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咸鱼的自救攻略

第八百六十二章 巴人的退股事宜

咸鱼的自救攻略 貌似高手 7811 2019-10-07 07:43

  【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八月12这一天是紧张刺激的,下午回到公司,楚垣夕发现齐雨和杨苑美已经沟通完了。上个周末跟齐雨敲定初步日程和项目组架构的时候,她要求把杨苑美调过去做执行制片。

  杨苑美和齐雨是鹏飞时期的老同事,互相配合起来可能会更润滑,而且杨苑美是个万金油,吃嘛嘛香但是干点啥也都行,虽然不能做到特别专业但是恰恰是现在这种阶段拉她来补锅正合适。

  按齐雨的筹划,目前唯一需要接受考验的是白沙,他得出任编导的岗位,就像房诗菱那边筹划的时候高文明的定位一样。

  然后朱魑首次成为幕后大佬,负责调配资源。

  等楚垣夕回到公司,几个美女正在开微信电话会,为了卡司构成而隔空吵架。楚垣夕赶紧拍了拍朱魑和杨苑美,插话说:“你们给我差不多一点,卡司这事不要抛开泰山台好吗?咱们控盘归控盘,还是合作关系,这种事首先跟许彦平沟通一下。”

  “哎楚垣夕回来了?”微信那边齐雨问,“楚垣夕,你看看咱们这个阵容,包括你拉来的编导,全都是新人,行吗?”

  “你放心,没有什么经验是钱买不来的。如果有,那得加钱。”

  楚垣夕说了两句就离开了,主要是这种事情他不能也不允许自己太上心。他需要上心的事情,是比如百度快手今天宣布5亿$投了某乎,官宣了,头条系出局。这才是对产业界可能产生深远影响的大事,需要上心需要分析。

  其实把百度快手的流量引入某乎真的是三赢吗?如果拍脑袋认为是三赢,那是对流量缺乏敬畏,特别是对社区来说,巨大的流量可能改变社区氛围。

  实际上某乎新增的下沉流量本来就不少。就在昨天,8月11号,燕京大学退档了某地方的专项招生,因为分数实在差太多,结果双方杠了起来,杠上了某乎的热点。往日里以某乎的氛围这种事出有因的事情至少不会嘲笑到燕京大学头上,那两所名校是有护体光环的。但昨天,居然引起雨点一样的群嘲,把楚垣夕看愣了。

  再往前推一天,上周六,魔都市一位住高档小区的知名女作家因为下大雨马桶堵了没人来修而跑到网上炫富发泄。因为太矫情了自诩top5人士,而且恰好暴露出自己住着两千万的房子但心态不到两百块,也在某乎被群嘲。往常这种程度的抒情还是知名作家,而且同样情有可原,根本不至于,但某乎上现在下沉用户实在太多了,社区氛围已经悄然改变。

  所以说某乎的用户增长问题,其实需要谨小慎微的梳理。特别是当他们的变现来源主要在于广告和知识付费的时候,特别是当知识付费办得还不如得到app有声势的时候,任何一个操作失误都可能引发雪崩。

  转过天来,13号江湖上又出三件大事。头一件就是曾经和脸书分庭抗礼的视频图片类社交网站汤不热被甩卖了,成交价居然只有区区300万$,跟扔垃圾一样被扔掉。要知道2013年雅虎收购汤不热的时候花了整整11亿!

  不过想到这事是雅虎干的,倒是让人意外的感到和谐呢。98年,雅虎可以100万$白菜价收购谷歌,但雅虎不干。到2002年的时候再次启动收购,开价涨到了30亿,谷歌觉得可以谈,还价区区50亿,结果雅虎又怂了。

  2006年,也就是和阿里完成换股投资的第二年,雅虎又看上了脸书,开价也是10亿$+股票,和投资阿里如出一辙。那真是个投资者的黄金年代,这种价位的便宜货满地都是,结果脸书正好内部出了点小问题,雅虎立刻鸡贼的把钱砍到了5亿,小扎多刚烈的人啊?气得在董事会上撕了雅虎的ts。

  这也是雅虎由盛转衰的开始,本来2008年还有个跳车的机会,盖茨爸爸拿着400亿$的现金希望收了它,但是雅虎宫斗了一段时间之后拒绝了,直到2016年,46亿$卖给了运营商威瑞森。

  这也就是当年投资了杰克马,不然现在雅虎估计还不如汤不热。

  第一件只是看个热闹,第二件就有些关系了,因为快手这家固执的公司,终于痛定思痛,推出了他们的极速版,也就是山寨火山的版本。都山寨火山了,距离山寨抖音不就只有一步之遥了吗?陆羽闻风而动,立刻在快手上建立起一串独立的账号,上传适合快手用户调性的作品。

  这个版本出乎楚垣夕意料的是,居然是个刷钱版本,用户看短视频可以得金币进而提现的那种。而且这个app质量极高,特别是优化方面极为罕见,小退之后随便怎么折腾甚至把手机按灭掉半个小时再点开还是刚才的窗口,能甩起点读书app八条街那么远,阅文的程序猿到快手找工作估计是应聘不上。

