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第一百三十三章 宫里有只狐狸精2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游7 25587 2019-09-04 14:52

  这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

  旷世绝恋。

  但跟孟如云无关。

  她早死了。

  一杯毒酒下肚。

  嗝屁。

  只是这段绝恋诸多炮灰中的一员。

  哦。

  最后还被抄家灭族了。

  全家人死光光。

  一个不留。

  罪名,莫须有。

  很惨。

  怎么可能不甘心。

  关键是连为什么被杀都不知道。

  死得很懵比呀。

  一头雾水。

  这样,连轮回都不能入。

  耿耿于怀。

  凶死。

  所以她的心愿,就是查清楚死因,还有保护孟家人。

  思如:……

  呵,死因。

  不用查。

  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一句话。

  你知道得太多了。

  该死。

  孟如云出身大将军府。

  一门四将。

  爷爷是将军。

  爹爹是将军。

  两个哥哥也是将军。

  将军世家。

  手握兵权很厉害。

  孟老爷子还是三朝元老。

  教过两任皇帝练武。

  德高望重。

  孟如云是最小的孩子。

  也是唯一的姑娘。

  最得宠。

  萌宝。

  从小要什么有什么。

  锦衣玉食,金奴银婢伺候着。

  这样的家世。

  又是唯一的女孩儿。

  肯定是要进宫的。

  伺候皇帝。

  当妃子。

  不然龙椅上那位也不能放心。

  寝食难安。

  反正就更心疼她。

  各种放纵。

  也不拘着她的性子。

  宫里什么地方。

  阴谋诡计是家常便饭。

  死多少人。

  柔柔弱弱反而不好。

  老爷子还教她习武。

  孟如云一手鞭子玩得很溜。

  她知道自己会进宫。

  但不怕。

  也没有哭着闹着说不去。

  很平淡的接受了。

  一切,都是为了孟家。

  孟家好,她才会好。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作为家中一员,她应该担负起自己的责任。

  守护这个家。

  倒是孟母。

  哭得不能自已。

  抹着眼泪,抱着孟如云心肝肉的喊。

  说命苦。

  要到那吃人的地方。

  孟父斥责孟母。

  说什么话。

  什么命苦。

  能伺候皇帝,是福气。

  天大的福气。

  别人求都求不来。

  要谢恩。

  其实心里同样苦逼又难受。

  就这么一个宝贝姑娘。

  舍不得呀。

  进宫了,要再见就很难了。

  皇帝的女人,即便是女儿,也要避嫌。

  受了委屈,也没有办法。

  那是皇帝的地盘。

  就算是将军府,也不能。

  只能劝,忍吧忍吧忍吧。

  要温良恭谦。

  贤惠。

  抓住皇帝的心。

  之类之类。

  心里特别认同孟母的话。

  命苦啦。

  吃人的地方啦。

  但这样的话不能说出来。

  谁知道隔墙有没有别人的耳朵。

  嫁给皇帝就是命苦?

  皇宫是吃人的地方?

  不想活了吗。

  抿了抿唇,说,“进了宫也不需要处处忍让,有啥事就给家里打电话,阿呸,写信。”

  孟如云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性子直率,又有些娇纵。

  但不是傻。

  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还是知道的。

  说实话。

  世家贵女从小耳濡目染,又有教养嬷嬷教授。

  有傻的吗?

