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咸鱼的自救攻略

第八百六十一章 房诗菱绝地求生

咸鱼的自救攻略 貌似高手 7882 2019-10-07 07:43

  【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小康中的气氛是欢乐祥和的,但帝都的另一边,《深夜画廊》里的气氛就不大对头了。这个周一,编辑部里听不到往日必有的讨论,听不到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密集声响,听不到搜集热点事件的侦查员大呼小叫,所有人屏气凝神,不时偷瞄玻璃门紧闭的总编办公室。

  做综艺这件事早已是全公司都知道的事情,也曾有人兴奋过,但融资对赌之类的则是最近才暴出的风声。很多人对房总有这么大的魄力感到深深的担忧,万一《深夜画廊》真的换了实控人,自己的工作免不了要受到波及。

  正在这时,办公室中传出一声尖叫,只听房诗菱以带有哭腔和质问混合的音色问:“中止合作!凭什么!我是投了钱的!”

  一时间万籁俱寂,编辑部中呼吸可闻。许多人道路以目,有话想说但是不敢。

  房诗菱的幽闭空间中,手机里传出许彦平中正平和的声音:“唉,房总,您交的稿子有进步但是距离达到要求实在太遥远了,台里就没有一个人说行的。而且您时间拖的也太久了,咱们上次已经把中止条件都说清了的,只好出此下策。”

  浑身冰冷,房诗菱知道今天要面对几种可能,几率最低的是直接过稿,但她以为终止合作这个选项的几率第二低!而最高的,在她心目中一直都是继续磨,无非是怎么磨,磨的流程不好说。为此她甚至做好了飞泰山的心理准备,一个本子反复磨几次不是很常见的事情吗?没想到许彦平居然冷冰冰的告诉她合作终止了?中止你大爷啊!

  她的手机虽然占着,但电脑微信还开着,这么十几秒钟的时间,已经对卫宁展开夺命连环call,可是对面石沉大海,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只听卫宁接着说:“噢对了,既然说到钱了房总,终止合作之后,最开始那五百万作为预付,是可以协商要回一部分的,到时候退给您。但是第二次那一千万是不可能的要回,已经撒出去了,你签过补充协议。”

  这个轻松的语调让房诗菱内心哇凉,而且,她发现许彦平似乎要挂电话?她势如疯虎的叫着:“等下许总,等一下,楚垣夕你知道吧?巴人娱乐的楚垣夕,他答应我最近几天就给我冠名的,咱项目已经要进钱了啊!就几天的时间啊,不能等一下吗?”

  电话里,许彦平那边似乎笑了一声?只听他慢悠悠的说:“我认识楚总啊,卫宁说过你找了他。本来台里还真考虑这个因素来着,但是他不是刚发了朋友圈说经过慎重考虑暂不冠名任何综艺吗?”

  房诗菱顿时眼前一黑,绝望的问:“许总,咱们换个综艺行不行?”

  许彦平心说换搞笑综艺吗?你们倒是确实挺有才的啊!“这个,重新立项目我可决定不了啊,要不你跟卫宁多沟通一下吧房总。”

  说完,他直接撂了电话,然后笑出了声。

  此时的卫宁,当然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了,他又不是三岁孩子,台里负责法务合同的同事有异动,他做副总的还是能感知到的。特别是不但要拟新合同,还要跟《深夜画廊》解约,这个约当初是他签的字,怎么可能不惊动他。

  问题是知道了就知道了,此时的卫宁心如死灰,连手机都没心情看。项目主导权肯定是没了,这是最直接的损失,好在楚垣夕拿走项目是要控盘的,换言之这边谁对接也就那么回事了,还能用这个来安慰一下自己。

  不过这一点心灵上的安慰也没什么用,卫宁感觉自己就像是得了重症一样,不想挪窝不想见人只想挺尸。至于楚垣夕是怎么抢回项目的,更是没心思关心,已经雨女无瓜了。怪楚垣夕?怪的着吗?自己心里多少有点b数吧……

  因此房诗菱的手机解放之后立刻改用电话夺命连环call,还是石沉大海,这边已经调了不震动的静音。

  感觉到两滴泪水无声的从脸颊上滑落,房诗菱忽然心头一震,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她立刻擦掉泪水补了补妆,就算是绝境了也不能自己放弃生的希望!

  很快,编辑部内在一片肃然中目送房诗菱一身盛装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离开,顿时,办公室里像是突然炸了茅坑一样,传出震天动地的喧嚣。

  “房姐甭管形势怎么样,至少气势上从来没输过。”

  “哎哎哎,都小case,小case而已啦,咱们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去年差点主号被封杀,不也没事吗?”

  “这次不一样啊,这次是签了对赌的。咱以前签过对赌吗?”

  “说的好像你很懂似的?对什么赌啊,拉捷豹倒吧。”

  “你们要相信房姐的公关能力!对,公关能力这个应该画进《房哥房姐》的漫画里。”

  一片纷乱中,只有一个女生一直闷头没有说话,就是进入《稷下学宫》创作组的那位。创作组里只有她一个人是仍然在编的编辑,另外两人一个是高文明,一个已经离职。

  很快,有人发现了她的异样:“哎,最了解综艺项目的人怎么不说话啊?”

