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盛世婚契:帝少的7日枕上妻

第397章 正确的抉择

  【本书首发网站http://www.yunlaige.com,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除非你把甘甜交给我……否则,你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的岳父岳母受尽折磨,然后准备鲜花去为他们扫墓了。︾顶点︾小︾说,”

  伽罗和厉少璟商量无果,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他相信,不久之后厉少璟会主动来求他收下甘甜的。

  唐时突然启程回里斯赛尔,楚良辰以为她会习惯没有唐时唠叨的时间,但是突然少了这么个人,她还真觉得心里空空的。

  唐大总统身份尊贵,能为她做牛做马这么久,全都是看在表哥的面子上吧……

  楚敬恒以为厉少璟不敢再去追那个臭丫头,楚琛这两天也不再刨根问底楚良辰的行踪,斥退身边的下人,老者一个人漫步往楚宅东边的竹林走去。

  竹林里,薄削的竹叶迎风飞舞,一栋乳白色小楼掩映其中。

  这里是楚家的禁地,楚家人也不清楚,为什么这个没有任何特色的德式建筑就变成了禁地,不过历代家主传下的家规就是如此,除了当家家主外,谁也不能踏入这里一步。

  推开陈旧的雕花木门,清新的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花香,楚良辰穿着家居服,拿着剪刀,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插花。

  听到门口的脚步声,楚良辰头也没抬,“饭菜就放在门口吧,一会我自己会吃的。”

  一日三餐都有特定的佣人送来梧桐小筑,她们也会在固定时间里收走她用过的餐具。

  楚敬恒看到几日不见的孙女一脸漠然地插花,对来人看都不看一眼,心底顿时划过一抹愁绪。

  “爷爷来了也不知道迎接一下吗!”

  楚良辰手上的动作一顿,“爷……爷爷?你怎么来了?”

  若说家人还有谁相信她的清白,依旧把她当做一家人,那么就只有爷爷了。

  “伤养得怎么样了?”

  楚敬恒的目光落到她的后背上,语气低沉。

  上次在祠堂一气之下就抽了她,现在想来,那藤条抽的又何止是小璟和良辰?

  楚良辰放下剪刀,粉嫩的脸颊挤满了笑容,“已经都好了。倒是表哥他没事吧?我看嫂子挺揪心的,爷爷,你下手还真够狠的。一点情面也不留。”

  楚良辰现在还没忘记表哥为她挡下的家法。

  楚敬恒听到厉少璟的名字就皱起了眉头,虎目瞪得溜圆,“他?他好着呢!哼,为了一个女人,连亲外公都不要了!”

  想起昨天厉少璟在他卧室里执拗的态度楚敬恒还气呢。

  楚良辰一直在梧桐小筑里养伤,除了唐时突然离开让她大感意外,外面发生过什么她都不清楚。

  “你从今往后没有表嫂了,以后也不要在老头子我面前提那个丫头。哼,早该把她赶走,根本就是祸害!”

  楚良辰扶着楚敬恒坐了下来。她还没顺势坐下,就被爷爷的话惊到了。

  “不是我表嫂?爷爷,你把嫂子赶走了?”

  在她心中,爷爷一直是个慈祥的老人,哪怕她的肩上背负着同母兄弟的血债,他也没有彻底把自己抛弃。

  这样和蔼大度的老人家,怎么会把嫂子赶走?

  楚敬恒不在乎地瞥了茶几上的花瓶一眼,“不是赶走,是离婚。”

  “爷爷,你这个口是心非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该?”

  听到哥和嫂子离婚,楚良辰略带失望。

  看到哥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么重视,她以为哥会好好维持他得来不易的婚姻和爱人。

  谁知道……爷爷一句话就让他们两个变成陌路人了?

  楚敬恒被自己孙女说到心坎上,老脸微微一怔,有些绷不住了,随即敛眉,“婚姻不是儿戏!你下次再敢谈过,别怪我打折你的腿!”

  “哎呦……爷爷你欺负我!”

  楚良辰心下了然,看来爷爷是真的不喜欢嫂子。

  她现在说什么也是枉然,而且她旧伤才好,唐时临走前交代了,好好的,不能让后背上的旧伤未好,又见新伤。

  “等你再养几天伤,伤彻底好了后就跟你表哥出国。”

  “出国?”

  楚良辰大惊失色,她怎么不知道自己有出国的计划?

  况且,她如果走了,和唐时的约定怎么办?

  楚敬恒沉声,“你个小丫头也学你表哥不听话了?!”

  一个个的都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一次次挑战他的底线。

  楚良辰撅嘴,“我不去m国。”

  她没有去那里的理由,而且,她在国外一个人孤零零地过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回来了,她……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完成。

  楚敬恒猛地一拍桌子,怒气可见一斑,“楚良辰,你个不知好歹的丫头!”

  他瞒着老二一家,老二媳妇儿现在恨不得能立刻揪出他这个早就被清出族谱的孙女,然后为他去世的孙子报仇。

  仇恨与爱不同,它会因为时光的流逝越积越深,最后吞噬掉人的理智,只会为了复仇而生。

  老二家的,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一直没有忘记要将亲生女儿送进监狱,抵偿她儿子的一条命。

  楚良辰望着茶几上个别别她剪的七零八落的鲜花,叹了口气,“爷爷,你现在还在相信我吗?”

  那年,他们都是心高气傲、血气方刚的年纪,当亲弟弟的血就这么染红了她的眼睛……

  世界仿佛在她的眼前瞬间崩塌,陷入疯狂的妈妈,失魂落魄额爸爸,还有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说忘怀……哪有那么容易。

  楚良辰痛苦的表情勾起了楚敬恒对这个从小就离乡背井的亲孙女的怜爱,带着粗茧的老手握住年轻人充满生机的手,“相信,爷爷一直都相信你。”

  有时候,眼前发生的一切也未必是真的。他活到这把年纪,再光怪陆离的冤案他都领略过。良辰这孩子从小就是个心思纯净的孩子,对弟弟更是关怀备至,姐弟情深。

  那场意外的发生,是动摇楚家的第一步。

  他连夜将楚良辰送出国,这才避免了接下来一系列的骨牌反应。

  他是楚家现任家主,为了楚家的繁荣昌盛,他会做出最为理智和正确的抉择。

  正如他替小璟和那孩子做的决定,也是绝对正确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