  装的吧。

  扮猪吃老虎。

  宫斗片中赢的那方往往是傻白甜。

  单纯懵懂。

  更容易捕获好感呀。

  也让人降低防备。

  然后,防不胜防。

  被坑。

  傻白甜还睁着一双大眼睛,很无辜。

  呀,发生什么事了。

  你怎么就要死了呀。

  像孟如云这种高傲的大小姐。

  就讨人厌。

  第一印象就不好。

  不可爱。

  这种人,一定很恶毒。

  不是好人。

  但孟如云长得好。

  还有骄傲的资本。

  哼。

  就是跟你们这些渣渣不一样。

  装柔扮弱的贱人。

  矫情。

  被接进宫,就被封为贵妃。

  除皇后外后宫最大的官。

  妃首。

  但还是妃。

  妾。

  不是正妻。

  孟如云很平淡的接受了这个新的身份。

  并且适应良好。

  皇帝很喜欢她。

  一连半个月都宿在孟如云的宫中。

  孟如云:……

  其实没什么感觉。

  就算皇帝颜值突破天际。

  但对她来说,就是个陌生人。

  要看美人。

  照镜子就行了。

  不迷恋。

  也不玩偶遇。

  随便。

  只要有将军府在。

  皇帝就会继续宠爱她。

  要给将军府面子嘛。

  还有,忌惮。

  将军府没有造反的心思。

  但皇帝不这么想呀。

  关键是他没有兵权。

  怕。

  孟如云进宫。

  本质上就是个人质。

  敢造反。

  就灭了你孟家女。

  孟如云很清楚。

  完全不压抑自己的性子。

  该干啥干啥。

  有人找茬。

  呵。

  赏你一鞭子。

  看不顺眼。

  再一鞭子。

  不需忍。

  在宫里横行霸道。

  为所欲为。

  嫔妃们:……

  反正都怕了。

  看见她就绕道走。

  怕挨鞭子。

  这个贵妃一点都不温柔贤淑。

  还玩鞭子。

  打人。

  粗鲁,恶毒。

  但人家有整个将军府在后面撑着。

  还有皇帝的宠爱。

  能说什么。

  忍着呗。

  有人就不甘心。

  跑到皇帝跟前告状。

  哔哔。

  贵妃好凶。

  好野蛮。

  打人。

  不讲宫规。

  不和谐不友爱。

  都是姐妹。

  脾气不好。

  恶毒。

  随身带着鞭子。

  万一伤到皇上怎么办。

  还有失礼仪。

  反正就是不好。

  皇帝:……

  皱眉。

  好特么猖狂。

  比老子还587。

  如此随心所欲。

  是将军府想要怎样吗。

  还是说,造反?

  不然贵妃为毛肆无忌惮。

  果然是想要他屁股下那把龙椅吗。

  皇帝的脑洞都是很大的。

  越想越觉得对。

  看身边都带着怀疑。

  谁都像坏人。

  要害他。

  要篡位。

  都是将军府派来的逗比,哦,奸细。

  派心腹彻查。

  一连个多月没去孟如云的宫里。

  宿在别处。

  当作惩罚。

  以为孟如云会懂。

  知错。

  改正。

  然而孟如云。

  哦,随便。

  你是种猪你说了算。

  不然怎么传宗接代。

  反正也不会让我生孩子。

  孟如云看得很清楚。

  她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只要将军府不倒。

  就算没有皇帝的宠爱,她也能过得很好。

  脾气没有一点收敛。

  该抽鞭子还是抽。

  谁敢来惹,呵,吃顿鞭子再说。

  很放肆。

  皇帝:……

  木着脸。

  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砸了一屋子的古董。

  气极。

  但木有办法。

  不可能不去孟如云的宫里。

  而且,孟如云还是很漂亮的。

  带刺的蔷薇。

  后宫美人三千。

  但能与之比肩的,呵,木有。

  其实就是色心作祟。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没有错。

  何况还是皇帝。

  就隐晦的说,女子还是端庄温柔的好。

  孟如云:……

  皇上,臣妾是贵妃,只在您跟皇后面前温柔。

  其他人,呵,不配。

  什么东西。

  皇帝:……

  这样说,好像也没错。

  但,都是伺候朕的,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抽鞭子,太不给朕面子了吧。

  而且会让皇后很难做。

  比皇后还霸气。

  皇后会开心?

  想想吧。

  孟如云:哦,那好吧,我以后注意点儿。

  皇帝都来提醒了。

  肯定要给面子呀。

  君王一怒,伏尸百万。

  惹不起。

  还要考虑到孟家。

  柔顺的答应了。

  垂眸。

  眼里闪过一道暗光。

  但真要谁太过分,不会忍。

  直接一丈红。

  皇帝:……

  嗯,不错。

  女子要三从四德恭顺谦良。

  这样就很好。

  很满意。

  为了表示奖赏。

  侍寝。

  孟如云:……

  呵。

  并不想要。

  反正也不会有孩子。

  她的身子早就坏了。

  被下药。

  嫔妃。

  还有皇帝。

  而且,就算侥幸有了孩子。

  面对这重重算计,孟如云一点信心都没有。

  生下来。

  也养不大。

  何必来这人世间受苦。

  平时也不忌口。

  爱吃什么就吃。

  下了药也无所谓。

  反正都是些不能生孩子的药。

  无所谓。

  有皇帝的话。

  孟如云收敛了很多。

  嫔妃们:……

  高兴。

  看来是皇上的话起作用了。

  很得意。

  就忍不住跑到孟如云面前去得瑟。

  哟,玩着呢。

  你鞭子呢。

  不是爱打人吗。

  来打呀。

  让你打。

  有本事别怂。

  到时候惹了皇上厌弃。

  该遭。

  孟如云:……

  抽出鞭子。

  啪。

  直接抽脸上。

  这送上来的脸,不打白不打。

  反正在这宫里也没什么娱乐节目。

  吃饱了没事干。

  打打人也不错的。

  饭后运动嘛。

  至于皇上的厌弃,呵,那是什么东西。

  不在乎。

  敢跑到本贵妃面前得瑟。

  看来是已经提前做好准备要承担后果了。

  成全你。

  抽鞭子的时候完全不留情。

  被打的人:……

  反正很惨。

  全身都是伤痕。

  脸上还有。

  疼得在地上打滚。

  求饶。

  不敢了不敢了。

  饶命。

  周围的奴才没有敢来拉的。

  都低着头,跪在地上。

  瑟瑟发抖。

  很害怕。

  怕被迁怒。

  最后惊动了皇帝。

  匆匆赶来。

  看着地上已经面目全非的妃子。

  暴怒。

  孟如云你干什么。

  那是老子的人。

  能不能顾及一下老子的颜面。

  孟如云站起来,恭敬的福了福身。

  解释。

  很无辜。

  说,不是我的错,误会了。

  所有人:……

  呵。

  贵妃凉凉,请你不要撒谎好吗?

