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我的老爹属甘蔗21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游7 5910 2019-10-12 01:50

  李萍有些发愣,鼻子闻到一股不浓不淡的香气,她下意识看向李慧,“姐,你喷了香水的?”

  虽不是时尚圈的资深达人,但好歹也是个喜欢买买买的精致女人,李萍自然能闻出那香水并非是在杂货铺或地摊上卖的劣质品。

  是好货。

  百货商场里有的,一小瓶儿就得卖好几十块。

  讲真。

  她都舍不得买。

  这个土婆娘居然就喷到身上了。

  李萍心里很有想法,忍不住看向路和平。

  到底嘛回事!

  李慧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就喷了一点,你这狗鼻子还真灵。”知道哪坨屎是香的就往上扑。

  李萍:

  这是骂人吗?这是在骂她吗?是不是是不是?

  狗?

  所以在李慧眼里她就是个畜生?吃屎的那种?

  “快进屋,站在门外做什么,有话坐下来慢慢说。”

  李慧很热情。

  不过李萍却没觉得奇怪,毕竟每次她来,李慧都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都搬到她面前。

  就换鞋进屋。

  桌子上一堆小零食安静的装在购物袋里。

  李萍看了眼,垂下眼眸,看来平哥是下了血本的,平时这家里,顶多也就俩水果配白开水的。

  “婉婉。”

  思如回头看了她一眼,甜甜喊道,“小姨。”

  其实李萍很不想给这个小侄女好脸色看的,但就刚才看到了路和平,现在人却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尴尬。

  李萍还想起一件事。

  当初在医院,这位智多近妖的小侄女可是嘴巴凶得很,还说不认识她,联合那些该死的短命鬼来整她,直接让她在里面反省了几天。

  好

  不对!

  她那个姐当初也没帮她,两人几乎撕破脸。

  怎么还让她进来。

  拜托!

  她可是明确说了自己跟姐夫之间有秘密的。

  在来这以前,李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说不定会被骂的,但她相信路和平会保护好她。

  恩。

  也是想证明一下,她跟李慧到底谁更重要。

  结果,浑身的优越感在李慧开门的那一刹那消失得无影无踪,比美输了,就忽略了,别的。

  看到牙尖嘴利的小侄女才想起。

  槽!

  这母女俩表现得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是怎么的?

  好诡异!

  总感觉不该来。

  李萍抿了抿嘴唇,“婉婉,怎么没见你爸爸。”

  思如手里拿着小蛋糕,抬起脸,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又大又清澈,歪着脑袋萌萌哒。

  “我爸爸在厨房里为小姨做爱心午餐哟!”

  李萍一愣。

  “呵!”

  便听到一声冷嘲,刚才还纯真懵懂的小姑娘勾起嘴唇秒变万年宫斗女表的招牌表情,“我猜你应该是想听到我这么说,对吗?”

  李萍反应过来,面无表情坐在一边,“不,并没有,婉婉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东西。”

  而且,你一个小孩子,未免太,讨人嫌了吧。

  思如甜甜笑道,“小姨我刚才开玩笑的,你不要生气,其实是爸爸觉得我妈妈平时干活太累了,所以今天放假就想让妈妈休息,说要大显身手让我们知道他的厨艺杠杠滴!”

  “你运气真好,赶上了。”

  但,做饭?

  李萍心里莫名的升起一团怒火,冷笑道,“是吗?你爸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

  跟她在一块儿时,就算饿得发慌也是喊外卖。

  路和平!

  你嘛意思!

  说话间,李慧端着一盘葡萄走过来,放到思如面前,柔声说道,“别吃太多,小心胃凉。”

  最近这段时间过得很舒心,她脸色都好了许多。

  要走,就被李萍喊住,“姐,你过来,咱们姐妹很久没在一起说话了,聊聊好吗?”

  虽然是问,但语气很强势。

  李慧脸上闪过一丝犹豫,最后还是坐下了。

  “你想说什么,说吧。”

  如临大敌。

  李萍就笑了,有些轻蔑,果然,人印在骨子里的懦弱胆小一朝一夕是不可能消除的。

  “姐,你觉得姐夫喜欢你吗?”

  话音刚落,就看到李慧嘴角的笑容僵住了。

  李萍:打了个响指,宾果!

  李慧局促的抓着裙子,不敢看她,“当、当然了,你姐夫他他当然喜欢我。”

  很没自信。

  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怀疑自己。

  李萍弯起嘴角,撩了下染成栗色的大波浪,很柔媚,“是吗?随便了,你开心就好,呵呵。”

  李慧脸色更难看。

  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就是面前这个为难她,巧笑倩然的亲妹妹一直在破坏她的婚姻。

  嘴唇动了动,“你”

  “你错了哟!”

  是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说,李萍皱起眉头,“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大人说话小孩插什么嘴!”

  语气很严厉。

  思如瘪了瘪嘴,“怎么,婉婉不能说话吗?”

  “你说话我就不能说吗?”

  扭头扑到李慧的怀里,“妈妈,你妹妹欺负我。”

  李慧本想下意识说没关系小姨是跟你开玩笑的这话,却猛的心头一震,脸都白了。

  “妈妈妈妈,我讨厌她。”

  “你怎么有个这么烦的妹妹。”

  “我们以后能不能不要让她来我们家了。”

  李慧嘴唇里满是苦涩,她本来还想若是跟路和平离婚了,李萍一定会好好照顾婉婉的。

  看来,是她想多了。

  现在还没上位就训斥婉婉,真等到上位了那还不得天天打骂孩子,把她女儿当佣人使唤。

  该、该怎么办?

  也许,是她感觉错了。

  李萍拿起一颗葡萄放进嘴里,脸上是胜利的得意,她轻飘飘说道,“姐,不是做妹妹看不起你,你呀,没多少文化,又不爱打扮,一天到晚就围着孩子转,也就适合在家里当个黄脸婆了。至于姐夫的事,讲真,他能不跟你离婚,不抛弃你,已经是对你有恩了。”

  “你,命可真好。”

  “靠着姐夫这棵大树,能舒舒服服过一辈子呢。”

  “其他人可没这么好命。”

  李慧气得眼睛都红了,手握成拳不停的发抖,偏她对李萍的话,一句都反驳不出来。

  只紧紧抱着女儿。

  仿佛那便是她的全世界。

  思如在李慧怀里歪着头看李萍,“是呀,我妈的命很好,相比起来,小姨就差多了,别说嫁个好人家了,连男朋友都没有,小姨,世界上那么多男人,为什么他们都不要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