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第一千两百八十三章 被践踏的善意10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游7 5474 2019-09-04 14:52

  其实刘欣然也不是专门准备的木棍,她心没那么细致。住进来的时候就有,放在床头,还不止一根,目测应该是椅子腿儿。反正也待不了多久,就没丢,把棍子挪到门后。

  “幸好我有先见之明,今天就派上用场了。”

  思如感叹。

  莫念筱三人脸色极难看,如果那男的没藏到然然的床底,而是选择的她们仨其中一个

  咬紧嘴唇。

  牙齿忍不住发抖。

  罗田田都快哭了:“我,我要回家,我不要支教了。”

  嘤嘤嘤。

  再支下去,可能连自己都得支出去了。

  一想到会有陌生男人不知不觉摸进来,三人不寒而栗。她们在学校住了一个星期,吃饭、睡觉、洗澡、换衣服,晚上穿着清凉的睡衣躺在床上看剧,雪白的胸修长的腿,不经意间露出的三点谁知道在没注意到的地方,是不是有一双,不,可能是很多双眼睛在偷窥。

  好可怕!

  陈檬抓紧衣服,牙齿打着颤,胃里一阵翻涌。

  “我要走!”

  “走,必须走,先把行李收拾好,我们再去找村支书。”

  莫念筱抿唇说道。

  她平常表现出来的胆大并不是真的,只是想突出,想看起来跟一般的女孩不同,有特点。

  其实内心依然是个小女生,胆子很小的。

  不敢再留。

  “然然,你也快点收拾。”

  “我不。”

  莫念筱明显一愣:“什么?你,说什么?”

  陈檬跟罗田田也一脸懵。

  “然然你”是不是被今天的事吓傻了呀。

  思如白了三人一眼,声音很无奈:“你们真没看出来?”

  三人:诶?

  罗田田睁大眼睛,“难道村里的人不会让咱们走?不不,这是犯法的,我一定是想多了。”

  思如惊讶的看着她,没想到看似最蠢的却看得最透,轻笑一声:“防人之心不可无呀。”

  歪着脑袋,神态纯真无邪,“听说在某些特别偏僻贫穷的山村,因为男女数量相差太大,外地的女孩子又不愿意嫁进来,导致光棍倍增。这样的情况下,当地人就想出个办法。”

  “恩,你们想的没错,骗婚。”

  她一脸骄傲。

  陈檬面无表情的说道,“然然,我们什么都没想。”

  思如:“这不重要,关键是最后两个字。檬檬,你是大学生,以后还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园丁,不能只美美哒就够了,必须学会抓住重点。”

  陈檬眨了下眼,所以,这就是最近很流行的彩虹屁?

  喜滋滋。

  能被同性承认的美,才是真正的美。

  莫念筱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心里暗骂一声花痴。

  嗤笑道:“刘欣然你被吓傻了吧。还骗婚?呵,那人得有多蠢才会上当,又不是偶像剧里的情节,傻白甜富家女爱上个穷小子非他不嫁,吃糠咽菜甘之如饴,有情饮水饱。现在的女孩子多现实,就这破地方”

  “哼!”

  谁来谁傻。

  环境不是艰苦二字能形容得了的。

  别说商场广场这些,没有马路,连快递都不会来。

  思如迷之微笑。

  撩起眼皮瞥了莫念筱一眼:“就你最聪明。”

  莫念筱颔首,“那”

  被她打断:“那你怎么还出现在这里了呢。”

  莫念筱:诶?

  骗婚跟她来不来支教有什么关系,并不是很懂。

  “你是说”

  罗田田猛的睁大眼睛,“他们在网上发布支教的消息实际是想哄骗单纯又有爱心的女大学生用来给村里的单身汉当传宗接代的工具。”

  恩。

  一口气说完,有点喘。

  思如满意的点头,“宾果,答对了。”

  “没有女孩子愿意嫁进来,那就换种方式。”

  “结果一样就行。”

  “咱们来长山村的时间并不长,因为天气热,平时基本都待在学校,但偶尔也会出去逛。”

  “不知你们注意到没有,这村里,咱们遇到的基本是男人,女的也有,很少,年纪也很大,二三十岁的压根没有。村长说出去打工了,呵,可能吗?同样目不识丁,明显男人要更有优势,至少力气比女人大,却让女人出去挣钱。”

  “可如果事实不是这样,那,女人们呢?”

  她手指抵着下巴,脸上露出福尔摩斯般的微笑,“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被关起来了。”

  至于为什么

  可想而知。

  罗田田跟陈檬细思极恐,莫念筱也打着寒颤。

  有些事,细剖不得。

  “今天我的房间里进了贼,包括村支书在内,没有一个感觉到奇怪,他们似乎习以为常。”

  思如看着莫念筱:“如果我没有猜错,今天晚上,他们就会冲到学校,像以前一样。”

  抢走。

  莫念筱死咬着嘴唇,她听明白思如的话了。

  若是几人在收拾好行李后去找村支书说要离开,只怕不用等到晚上,直接就地解决了。

  可怕!

  她怎么选了这么个村子,明明贫困山区那么多。

  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低着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说要支教,又呜呜,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她居然哭了起来。

  罗田田跟陈檬都有些不知所措,想安慰,可确实不知道该说什么。

  “支教本身并没有错,只是人心难测,你也不是故意的。”思如抿了抿嘴唇,神情凝重,“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从这村子里出去。”

  陈檬拿着手机:“我马上报警。”

  说罢就按下三个熟悉的数字,电话忙线中。

  继续打。

  在几人差不多失去耐心的时候终于接通了。

  “喂,幺幺零吗?我们被拐骗了,救命呀!”

  客服小姐姐:

  一愣。

  她听着声音并不像小孩,不过近几年挺多大学生被忽悠进传销,兴许报警的就是这种吧。

  问了几句后,就无语了。

  “这位同志,现在是文明社会,你所说的表面是支教实则拐骗人口也不过是猜测,有证据吗?长山村是特级贫困山区,每年都有大学生去,其中不乏女生,并没有失踪的情况。”

  “年轻人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才是,整天疑神疑鬼的,还怎么当社会主义的接班人。”

  恩。

  训了陈檬一顿,就把电话挂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