  我们这么多人看着呢。

  而且,不是那么牛逼吗?

  别推卸责任呀。

  皇帝:……

  指着妃子。

  满脸怒气,那不是你打的?

  一条条的不是鞭痕是什么。

  证据确凿。

  孟如云:哦,你说这个呀,没有错,是我打的。

  皇帝:那你还说是误会。

  孟如云:是误会没错呀。

  指着那人,说道,“是她自己叫我打的,说你来呀,来打呀。”

  摊手,“皇上,盛情难却嘛。”

  所有人:……

  皇帝:……

  感觉一口气憋在胸口。

  好难受。

  问,贵妃说的可是真的。

  所有人:……

  木着脸。

  是这样没有错。

  但,人家是在找茬,不是让你真打呀。

  结果,呵,你还当真了。

  孟如云:……

  你看,我没有骗人吧。

  真是她让我打的。

  可能是皮痒了吧。

  皇上你知道我家都是粗人。

  不会玩什么心思。

  又耿直。

  还善良。

  帮助别人是很快乐的事情。

  义不容辞嘛。

  皇帝:……

  呵呵。

  贵妃说的对。

  反正心里更气了。

  恨不得撕掉孟如云那张娇艳虚伪的脸。

  还帮助人?

  呵。

  如果是这样。

  谁都会愿意的好伐。

  你是快乐了。

  你看看朕的妃子。

  都成啥样了。

  呜,你还我美丽的小妾。

  很憋屈。

  被一个妃子压在头上。

  这妃子还牙尖嘴利。

  还暴力。

  不听话。

  就算冷落她都无所谓。

  简直拿她没办法。

  皇帝:………

  只有忍着。

  就算是皇帝。

  也不能随心所欲。

  总会受到一星半点的限制。

  去孟如云的宫殿也少了。

  孟如云:……

  哦。

  随便。

  反正你来不来,我都在这里,还是贵妃。

  妃首。

  权力大大的有。

  小日子过得很顺心。

  西山狩猎的时候,孟如云没有去。

  皇帝去了。

  这是盛典,惯例。

  要去的。

  庆祝丰收。

  好吧也是为了发泄心里的郁气。

  被气的。

  但素很可惜。

  技术有限,也可能是猎物太聪明。

  什么都没猎到。

  就猎到一只小狐狸。

  纯白纯白的。

  很可爱。

  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又黑又亮。

  可怜兮兮又惊恐的望着他。

  皇帝:……

  好萌好可爱。

  毛好软。

  少女心爆棚。

  就带回去。

  养着。

  当宠物。

  小狐狸的腿受伤了。

  没事就趴在皇帝的腿上。

  很是依赖。

  乖巧。

  皇帝也任由它。

  很纵容。

  喜欢那种无条件信任的感觉。

  这只狐狸很有灵性。

  聪明得令人咂舌。

  仿佛能听懂皇帝说的话。

  行为动作眼神都很像人。

  但又很蠢。

  总是做错事。

  一团糟。

  让人啼笑皆非。

  反正不管过程怎样。

  皇帝很喜欢这只狐狸。

  就连睡觉都要抱着它。

  也不去嫔妃的寝宫了。

  就跟狐狸睡。

  有狐狸就够了。

  一刻也离不了。

  清心寡欲。

  好像莫名的就对女人失去了兴趣。

  反而常常被一只狐狸惹起骚动。

  很想要。

  但又不想去找别的女人。

  就纠结。

  还无语。

  是狐狸呀。

  怎么可以。

  觉得自己简直有病。

  狐狸呢。

  也很没安全感。

  时时缠着皇帝。

  流露出可怜兮兮的眼神。

  皇帝看着都心软了。

  抱在怀里。

  安慰。

  但这样不行呀。

  皇帝不临幸嫔妃。

  大事。

  嫔妃们可都是臣子们的女儿。

  是为了平衡朝中关系才进宫的。

  你这样,会引起动乱的。

  太后就急了。

  把皇帝找来。

  也没明说。

  就问皇帝最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什么的。

  顾及脸面。

  要隐晦。

  皇帝:……

  懵。

  朕最近身体很好呀。

  吃嘛嘛香。

  睡得也好。

  还时刻跟宠物互动。

  太后不用担心。

  太后:……

  呵。

  担心毛线。

  要不是看你膝下零丁,屁都没有。

  谁管你。

  就说,开枝散叶是大事。

  皇帝养身是没错,但也要进后宫,雨露均沾。

  皇帝:……

  这才明白。

  但太后说的没错。

  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陪太后吃了饭。

  没有回寝宫。

  直接去了个嫔妃的宫殿。

  狐狸:……

  反正等了一夜。

  天明的时候才等到踏露而归身上沾着别的女人气味的皇帝。

  狐狸的鼻子好灵的。

  睁大眼睛。

  斥责。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你在昨夜犯了罪。

  生气。

  皇帝没当一回事。

  抱着狐狸逗。

  狐狸:……

  你背叛了我。

  却一笑而过。

  很难过。

  扭着身子挣扎,不让摸。

  走开走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