  这位女编辑缓慢的抬起头,顺手按掉手机,手机中原本打开的是微信群,群里,许彦平正在和高文明唇枪舌剑。一个是主要创作者,一个负责审核,稿子不过,房诗菱在群里无心发言,高文明已经怒火中烧了,因为这一次又增加了他大量的内容。

  而在第三方眼中,其实是许彦平在讲文明讲礼貌,不然的话,连声都不用吭,甚至直接退群都行。

  她之所以发呆,并不是高文明喷的多精彩,而是高文明声嘶力竭的质问:“这样小房子的公司都可能会丢你知道不知道!她融资的时候机构要求她负无限连带责任的!你们是故意的吗?”

  这个后果,稍微有点常识都明白,女编辑不禁扪心自问,前面几个月,她们两个要是没有使劲排挤高文明,会不会好一些呢?但无论如何,这些都不适合跟同事们说。

  在办公室的另一个角落里,还有别人起心思。比如《房哥房姐》组负责和巴人对接的编辑就在通风报信:陆总陆总,我们房总出门了,目测是去你们公司的。

  实际上陆羽已经从这个渠道得到过很多次消息了,有的还挺有用的,楚垣夕特地嘱咐过他维护好这个消息来源。

  所以今天这个消息也很有用。陆羽得到通风之后立刻转呈楚垣夕,然后楚垣夕敲定了下午的行程——出去扫店。

  小康新开的店的人员构成是几老带多新,但是所谓的“老”也并没有多老,因为先期开的十余家店,对店员采用的是轮训制度,店员并不固定,或者叫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利用前面的里程碑培训了大量店员,他们都算得上老,但没有多少人是始终在岗的,训练一阵就要腾地方给别人。

  只有店长和副店长们是真正宝贵的财富,拥有大量经验,但人数满打满算也就二十多个。所以里程碑4之后,这二十多个店长副店长肯定要集体前移的,老店交给新提拔起来的店长,但是肯定还是不够用。

  所以,从普通店员里提拔骨干是必须的,楚垣夕的扫店并不是做做样子,他有权跨流程直接提拔未来的店长。

  这些店员,有的是新招募的年轻棒小伙儿,有的是巴人时代地推运营那边跟过来的老人,有的是从曹珊那边早早代为培养的,成分很杂,但是心气也很高。小康这个拓店的速度显然会制造大量的缺口,也就意味着大量的机会,对他们来说可谓是看得见摸得着的黄金机会了。

  所谓扫店,就是像巡店专员一样,以审视的角度亲眼去看一眼,也顺便提振一下士气什么的,是楚垣夕早晚必须做的。结果,刚扫完第二家店,楚垣夕检查完货仓出来,还没出门,自动感应的店门忽然横移,一股热风伴着房诗菱的身影“呼”的卷了进来。

  帝都八月,下午一点的光很刺眼,在房诗菱背后形成一道高亮的光晕,热风吹拂,把她齐肩的沙宣发型吹得飘飘散散。楚垣夕甚至有点看不清她的面孔,但是看身高,看走路的姿势,听脚步,甚至若有若无的香气,都明白无误的告诉他,房诗菱来了。

  特别是这香气,楚垣夕发誓距离这么远是绝对闻不到的,但是像是本能的条件反射一样,看到房诗菱,大脑就会欺骗嗅觉,假装闻到这股铭刻进神经反应系统的清香。

  碎花小裙子,黑色的无袖上衣,她的左腕上挂着一串琥珀,还带着一个薄而且大的树叶型耳坠。这一瞬间楚垣夕真的意外了,但是马上又觉得不意外,因为她一直都是这样的人,目的性极强,不达目的是不会放弃的。

  心思转到此处,楚垣夕还挺为房诗菱感到可惜的。她就是操作不行,人生起点看似比普通人高,但是该打的基础一样没打,该经历的磨练一样没经历,对运营缺乏直接的概念,对于怎么和人打交道,早早的走上她自己的方法论。这一切,像全息投影一样,聚焦在《稷下学宫》项目中,让她空有毅力,总是找不到有限的几个正确的解,可惜了这份毅力。

  客人进店,店内的员工整齐划一:“欢迎光临小康生活,注册会员限时七折优惠,单车免费骑,咖啡买一杯送一杯——”

  这个劳动号子似的欢迎,让房诗菱一阵恍惚,她很少恍惚,这一瞬间的恍惚,让她的表情无比的自然。没有那种精致的利己主义驱使,没有任何目的性的自然。

  看到房诗菱这个略显憨憨的样子,楚垣夕怅然,要是她能一直这么憨该多好啊,说不定就能重新符号化了。旧时的记忆像是随着刺眼的阳光一起跳动着,可惜,房诗菱的样子虽然许多年没什么变化,像是能躲开时光的侵袭似的,但她给自己留下的冲击已经形成了心灵上的烙印,楚垣夕知道,再也回不到过去那样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把她忘掉吧?也许很快,也许,永远也忘不掉。