  像快手这种体量,如果赤膊上阵刷钱玩,肉眼可见其单款app的dau增长肯定要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因为所谓的极速版app跟快手app本身是打通的,用户的关注和点赞等等走的是同一套系统。也就是说原先用快手app的用户,本来也要每天刷它一个小时,改用极速版后能够额外得钱,连楚垣夕本人都体验了一阵。

  第三件事关系很大。

  早在很久之前,渣易就放出风声,说自己一直都在以开放的心态去进行商业拓展,寻找商业战略伙伴,为了给考拉跨境电商和自身其他业务单元带来更多活力和发展。

  解读为人话就是渣易想卖考拉,开始寻找下家。

  13号这天传出风声,阿里准备出手。楚垣夕一看这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赶紧拉来袁苜和刘璐。

  “所以……”袁苜带着疑问,边猜边说:“你打算挖考拉的高管?”

  “不是挖,怎么能叫挖呢,是先联系着。”楚垣夕打出一份考拉的高管名单来,“这上边的人,我估计不超过半年,都得离开考拉,对吧。而且我估计咱们小康上不了考拉的敬业禁止名单,”

  刘璐倒是点了点头,心说以阿里做并购的调性,这几乎是必然的,半年可能少了点,但是这份名单上应该没几个能撑一年的。关键是大家心里都有数,并购一旦达成,后面的进程几乎是透明的,对在职高管来说主旋律只有一个,怎么拿到足够的利益然后风光离职。

  要拿足利益,无非就是期权,而期权,作为从创业公司离职过的人,刘璐判断大差不差就是根据职级和入职时间来定,搞一刀切。那矛盾的焦点无非就是什么时候兑现期权罢了,这个暂时不用猜。

  她又看了一遍楚垣夕打出来的名单,有负责商品的,有负责供应链管理的,有负责销售的,有负责仓储物流的,这都很正常,怎么还有负责全球店的啊?

  “嘿,谁说咱们做便利店的就不能提供海淘商品啊?虽然说以咱们的模式注定不可能做考拉那种逻辑,但是提供一些差异化的高客单价的商品总是好的吧?咱们做便利店的,持续更新咱们的款才是主线任务,再说这种海淘的利润多高啊,而且用户只会觉得贵,不会坏口碑觉得咱们故意卖高价。”

  “行吧,不过你这名单里很多都是原先向考拉ceo直接汇报的,咱们这有合适的岗位和职级吗?”刘璐继续问,“咱们企业架构里,中低层是很细腻的,高管阶层当初按你的意思可是简单粗暴,尽显创业公司本色。”

  这个问题说的是小康的高层非常扁平的问题,总裁副总裁下面就是总监一级了,楚垣夕向下可以直接扎进大大的中台结构,但是没按事业群或者事业部这种方式进行划分,仍然是项目组制,又用okr打碎了重新串联。

  所以在中层管理以下小康的组织结构在外人看来巨复杂,但到总监级,向上直接看到总裁,非常不利于空降高管。

  “这个问题么……”楚垣夕挠挠鼻子,“这个问题我觉得是这样,如果对方觉得考拉非常牛逼,到小康来是下嫁了,不是cxo不是副总裁就委屈了,那就拉倒,咱们收回意向。小康不需要那么多副总裁和cxo。”

  “我靠!”刘璐心说你这是弟弟啊?你主动聘别人,姿态还那么高,合适吗?不需要那么多cxo你可是连首席科学家都聘了啊喂!

  楚垣夕一看刘璐都爆粗口了当然知道她在想啥,顿时哈哈一乐,“你得这么想,渣易考拉值多少钱?顶天了不超过150亿¥吧?这个体量也就一般般,gmv也就一般般。一个一般般的公司的高管空降到咱们这全都把持高位,那咱们的天花板也就肉眼可见了,不可能的。我们未来三千亿起步,高管的位子非常金贵,不会轻易封官许愿。”

  袁苜忽然说:“我觉得楚垣夕说的对,刘璐你想,咱们这么招聘显得咱们严肃谨慎,这才是有雄心壮志的样子。随便来个什么人,也没在公司里干过,也不了解底细,就因为有个比较光鲜的履历就委以重任,头衔一个比一个牛,这是小公司的做派啊,我们做早期投资的时候最忌讳这种凑起来的团队了。”

  得到袁苜的肯定,楚垣夕直接拍板,“哎你看袁苜这个观察的视角就非常有道理了,咱们剥掉目标公司各种光鲜亮丽的形容词,不要去管它是天朝跨境电商第几、市场份额多少,直接看估值,这事就很清楚了。它有几千亿估值那它就牛逼,里面的高管了不得,只有百亿估值的就放轻松,这个逻辑没问题吧?

