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六宫凤华

第九百六十二章 宏愿(二)

六宫凤华 寻找失落的爱情 3946 2019-09-04 15:36

  顾山长的心情同样激荡不休:“我年少时,女子被囿于内宅,轻易不能出家宅。我们想读书,只能请夫子进府。”

  “千金闺秀们还有读书的可能。那些平民百姓家中的女儿,根本无读书认字的机会。”

  “俞莲娘聪慧无双,心高气傲,扮做男装以自己兄长的身份进了松竹书院。憋着一口气,要胜过世间所有少年。”

  “后来发生的事,你也都知道了。俞莲娘以俞莲池的身份,成了松竹书院里最优秀的学生,名动京城。可她也遇到了心上人……”

  回忆往昔,顾山长声音里多了几许唏嘘怅然:“俞莲池只能赴死,俞莲娘才能嫁入天家为太子妃。”

  “有了太子妃的身份,她顺利地开设了莲池书院。那些名门世族,冲着亲近太子妃,甘愿将家中最优秀出众的女儿送进书院。我立誓终生不嫁,将所有的时间心力都投注在莲池书院里。”

  “短短几年,莲池书院声名鹊起。她做了皇后,依然每月到书院里授课,以一己私房支撑起书院。”

  “京城里女子读书蔚然成风。闺阁少女也得以出入内宅,进书院和同窗一同读书。大齐各州郡也纷纷效仿。”

  “虽然不能和男子一般考科举做官,可饱读诗书的女子明理聪慧心胸开阔。这些女子嫁人生育儿女后,会以一己之力影响到自己的儿女。”

  “这样的变革,缓慢却影响深远。令女子地位逐渐提高。”

  “十年二十年不够,那就三十年五十年。我们老了,还有弟子。弟子还会再教导自己的弟子。总有一日,世间女子能和男子一般,女子不再是男子附庸。”

  “这亦是我顾娴之一生的宏愿。”

  说到这儿,顾山长的声音不自觉地扬高,目中闪出比明珠更耀目的光芒,略显憔悴的病容也焕发出前所未有的逼人神采。

  “俞莲娘被权势迷昏了眼,忘了初心,和我渐行渐远直至分道扬镳。我顾娴之,却从未忘过初衷。”

  “明曦,收你为弟子,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明智的决定。”

  “你所做的,比我预想中的更多更好。”

  “你想令阿萝为皇太女,日后为大齐女帝……这个想法,虽有些惊世骇俗,却是极好。变革从皇室开始,才会更快更深远地影响到整个大齐。有了女帝,以后还有女官。女子的地位将会大大提高。”

  “或许有一天,我曾经梦想过的一切都能实现……真是太好了。”

  顾山长心情激动,慷慨激昂,说到后来,竟有些词穷。

  谢明曦心情也有些激荡,目中光芒闪动:“能拜山长为师,才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

  她从不是什么自私无我之人。性情高洁刚正不阿满心宏愿的顾山长,对她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师父对她全心全意的呵护疼惜,填补了她缺失的亲情母爱。

  没有师父,就没有现在的谢明曦。

  顾山长目中泛起水光,伸手搂住谢明曦。

  谢明曦如孩童一般,依偎在师父的怀中。眼角有些湿润。

  ……

  静默地相拥相依。

  谢明曦从不是情绪外露之人,很快就冷静镇定下来。

  倒是顾山长,情绪过于激昂,竟落泪哭了一场,才缓缓平息。

  谢明曦为顾山长擦了眼泪,故作轻快地笑道:“师父快些擦了眼泪,好生歇着,快点好起来。以后阿萝还得靠师父精心教导呢!”

  顾山长定定心神,笑着应道:“那是当然。”

  待情绪平静缓和下来,顾山长忽地想到了另一件极重要的事,顿时笑不出来了:“明曦,你和皇上宁可守孝三年,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待阿萝长大……莫非,你不打算再怀孕生子了?还是你已无法再有孕了?”

  不得不说,顾山长委实敏锐之极,立刻便想到了此事真正的症结所在。

  谢明曦盛鸿宁肯守孝,也不愿将俞太后做过的恶事昭告天下,自然别有用意。

  谢明曦知道瞒不住,也没有再隐瞒下去的打算,低声道:“是。阿萝没满周岁的时候,盛鸿便决意不再令我受孕。他服用了令男子绝孕的秘药。”

  “此事我从未告诉过任何人。”

  “没想到,宫中变故连连,盛鸿对皇位本无野心,却不得不坐了龙椅。他早有立阿萝为皇太女的打算。”

  “俞太后不知就里,设下阴谋毒计,令人掳走了师父。并且以师父的安危相逼,让我服下宫中秘药。我当着她的面装作悲恸愤慨,其实根本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顾山长全身一震,咬牙切齿地怒道:“她逼着你服了绝孕的药?”

  谢明曦笑着安抚:“我本来也不可能再有孕了。服不服药,也没什么区别。”

  顾山长兀自愤怒不已:“这等霸道性烈的药物,对身体岂会没有损伤?再者,你愿不愿生是一回事,被人逼得服药是另一回事。”

  “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要是我早知此事,我拼着这条性命不要,也要亲自去找俞莲娘算这笔账。”

  顾山长因极度的愤怒,整个人轻颤不已,眼里的火苗都快燃了起来。

  谢明曦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瞧瞧,我现在告诉你,你都气成这样。要是当日告诉你,你岂不是要去和俞太后拼命?”

  “她有太后的身份为依仗,宫里人手众多,宫外也有援手。我岂能令师父涉险。”

  “我特意将此事瞒了下来。便是不想令师父因此事愤怒伤身。”

  “忍得一时闷气,再慢慢布局,从容收拾她。这样岂不是更好?现在,她躺在灵堂里,过些时日就要下葬了。师父还有什么可生气的?”

  是啊,和一个死人,确实没什么可置气的。

  可是,她还是气得要命啊!

  顾山长深呼吸一口气,再深呼吸一口气,还是怒不可抑!

  顾山长猛地下了床榻:“为这等狼心狗肺无情无义之人伤心感怀,委实不值。从现在开始,我的病就彻底好了。”

  谢明曦:“……”

  http:///txt/83496/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