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蒂花之秀48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游7 6838 2019-09-04 14:52

  秦歌很烦。

  喜欢的女人心有所属,那还是他惹不起的大佬,虽然有替代品在身边,但终究不是正品。

  有句话说得很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这家花是没有野花香的,得不到的东西永远都是最好的最放不下的。

  呵。

  看来是他太过纵容,居然敢去打扰萌儿的生活。

  接下来的几天女子都被秦歌压在床上整治。

  一夜七次。

  秦歌再次出现在洛萌儿面前时整个人看起来很疲惫,像是浑身的精气神都被吸干了似的。

  洛萌儿垂下眼眸。

  恩。

  不难想象秦哥哥这几天一定过得欲仙欲死。

  很想问一句是不是玩的调教。

  但,在爱慕者的心里的形象应该是纯洁善良的。

  污女

  洛萌儿就听秦歌问道,“萌儿,你喜不喜欢我?”

  她:诶?

  秦歌一双黑眸深情真挚的看着她,“萌儿,我喜欢你,很喜欢,我的心里只有你。”

  洛萌儿眨了眨眼。

  “她呢?秦哥哥你不是有同居的女朋友吗?”

  说什么心里只有她没别人。

  呵。

  假话。

  身心都不干净了,会污染灰姑娘的光环的。

  她才不要垃圾。

  这是群里那些来自于三千世界的小姐姐们的经验之谈,收破烂会降低她们的逼格的。

  秦歌面上一僵。

  很不自然,“她不过是萌儿你的替代品罢了。”

  根本不能跟本尊相提并论。

  玩物!

  洛萌儿就睁大眼睛,“秦哥哥你怎么能这样说,我见过她,她是真的很爱很爱你的。”

  “你怎么可以践踏一个女孩子的真心。”

  只伤心是不够的,一定要虐身虐心一起才行,借由她的样貌得到幸福怎么能不付出一点代价。

  没错。

  洛萌儿身体里住着一个嫉妒心很强的恶灵。

  秦歌心头冷笑。

  那世间喜欢他的姑娘千百万,他都要回应吗?

  早就妻妾成群了。

  “萌儿,只要你答应跟我在一起,我马上跟她分手的,保证此后一生,只爱你一人。”

  很动情。

  他深邃的黑眸闪动着希冀。

  洛萌儿抿唇,她低下头,小扇子般的睫毛又长又卷轻轻的颤抖,勾得秦歌心神一动。

  荡漾

  真是好美。

  “可是,我只喜欢战徇,很喜欢很喜欢的。”

  “秦哥哥你能理解我的吧?”

  心头却在冷笑,等她答应了才把替身送走

  还真是会算计。

  洛萌儿咬着唇,“秦哥哥我真的想快点见到他。”

  迟则生变。

  她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了。

  如果幸存的名额被占光,那她只能重新死一次了。

  “你帮我”

  “好。”

  她话还没说完就得到了回答。

  愣住了。

  “我带你去找他。”

  秦歌的语气变得极为冷淡,“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

  洛萌儿:

  瞬间欢呼雀跃喜不自收,“秦哥哥你真好!”

  “什么时候去?”

  秦歌:“现在。”

  洛萌儿一愣,一时间竟不知还怎么回答了。

  秦歌勾起嘴唇,“是不是很惊喜?”

  不知为何洛萌儿觉得他那表情有点不舒服。

  她打心底排斥。

  不过现在没有什么比见老情人更重要的事了。

  啦啦啦。

  洛萌儿娇羞无限的把秦歌推出房间,“你等等,我马上就好,最多五分钟就行。”

  她在衣柜里乱翻。

  拿出一件件衣裳对着镜子比划。

  恩。

  貌似她

  洛萌儿抓了抓凌乱有型的头发,她应该先洗个澡,情人见面,绝对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爱要做出来。

  以实际行动从力量速度耐久力等各方面证明思念是一种很玄呃,很不可控的东西。

  这么久没见,忍不住是应该的。

  洛萌儿抓着衣服冲进了浴室,她似乎忘了之前说的最多五分钟。

  洗澡洗头梳妆打扮,等她对着镜子满意一笑,在客厅里等着的秦歌早就一脸生无可恋了。

  呵。

  还真是短短的五分钟呐。

  洛萌儿穿着一身白色雪纺一字肩长纱长裙,露出白嫩小巧的肩膀,酥胸也隐隐可见。

  腹部却是隆起的。

  美丽的少妇。

  “秦哥哥,我好了,咱们可以走了。”

  她的头发还有些湿,散发着沐浴液的香气。

  据说这是直男最喜欢的气味呢,可以媲美体香了。洛萌儿觉得自己准备得十分完美。

  “恩。”

  秦歌站起身。

  他再也不信女人口中的五分钟了。

  一路上洛萌儿都很兴奋,时不时的拿出小镜子。

  风景也从一开始车水马龙的市区变成了郊外,但逼格却更高,洛萌儿看到了建在山顶的独栋别墅,本来还担心秦歌是忽悠她的。

  “秦哥哥,对不起。”

  她小声的说道。

  “我曾说过,对我,你永远都不需要说对不起的。”

  他勾唇。

  毕竟,那并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萌儿知道今天是个什么日子他已经打算当接盘侠了。

  秦歌开着车接受重重士兵的检查最后终于到了教堂,是的,一座雪白圣洁的教堂。

  很多人。

  气质都不凡。

  显然身份地位不一般。

  此刻全部安静又庄重的坐在椅子上,看前方两位璧人许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

  是结婚仪式。

  洛萌儿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她咬唇,“秦哥哥,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秦歌眸子里云淡风轻。

  “你不是一直吵着要见他吗,呐,那就是。”

  怎么,后悔了。

  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

  洛萌儿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要结婚了?”

  秦歌点头。

  “如你所见,不过是政治上的联姻罢了。”

  “但恰好是这种婚姻因为有利益上的牵扯,百分之九十九都能够白头偕老的,剩下那一是丧偶。”

  叹气。

  “萌儿,你也亲眼看到了,王要娶别人了,是狄家的大小姐,不光是家世容貌气质内涵学历还有腿,她都要比你优秀得多,放弃吧,跟我回去,我一定会好好对你跟孩子的。”

  当着神父,他发誓。

  洛萌儿手指甲掐进手心里,认输?不,认输就意味着死。

  “我不能让他娶别人,我不同意,我的孩子有亲生父亲,他们凭什么要让你来养。”

  她不干。

  说着就要冲进去。

  任务目标就在眼前,洛萌儿只恨不得多生出两条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