  我的意思是,袁苜你通过郑德的关系帮刘璐认识一下这些人,表达一下我们这边的态度。咱们求才若渴,但是‘才’是通过做任务表现出来的,通过okr获得任务奖励。我们给人才留下充分的发挥才干的空间和机会,这是咱们制度优势,沟通的时候务必解释清楚。”

  布置下去工作,楚垣夕以为今天就三件大事,结果晚上又出了一件更大的,饭圈女孩深夜出征,暴力屠了外网。

  这就让人不得不感慨了,九龙对岸真是到了关键时刻,连饭圈女孩都迸发出巨大的能量,也让那些喜欢在ins推特上边控评的脑残们见识一下专业的控评是怎么个控法,表情包和顺口溜能把某些人给气死。

  要是用游戏的视角来看,这事就更清晰了,那边的豪门简直就像山口山里的上层精灵,他们以为他们的忠心会迎来一尊神,结果是燃烧军团。

  这么兜兜转转的就到了八月16,周六,李靖飞和魔都银团退股巴人集团的日子。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赶科场,碰巧明天就是小康a轮融资的路演,而且都在同一个房间。

  偌大的大会议室里只有楚垣夕、多比、李靖飞和袁苜四个人,显得相当冷清。楚垣夕把三方拟好的合同摊开了放在桌子上,上面写着“退股协议书”五个大字,下面第一行就是:本着自愿的原则,某某某签署本协议,并声明以下事项xxx。

  虽然今天只是走个打款之前的形式,但这次退股还是比较讲究的,一般企业回购股份大都是注销,这样缩减股本以增厚每股利润。不过考虑到巴人处于一个比较特殊的创业阶段,楚垣夕决定采用比较罕见的方式,将回收的股权锁进股权仓库,等待未来新的投资者购买,或者用于股权激励。

  这回魔都银团倒是干脆利落,只来了多比一个,另外就是安琪。他是当初这笔交易牵线搭桥的人,也是魔都银团那边注资的发起者,走到今天这一步,怎么看也是立功了,但是看神情并没有多高兴。

  袁苜和李靖飞、多比俩人倒是有的聊,楚垣夕则直接把安琪拉到一边,问他的近况。

  这段时间安琪已经把他的咖啡馆关掉了,因为不赚钱,勉强做到不亏,成了给房产打工的。

  楚垣夕心说咖啡厅那个利润率简直巨高啊,怎么会不赚钱呢?结果发现隔行如隔山,人家做的不是现磨咖啡,毛利率高但是成本也巨高,而且翻台率巨低,扣过之后就没剩下什么了。

  “这样的话,有没兴趣重操旧业啊安琪?”

  楚垣夕问的非常小声,而安琪霍然一激灵,“什么情况?”

  “情况嘛是比较复杂,不过反正你游戏公司也交出去了,咖啡厅也不开了,白手套我看你当着也没什么意思,一年多了没什么进步啊。”

  安琪讪讪然,因为勉强挤进魔都财团这个圈子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定位比基金经理还尴尬。基金经理好歹还算是高级打工的白领,有整套的规则,像工具人一样贡献自己的经验,并索取回报。

  而他没有任何编制,成了类似于足球俱乐部的球探角色。

  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为他本身并没什么钱。有钱才有份额,才是投资者,才是圈里人,有智慧有眼光但是没钱,虽然看着挺热闹的,四处寻找各种投资机会,但是回报模式非常模糊。

  就拿中介了巴人娱乐这笔投资来说,要是没有安琪,魔都银团的钱是肯定与巴人无缘的。这不是说楚垣夕不需要魔都银团,他需要,非常需要一个愿意给出高估值的投资者和郑德一起投巴人的a轮,而当时愿意认下15亿估值给巴人融资的投资者并不是那么多。

  为此楚垣夕做过各种努力,还给投资者们做过讲座,引领过雪上项目的投资等等,但最终是远隔千里的魔都银团投了进来。

  所以安琪在中间为双方沟通和互信做了大量贡献和背书,使得魔都银团能下这个决心,认下这个其他人不大愿意认可的高估值,最终走到今天,不管中间发生了什么,可以算是皆大欢喜。

  但安琪自己没什么可欢喜的,他得到了一点名声,就像球探发现c罗梅西一样。但是除非当上梅罗的经纪人,否则直接收益非常少,至少和魔都银团这笔一年期的投资拿回的收益没法比。

  所以楚垣夕觉着是时候把安琪拉过来了,赵杰要是被卖掉的话,虽然以阿里的调性总会把赵杰撇掉的,但是短时间内,至少一年内不会回归巴人。其它巴人游戏的同事也差不多,那自己这边要想重起炉灶不能只靠于文辉一个人啊。

  而安琪,人品贵重可信赖,本身就是研发出身,懂游戏,做出过不错的产品,而且还做过游戏公司的ceo,这不是现成的人选吗?

  没想到在他脑回路旋转的时候,安琪也想了很多,然后问:“你说的旧业是游戏还是投资?其实我觉得我做投资应该是可以的。”

  说到这,他压低了声音,目视那边三位投资人,小声说:“至少不会比李靖飞菜。我就是缺启动资金而已。怎么的,你给我投几亿让我启动一下?”

  ——————

  再推本书,程志的《盛唐太师》。

  话说最近评论区被沉默术士施法,但是突然增多的打赏让作者君感到了温度。原来读者老爷们仍然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向我表示。

  http:///txt/84304/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