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六宫凤华

第九百五十五章 一步(三)

六宫凤华 寻找失落的爱情 4105 2019-09-04 15:36

  就在此刻,谢明曦和萧语晗等人也进了寝室。

  此时寝室里气氛紧绷,如恶战来临前的片刻死寂。众人的目光,皆落在俞太后和昌平公主身上,无人留意谢明曦一行人。

  谢明曦走到盛鸿身侧。

  夫妻两人对视一眼,迅速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眼神。

  盛鸿张口打破沉默:“皇姐,赵院使当年只是一介普通太医。论医术,不算最佳,论资历,也不及周太医等人。可母后一直对赵院使信任有加,视为心腹。一力提拔任用,令他做了太医院的院使。”

  “赵院使到底立下何等‘功劳’,能得母后如此青睐?想来,皇姐心里也早有猜疑。只是,这个真相太过可怕,谁也不敢深究细想。”

  “当年,父皇独宠美人莲香。莲香的身份来历,无人清楚。众人只知莲香是母后特意调教敬献给父皇的美人。”

  “父皇沉溺美色,暗中服用虎狼之药,慢慢耗尽精元,也彻底损耗了龙体寿元,英年早逝。”

  “我们姐弟悲痛难当。大概,谁也没想到,父皇的早逝背后,还有这等丑恶的真相……”

  盛鸿的俊脸上流露出浓浓的哀伤痛苦,声音低哑,眼睛渐红。

  盛鸿身为先帝的儿子,说出缅怀亲爹的话来,分外感人。

  汾阳郡王等人听闻这一番煽情感怀的话,回想起离世的建文帝,也觉悲痛不已。其中一个年长的亲王,愤而怒道:“若不是妖妇心怀不轨,以美人计陷害先帝,先帝又怎么会早早归天?”

  另一个亲王也怒道:“这等谋害夫婿的毒妇,根本不配为大齐太后!”

  几个郡王也各自张口怒斥:“在民间,谋害自己夫婿的毒妇,都是拉出去沉塘。我们盛家,也万万容不得这等毒妇苟活于世。”

  “事关先帝声名,此事不宜宣扬声张。让太后自行了断,到了地下,自己去向先帝请罪。”

  “说得没错!”

  ……

  俞太后嫁入天家数十年,因建文帝对妻子格外敬爱,皇室宗亲们便是或多或少有些不满,也从未正面和俞太后对阵过。

  这般当面锣对面鼓的诘问怒斥,还是第一回。

  不管是从人数还是从气势上,盛鸿一边都占了绝对的优势。

  往日高高在上的俞太后,此时再无半分尊荣骄傲,脸孔一片惨白。她没有和众人对视,急切地看向自己的女儿。

  “昌平!”

  俞太后声音沙哑,如被巨石碾压的砂砾一般:“你别信他们胡言乱语。他们这是买通了赵院使,有意要诬陷哀家。昌平,你要相信哀家。”

  “哀家确实因宫妃众多庶子众多,对你父皇有些怨怼。可夫妻多年,哀家焉能狠下心肠谋害于他?”

  “莲香确实是哀家的人。哀家挑了莲香进宫,是想让你父皇多留在哀家身边。赵院使医术精湛,哀家举荐他为院使,并无私心……”

  所有的解释,都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昌平公主抬头看了过来,一双眼睛似被血染过一般的红:“母后!父皇到底有何处对不住你?你为何要这样对他?”

  熟悉的眼眸中,充斥着巨大悲恸绝望和恨意。

  那份恨意,如利刃狠狠刺痛了俞太后。

  俞太后所有的话都被卡在了喉咙里。

  整个人似掉落万丈深渊,无边无际地跌落。等待自己的下场,只有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母后,父皇纵有些对不住你,却也从未亏待过你半分。”昌平公主眼中似要滴出血来,声音里溢满了痛苦愤恨:“你怎么能狠下心肠,做出这般恶毒的事情来?”

  “父皇临终前,心里仍然记挂着你。令三皇弟立下誓言,永远敬重你这个嫡母。父皇唯恐日后淑妃会成为你的心腹之患,令淑妃殉葬。”

  “父皇这般对你,你为何这般心狠无情?”

  “父皇在天之灵有知,会是何等悲凉痛苦!”

  “你对待自己的夫婿如此,对儿子们也没什么慈爱之心。对我这个唯一的女儿,也存着利用之心。若不是我拼着和你反目,也要为谨儿结下赵家这门亲事。现在瑾儿已成了联姻的棋子。”

  “母后,你的人心,到底是不是肉做的?”

  “在你心里,除了权势,到底还有什么?”

  最后两句,昌平公主哭喊了起来,泪水蜂拥而出。迅速模糊了视线。

  俞太后面色僵硬,全身哆嗦个不停。伸手指着昌平公主,想说什么,一张口,一股腥甜的液体吐出了口。

  俞太后仰面倒回了床榻上。

  只是这一回,满室的人,无人紧张,也无人喊着快宣太医。

  在汾阳郡王等人眼中看来,这等毒妇,根本不该再苟活于世。立刻吐血身亡才好!

  昌平公主也似未看见俞太后吐血昏迷,她木然站着,泪流满面,无声恸哭。

  ……

  过了片刻,谢明曦迈步到了床榻边,伸手探了探俞太后的鼻息。

  呼吸弱如游丝。随时都会停止呼吸,一命归西。

  这一重击,彻底击溃了俞太后。

  俞太后的生命,也终于走到了最后这一步。

  谢明曦心中无比快意,面上适时地露出些许唏嘘复杂的神色,转头对盛鸿说道:“还是召太医来看看吧!”

  没等盛鸿出声,汾阳郡王已沉着脸抢过话头:“皇后娘娘一片孝心,我们众人都知晓。可太后犯下十恶不赦大错,直至今日才真相大白。若救回她这条性命,如何对得起死去的先帝?”

  众人义愤填膺地附和:“说得没错!”

  “这个毒妇,容她苟活多年,已是她的幸运了。”

  “死得这般轻松,真是便宜她了!”

  盛鸿露出为难之色,低声叹道:“朕是天子,亦是母后的儿子。此时焉能不救母后?若传出去,朕便要落个不孝的声名。”

  话刚说完,汾阳郡王便道:“宗亲们俱在,我这个宗正也在,我们俱为皇上作证。谁敢言皇上半个字不是!我第一个饶不了他!”

  盛鸿“被逼无奈”,又叹了口气。

  昌平公主泪流如注,却未张口为俞太后求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