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妻子的反击9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游7 5891 2019-09-04 14:52

  莫名其妙被贴上老色狼儿子的陈嘉禾内心是崩溃的,想他好歹研究生毕业,是高知分子。现在单位上下都知道了他有个色狼老爸,还碰瓷讹人被警察抓了,陈嘉禾就很绝望。

  呵。

  他要怎么继续在单位混!怎么面对同事们!

  死老头子还真会搞事情。

  “会不会弄错了,我爸就是一农民,很老实本分的。”

  陈嘉禾边走边问。

  警察看了他一眼,“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

  才怪。

  监控视频拍的那么清楚,包括老头怎么扑到女孩们身上,乘乱上下其手,最后一脸得意的离开。

  农民是真,但谁说农民中就一定没有坏人。

  陈嘉禾才进门就看到他那酒鬼老爸正耷拉着脑袋坐在椅子上,旁边一个女的趾高气昂。

  他走进去,“我是陈嘉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恩。

  办公室里视线齐齐集中到他身上。

  再看酒鬼,除了样貌有几分相像,气质完全不同。

  “是这样。”

  警察指了指女人跟酒鬼,“今天下午我们接到电话,说有人在xx步行街打架,赶来就看到他俩打成一团。”其实是酒鬼单方面挨揍。

  恩。

  把经过说了一遍。

  “受害者们不肯原谅拒绝私了,强烈要求把他绳之于法,而她”指着旁边稳坐在椅子上的女子,“还要告你爸敲诈勒索碰瓷。”

  女子:“没错。”

  酒鬼可怜兮兮的望着陈嘉禾,“我认错,我悔过。”大姑娘的大长腿大胸多好看呀,用几片薄薄的布料,欲遮还休要露不露的。

  他急死了。

  以前在老家也没少跟村里的寡妇打情骂俏动手动脚,谁能想到会被抓?城里的警察都这么闲吗?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但他很识时务。

  坦白从宽。

  又撩开袖子,指着脸,“但她也不该把我往死里面打呀,你瞧瞧,还有胸口背上大腿,不碰都很疼。我一把年纪了,万一引发什么后遗症怎么办?儿子,在城里都能随便打人吗?”

  诉苦。

  摆明了说女人欺负农村老头。

  陈嘉禾是爱面子的。

  他今天在单位丢了脸,说不定升职无望了……

  不。

  必须得扭转局势。

  冷着脸,“就算我爸不小心撞到你,可他喝醉了,俗话说不知者无罪,你骂他一顿就差不多了,动手打一个老人,把他打出事咋办?”

  “必须得负责!”

  女子冷笑一声,“看你长得一副人模狗样的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果然跟那老色狼是一丘之貉,不过也没啥奇怪的,是遗传嘛。犯了错不思过就罢了,还倒打一耙推卸责任。”

  “啧,垃圾!”

  “就是多了你们这种人才影响了社会和谐。”

  “基因这玩意儿,看来你家是好的不传坏的传。”

  ……

  陈嘉禾被骂得面红耳赤,又气又怒,指着女人大吼道:“分明是你动手打的人,谁先动手谁的错!”

  警察:……

  女人叉着腰,“咋滴!老东西是自己欠揍,老娘为社会除害,拔出这颗毒瘤还有错了?”

  “正当防卫。”

  “屁,你这是防卫过当。”

  “哦,老娘按着他揍的时候就过当了,那他揩油吃豆腐咋算?呵,我特么算是明白了。”

  她转头,“警察同志,这一切都是套路呀。”

  “套路?”

  “是。”

  女人点头,指着陈嘉禾父子愤愤的说道,“老东西跑出来装醉鬼欺负女孩纸,要是被逮到就往地上一躺碰瓷,这个戴眼镜的斯文败类仗着有几分文化,就颠倒是非黑白。”

  “他们心都坏掉了。”

  “纯粹是为了讹钱。”

  “你诬陷我!”陈嘉禾大吼,他眼里布满血丝。

  女人没理他,看着警察面色严肃,“希望这对父子能得到应有的惩罚,能改过自新。”

  陈嘉禾:……

  陈嘉禾咬死了说酒鬼喝醉了酒,不是故意的,“只要你不追究,我爸身上的伤就算了。”

  酒鬼不甘:“那怎么行!必须要她赔钱!老子这顿打不能白挨!”

  他很拽。

  儿子来了。

  在酒鬼的心里,他儿陈嘉禾是最厉害最能干的,什么麻烦事都能轻松解决,气焰瞬间嚣张。

  “闭嘴!”

  陈嘉禾双眼满是怒火,“你别给老子添乱成不?”

  酒鬼:儿呐,我才是你老子。

  他动了动嘴唇,什么都没说。

  女人也不是任由欺负的主儿:“呵,不打自招了吧,还有脸说喝醉酒呢?醉驾还有理了!”

  举手,“警察同志,醉驾伤人该怎么算?”

  警察:“扣分,罚款。”

  双方吵得不可开交,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警察很头疼。

  思如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跟办公室的同事吹牛。

  恩。

  罗英是上班族,她在一家公司当会计,工资不高,但好耍,一个月只有月末稍微忙点。

  “喂。”

  “你好,是罗英吗?我们这边是xx区派出所……”

  她:……

  挂掉电话后一脸迷之微笑。

  女同事也是个爱八卦的,顿时眼里冒星星。

  凑过来,“咋啦?”

  思如嘿嘿笑了两声,“是陈嘉禾那酒鬼老爸,诶,你知道刚才谁给我打的电话吗?”

  “谁呀?”

  女同事瞪大眼睛,“瞧你笑得这么欢,难道是你家那铁公鸡终于想通肯拔毛了?”

  “屁!”

  思如嗤笑,“普通的鸡拔毛都痛,更别提铁的。”

  女同事若有所思的点头,“也是,你刚刚的笑除了开心,似乎还夹杂着……e,幸灾乐祸?”看向思如,“快说快说。”

  思如笑得深意,“是派出所。”

  女同事:hat?

  她有点不明白。

  就听思如一脸嘲讽的说道,“是铁公鸡他爸。”

  “那酒鬼老头居然在大街上猥亵妇女耍流氓,被识破后往地上一躺耍赖,碰瓷被抓了。”

  “哈?”

  女同事不可置信的睁大眼,“不会吧?”

  但她的表情已经是相信了。

  思如提着包站起来,“我得赶紧过去了,听说铁公鸡跟受害的妇女吵起来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去晚了可就没热闹看了。”

  “对了,帮我跟经理说一声,请个假。”

  女同事笑眯眯的催她快走,“记得明天分享八卦哟。”

  “k”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