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谁吃掉了我的脑子6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游7 6036 2019-09-04 14:52

  这是思如第一次亲身体会到警察办案,讲真的,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就像是玩解谜游戏,把一堆看似毫无关系杂乱无章甚至包括垃圾在内的东西通过化验推断论证的方式组成一条顺畅的链条,最终得出正确的结论来。

  办公室。

  依然一筹莫展。

  张平嘲讽道:“凶手还真是变态,就爱吃脑花。”

  “那玩意儿有什么好吃的,不嫌恶心?这三天两头的,就是山珍海味龙肉燕窝也吃腻了吧。”

  啧。

  搞不懂搞不懂。

  童森看了他一眼,“俗话说,吃啥补啥,也许凶手得了一种很难治的病,得药引子。”

  张平睁大眼睛,“得病?什么病?”

  需要吃脑子来治疗,除非是

  就见童森脸上露出高深的微笑,“没错,凶手肯定是个脑残,不过他弄错了一件事,脑残是一种无解之症,他应该换个脑袋。”

  张平竖起大拇指,“牛逼!”

  叶佳佳翻了翻面前的资料,有些无聊的趴在桌上,“这凶手到底还要杀多少人才停手呀。”

  皱眉,看着江厚霖,“他究竟是怎样的心理?”

  对女性长了脑子有意见?

  还是像童森说的,凶手是嫉妒别人有脑子。

  江厚霖摇头:“我只能说凶手对脑子情有独钟,不排除他曾被女人嘲讽过,或者甩过,心里阴暗不甘就扭曲了,产生报复女人的想法。”

  毕竟,受害者当中以独居女性为主。

  叶佳佳咬着牙,“我倒要看看是怎样一个人渣。”

  这种变态,死一万次都不够。

  思如抱着资料走进来,“这次案件有问题。”

  所有人:

  张平激动的站起来,“老大,你有线索啦?”

  思如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

  “哦。”

  有点失望。

  思如把资料分发下去人手一份,说道,“这次的案子并不是取脑案,死者的死因是”

  “过度兴奋。”

  诶?

  组员们不可置信的抬起头。

  “老大”

  叶佳佳念着资料上那个极度拗口的医学名称,眉头皱得很紧,“法医报告上说在死者的血液里提取到浓度极高的恩,那个啥,再加上事发时死者正在跟男人进行着心跳运动,就导致了心脏骤停,然后她猝死了。”

  捂脸。

  脸红心跳。

  叫一个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小姑娘多害臊呀。

  童森看着报告,“死者的脑子并没被取走。”

  张平:“所以这一次真的只是普通的凶杀案?”

  凶杀?

  思如淡淡道:“还不能确定,也可能是意外,如果是死者为了追求强烈的快感自愿服用的药物恩,当时与死者在一起的男人就成了案件的关键了。”

  恩。

  她看着叶佳佳,“死者的男友处有什么发现?”

  叶佳佳抿唇。

  “虽然是陈临波报的警,但我总有种违和感。”

  “他应该隐瞒了一些事。”

  “会不会就是他在跟死者发生关系的时候出事的?”

  童森指着资料:“有这可能,但必须要进一步调查,避孕套里的体液可不属于同一个男人呐。”

  一个圆脸姑娘探进头来,声音清脆如苹果,“王队,有一对老夫妻自称是魏红的父母前来认领尸体。”

  她眼睛又大又圆,扑闪扑闪的,很可爱。

  思如恩了一声。

  “知道了。”

  小谭姑娘欢快的离开。

  思如的眉头却越皱越紧,这个小谭真是

  算了。

  过几天再找她谈谈。

  “佳佳,你去接待一下。”

  “恩。”

  叶佳佳收拾东西就出去了。

  “童森,你等一下,我有件事让你去做。”

  思如说道。

  大厅里,两个衣着简朴身体枯瘦的老夫妻正坐立不安面容焦急,面前的水杯一点没动。

  叶佳佳走过来。

  “你们是魏红的家属?”

  “是是。”

  头发花白的老太忙应道,“姑娘,到底怎么回事呀,那死的人不是我家那丫头吧。”

  老头儿抽着旱烟很烦躁,“吵什么吵,早就说过这城市里不是咱乡下人待的地儿,瞧瞧,现在连命都没了,听我的话嫁人多好。”

  老太一脸委屈,“谁能想到会出这事呀。”

  叶佳佳说道:“反正,你们先跟我去认尸,之后还有些情况要向你们了解一下的。”

  两人跟在她身后。

  法医间的停尸台上被白布盖着,两老站在门口不愿进,隔得老远就感觉到浑身凉飕飕的。

  叶佳佳扭头皱眉道:“怎么不走了?”

  老头儿沉默。

  老太扯着嘴角笑得有些牵强,“我们在这里看一眼就行了,就不进去了,不进去了。”

  叶佳佳:

  朝停尸台看了眼,“隔这老远根本就看不清。”

  怎么认。

  两老依旧不能往前一步。

  叶佳佳也生气了。

  “闺女都死了,你们连她最后一面都不看吗。”

  “咳咳。”

  老头清嗓子的时候一口浓痰吐在光洁的地板上。

  他说道,“警察姑娘,不是我们不想见,实在是人老了,要有些忌讳的,这白发人送黑发人”

  “咱乡下的规矩是没结婚的人都不算成年,意外身亡就是早夭,连葬礼都没有,是孤魂野鬼,怨气极大。我们可不想沾了晦气。”

  恩。

  头头是道。

  老太连连点头。

  “是啊,警察同志你可不能害我们。”

  “再说她都死了,看不看的,有什么关系。”

  “我跟老头子能来这一趟已经很对得起她了。”

  “家里还喂着猪跟鸡鸭”

  叶佳佳忍不住打断,“死的可是你们的亲生女儿,这么不关心,难不成魏红是捡来的?”

  老太立马反驳。

  “什么捡的,那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

  反正在叶佳佳的强烈要求下,老太最终往前走了几步,停在距离尸体三米远的地方说什么都不肯再靠近了。

  法医也很无奈:“就这样吧。”

  他把白布揭开一角,露出底下一张惨白中泛着青色透出灰黑的脸,眼睛已经闭上了。

  “看清楚点。”

  法医好心的提醒。

  老太只往那边瞟了一眼就飞快的挪开视线。

  忙点头。

  “是我闺女,那就是我闺女。”

  突然眼泪就流出来了,“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呀。她还没有结婚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