惊扰到府里上下。”

  倒如了某些人的心愿。

  思如眨巴了下眼睛,也不哭了,“女儿不能死,女儿这条命金贵着呐,要留着给丞相府给爹爹您带来泼天的富贵。”

  死了就太不值了。

  梁沐远被她这花气得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泼天的富贵?冷冷一笑,“你不把我气死,我就谢天谢地谢祖宗了。”

  还能不能要点逼脸。

  还泼天,老子一口盐汽水喷出来泼死你丫的。

  梁沐远活了四十年也算是阅人无数了,却从没见到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呵,什么第一美人,是第一不要脸的人吧。

  真是够了。

  生女如此,梁沐远觉得他真的要被这不孝女给坑死了。

  管家垂眸听着父女俩互怼,趁着两人暂且告一段落,他赶紧插话,“相爷,这刺客怎么办?”尸体还摆在房间里。

  梁沐远眉心皱起,就听到思如理所当然的说道,“报官呀。”

  他:……

  逆女!

  “你知不知道报官的话有多麻烦,以后让别人怎么看本相。”

  会质疑。

  一个连女儿都管不好的丞相怎么可能管好天下的黎明百姓。

  官威受损。

  身在官场从来都不缺明枪暗箭抓着机会就踩人伺机上位的小人。

  思如撇撇嘴,“随便你。”

  爱怎么看怎么看,关她屁事!

  不管是因为什么,从在千秋宴上梁沐远说出同意和亲那话,梁宛月心里就再难把他当作父亲了,什么为国大义为家牺牲,她只知道梁沐远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梁洛陷害了。

  嫉妒?

  不,只觉得心冷。

  没有谁愿意被放弃的。

  梁沐远最终还是没有选择报官,吩咐管家把尸体处理干净。

  很烦!

  两个逆女都不听话,还把丞相府当作争斗的战场了。

  杀手一去不回。

  这不科学!

  一穿着云锦白衣浑身矜贵无比的公子坐在书房里眉头紧皱,抬眸看向窗外,能依稀的看到树枝的轮廓了,天快亮了。

  一整夜。

  足够杀一个深闺千金。

  直到天大亮,公子唤来候在门口的小厮,“去打听打听,丞相府昨夜有没有什么动静。”

  “是。”

  小厮很快离去。

  一晚没睡的白衣公子神情中没有半点疲惫困顿,年轻就是好,就要醒着拼,趁着别人睡着了出其不意一招就毙命。

  可惜失手了。

  但人生本就如此,总是有意外的。

  临近中午时小厮满头大汗的回来了,说,“禀公子,丞相府并无异常。”

  风平浪静。

  白衣公子皱起眉头,不该呀,按说相府千金遇刺,不管成功与否总会有点响动的。他花重金请来的杀手也并非无能之辈,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花满楼排名第十的刺客尖,擅长偷袭跟匕首,能悄无声息的取人性命,虽比不上前九,但对付个闺阁小姐绰绰有余。

  呵。

  不可能被放鸽子了撒。

  就见前去打听的小厮突然贱兮兮的抬起头,一脸欠揍的笑,“不过公子,丞相府虽无事,但小的打听到另一件事。”

  白衣公子冷冷看了他一眼,“说。”

  “是。”

  感受到公子眼里的冷意,小厮也不敢再故弄玄虚,忙说道,“小的听闻相府那位二小姐今日在大张旗鼓的搬家。”

  搬家?

  公子皱眉,“什么意思?”

  小厮摇了摇头,“这小的就不知道了。”

  白衣公子口中喃喃几遍,垂下眼眸,世家小姐居住的院子一般在很小的时候就定了,一般情况是不会随意搬离的。

  除非……有事。

  他神情顿时严峻起来,起身朝外面走。

  茶室里。

  一群矜贵优雅的公子席地而坐,听到白衣公子所言,个个脸上都陷入了沉思。

  “很显然,那杀手行动失败了,并且极有可能是被逮住了。”

  白衣公子面色冰冷,“是本公子小瞧了丞相府的防卫了。”

  呵。

  哪个家族没培养点暗中的势力。

  是他疏忽了。

  却不知道梁沐远本是穷苦人家出身还算不上名门大族,根本不清楚这些延续了上百年的簪缨世家内里那弯弯道道。

  穷惯了的人,只爱财。

  一人轻笑,“一次失败,那就再来一次好了。”

  谈笑间就决定了思如的生死。

  反正是绝对不可能饶命的。

  于是在搬进新院子后的当天晚上,思如又迎来一不速之客。

  同样黑衣人。

  这次的更奇葩,直接躲在她房间的横梁上面,一进门就看到了。

  无语。

  为什么这些杀手会以为穿了一身黑衣就能彻底的逃过视线了。

  虽然天已经黑了,可房间里点着烛火呀。

  思如忙退出去,然后扯着嗓子就大吼,“刺客呀,有刺客!”

  刺客:……

  草泥马。

  他还没来得及出手好伐。

  这丞相府的二小姐莫非是火眼金睛,明明他藏得如此隐秘。

  谁没事会往天上看。

  更何况这些千金小姐除了争风吃醋就是攀比虚荣,都是无脑草包。

  院子里响起了匆匆的脚步声。

  如此,行刺是不行了,刺客当机立断先逃走,再寻找机会。

  从窗户走。

  可惜在破窗而出的时候脚下一滑,整个人失去平衡直接跌下去了。

  一声闷响。

  等梁沐远带着人到时,就找到在思如窗户底下那个被木棍插穿了胸口的刺客。

  梁沐远木着脸,“拖下去处理干净。”

  嘴角微抽搐了一下,这刺客出门的时候大概没有看黄历吧。

  不过,这逆女的运气可真好。

  思如微笑,她知道最近可能会很热闹,特意选了个小楼呐。

  小楼一夜听风雨,风雨飘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