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第一千两百九十九章 被践踏的善意26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游7 6681 2019-09-04 14:52

  <fntlrred><b><b><fnt>

  抢!

  不亦悦乎。

  每个进店的人在看到如此疯狂的场面时都忍不住加入,连问都没问,早就一传十十传百了。

  吃的,用的

  有人专程背了背篓挑着筐子来装,只恨不能再生出一双手来,眼睁睁看着好东西被别人拿走。

  很混乱。

  原本整齐有序的超市变得一片狼藉。

  老板娘不知去向,收银台也遭到了扫荡。

  只有饮料那一块区域还基本保留着原来的样子,矿泉水一瓶未动,饮料牛奶有少许被拿走,谁脑子有问题才没事抢一堆水回去。

  又重又占地方。

  村里那口山泉井还不够喝吗?

  饮料恩,大不了多抢白糖,水烧开兑进去是一样的。

  就连摆在外头的火纸香烛都被一扫而空了。

  而此时,思如三人也开着车来到了旅店后门。

  诶?

  人呢?

  思如皱起眉头,她明明跟罗田田陈檬说好在这里等的,难道她们听错了,以为在前门?

  “下车。”

  两个女孩不愿意,“我们在车里等就好了。”

  “随你。”

  拿着车钥匙就走了。

  眼角余光扫到这两人脸上隐隐透出来的失望。

  思如有点烦。

  女主救的人就是潜力巨大品格高尚的忠犬后援。她呢?呵,无时无处不体现出人性的卑劣。

  不公平。

  明明也是一个美妹纸。

  旅店里此时正在上演一出以少胜多的好戏。

  当然,赢的是旅店老板。

  全镇都在为抓到女大学生而努力,作为镇长的侄子,他可以理直气壮的在家里偷懒。

  找人什么的,好累哟!

  老婆婆并没一起回来,她内心十分愧疚,三个一等品就在她眼皮子底下逃跑了

  守在通往县城必走的路上。

  被思如解救出来,正聚在客厅里焦急等待的女子们就听见门开了,一脸懵逼的转过头去。

  “啊啊啊啊!!!”

  “魔鬼!”

  “人贩子回来了,大家快跑呀!”

  “救命,救救我。”

  “等等,我们这么多人,大家一起干死他”

  恩。

  最后一句完全被陷入惊恐慌张的女人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淹没了。

  罗田田很无奈。

  眼前这个男人牛高马大一看就很凶,凭着她跟陈檬两个要想拿下,啧啧,根本不可能。

  集大家之力就很轻松。

  可惜除了她俩,其他人似乎被男人虐怕了。

  只会跑。

  尖叫。

  罗田田跟陈檬也没办法,飞快往后门跑去。

  男人像是老鹰捉小鸡般,很快就把四处逃散的女人们逮了大半,中年女人抱着娃缩在房间瑟瑟发抖,“怎么还没来,怎么还没来”

  虽然有思如注入的灵气,但很细微,只能暂时的缓解女子们身体的不适,让她们像正常人一样行走,并不能改善体质秒变超级赛亚人。

  很快,就只剩罗田田跟陈檬没被抓到了。

  两人:

  体力不支了。

  旅店老板阴测测的笑就在她们身后:“小东西,等老子抓住你,定要你好看。”

  陈檬都快哭了。

  思如从后门进来就看到这样的一副画面。

  地板上跌坐着一群垂头丧气没有精神的女人,很乖巧,并没有被绳子捆着,却没一个人去帮忙。

  都看戏。

  思如顿时怒了。

  最生气的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却见死不救。

  “槽!”

  “看招!”

  她随手抓起一根条凳就朝旅店老板砸去。

  “然然!”

  “然然你终于来了。”

  两人很激动,仿佛遇见救星。

  思如冷着脸,“车子就停在后门,赶紧上车。”

  “恩。”

  两人应了一声就往外跑。

  其他人见状,也赶忙爬起来,紧跟在后。

  旅店老板肩膀被砸得似乎骨折了,他一双眼里充斥着恨意,“贱人,老子要杀了你!”

  思如冷哼,“谁杀谁还不知道呢。”

  老板强忍着疼痛扑过去,被思如一脚踹飞。

  “这不科学!”

  一个来自于大城市的女孩纸怎么可能武力值爆表?

  思如冷笑一声,抬起下巴,“女儿当自强。”

  女孩纸还是要学习一些防身技巧比较好,虽说害人之心不可有,但人有好坏之分的,总有些心怀叵测居心不良的,必须要防着。

  为了安全。

  中年女人咬咬牙,抱着女儿背着旅行包从思如身后跑过,旅店老板瞪大眼睛,“贱人,你敢!”

  “我怎么不敢!”

  女人浑身颤抖,她停下脚步,但并没靠近。

  脸上很恨。

  “是你们买的我,我本来都放弃了,是想安安生生留下过日子的,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要弄死我的女儿!”

  “生不出儿子是我的错吗?”

  “呵,呵,报应,都是报应!你活该断子绝孙!”

  她要走,必须走。

  虽然不记得家乡在哪个省,但村名儿是知道的,相关部门总有办法帮助她找到爹妈。

  中年女人没再回头。

  旅店老板目玼欲裂,肩膀越来越感觉到痛。

  “贱人,老子”

  咚!

  思如直接一板凳下去,他眼睛一翻,晕了。

  思如很羡慕别人家的女主,即便身处危难之中也能化险为夷还能顺带收获一众爱慕者。

  跟忠犬,好闺蜜。

  她,可能并不是女主。

  一般情况下只有反派才会这么的命途多舛。

  女主的苦命都是伪的。

  她跑出去的时候车子里正在发生激烈的争吵,从超市救出来的两人死死抓着那些吃食。

  “不许动!”

  “这是我们的!”

  被旅店老板久久捆缚在房间里的女子们平时吃的都是加料的,还吃不饱,个个饥肠辘辘。

  双方快打起来了。

  罗田田坐在驾驶位上,“不就一点吃的”

  “关你屁事!”

  直接被怼回去。

  思如截糊的车子是超市用来进货的,后厢空间还全宽敞,奈何人确实太多,就有点挤。

  车内吵闹一团。

  “你走开,身上臭死了!”

  “你才是,自私自利的贱人!”

  “别对着我说话,你知不知道你嘴巴里像含着一坨屎。”

  “这么毒,小心逃不出去!”

  思如一到车上就被告状了,她救了车里所有人,每一个人都认识她。

  很委屈。

  不就想吃点东西吗?咋这么难,以后会还钱的。

  思如看着抱着食品袋的两人:“貌似这是我的东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