  楚垣夕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然后不问来意,直接做了个伸手的手势,把房诗菱引到便利店的堂食就餐位上。这个店的空间略狭小,没有座位,堂食位是顺着墙角拐歪的一条l型长桌。小康的孤寂感,在这片不大的就餐区域尽显无遗,没有店员上来打扰,像是和货架构成一个封闭空间似的。

  房诗菱虽然处在信息的孤岛上,但此时此刻,像是忽然明白了点什么,认真的看着楚垣夕严肃刻板的脸。

  “你,你一直都没想过给我冠名对吧?不,不是冠名,是你一直都想拿回《稷下学宫》。我懂了,我都懂了,你根本,根本就是你一直在背后操纵着对不对?”

  房诗菱越说脸色越苍白,像是突然想到可怕的后果。她的眼泪再次打转,但是没有落下来。

  楚垣夕既不说话,也没什么表情变化。

  房诗菱掏出纸巾擦了擦眼眶,“这次是我输了,你赢了,你是不是已经跟泰山台签合同了?”

  “那倒是还没那么快。”楚垣夕终于说话了,“并不是我赢了或者你输了,而是,你凭什么认为,我和泰山台有深度合作,有大量的相关利益的情况下,你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能抢走我的项目,让我没有办法呢?你所能依靠的只有卫宁而已,你什么时候意识到,卫宁他不偏向我就已经很过分了,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一点道理。”

  “你变了……”房诗菱真的全都明白了。其实开车来的路上她就已经有所预感了,女人的直觉总是很准的,所以,是死是活在此一举了!

  她默默的吸了一大口气,“你过去的样子实在太让人厌恶了,幼稚,不靠谱,小聪明,一切让人讨厌的男生的特质你都有,特别是看女生时候的眼神,想色又不敢色,真的太逊了,你整个人都是透明的。”

  “我变了也很正常啊,人不是一成不变的。再说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楚垣夕虽然面不改色,但是,这些店员可都认得他,都是小康的外出员工,现在肯定一个个躲货架后边听八卦呢吧?

  不过也无所谓了,难得亲手送房诗菱一程,传几个小八卦算什么呢?但他想不到,这不是什么小八卦,只见房诗菱歪着头用手挽了挽头发,侧着脸说:“你确实变了,真的变了很多啊,楚垣夕。你阴险,有城府,坑人不眨眼。你知道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吗?”

  楚垣夕终于微微变色,房诗菱到底要说什么?

  房诗菱说:“女人喜欢有点小坏的男人。男人可以不修边幅,但是要成熟。你要是早早是现在这样,不知道有多少女生喜欢你。”

  她说着摘下眼镜,露出眼镜后面的真容,认真的说:“我得向你道个歉。”

  楚垣夕的超我告诉自己不要听!但自我的部分很想听。因此他向后靠了靠,上身向后倾斜着靠在堂食位的桌边上,两只胳膊张开,搭在桌沿上。

  这是个很舒适的姿势,便于倾听,房诗菱的声音仍然是那么好听,宜人的清香和认真的样子让楚垣夕狠不下心拒绝听她说话。

  他小心的观察着房诗菱,房诗菱抬着头,去掉镜片阻隔的双目直视着他。这一刻房诗菱的眼睛里充满渴望,无声的述说着她想要的。这份炽热的浓烈的情感,晶莹的含着泪光的情感,无论朱魑还是冯林,或者其她女人都拍马不及,像是蜘蛛撒出了大网,想要绑住一只鹰,蜘蛛认为自己有这个可能!

  只听房诗菱说:“让我真正抱歉的是,我以前把你当成废柴,后来把你当成屌丝,过时的印象蒙蔽了我,很长时间里看不到你的过人之处,等到发现的时候又太晚了。我一生中都在寻找一个各方面都能让我心折的人,没想到原来这个人早就出现了。要是咱们以前有机会共同生活一阵该多好啊……”

  这段话可以当成表白吗?真好听啊,楚垣夕颇有一点如沐春风的感觉。这个时候房诗菱想听的是什么呢?大概是“现在开始也不晚啊”这样的话吧?

  于是他眨了眨眼睛,“现在开始也不晚?”

  顿时,房诗菱的眼中欻欻放光,是激动的泪光。只听楚垣夕接着说:“等你公司不行了,可以到巴人信息打打工,认识一下真正的现代企业是怎么运营的。”

  房诗菱刚刚提起的心气和希望,顿时雨打风吹散,泪水再也忍不住,所有的希望都随着泪水流露而出:“你的心,怎么能这么狠这么赶尽杀绝!”

  楚垣夕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如果过去我曾经喜欢过你,不是因为我瞎,是因为你洋溢着骄傲和自信。吸引我的绝对不是洋溢着狡诈和心机。我还是更喜欢看到我喜欢的你的样子,再见吧,我可没有赶尽杀绝,还有好几场战斗等着你。”

  妙书屋

  http:///txt/84304/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